存档

文章标签 ‘治学方法’

林磊:恬淡乃能自守,充实而有光辉(严耕望晚年生活剪影)

2010年7月24日 没有评论

我不懂史学,但非常推崇严耕望先生的治学方法,为此辑录了一些关于严先生的文字,供自己阅读,也期待能引起读者的共鸣。黑体字为我所加。其它文字可点击“严耕望”标签查阅。

严耕望(1916~1996),著名历史学家,国学大师钱穆最欣赏的弟子。他早年对中古政治制度史的研究,集传统考证史学与现代社会科学之大成,晚年“澹泊自甘,寂寞自守”,以一人之力完成多要出自集体撰作的皇皇巨著《唐代交通图考》,被誉为二十世纪“中国史学界的朴实楷模”。笔者撷取严先生晚年生活的一些剪影撰成此 文,以追慕一代大师“研究是其生命,学问化为人品”的光辉境界。

阅读全文…

张五常:思考的方法

2010年6月26日 没有评论

思考的方法(上)

据说熊彼德( J.A. Schumpeter )曾在课堂上批评牛顿,指责这个如假包换的物理学天才只顾闭门思想,没有将他思考推理的方法公开而留诸后世 !  这批评有点道理。但牛顿在物理学上的丰功伟绩,是他在逃避瘟疫的两年中想出来的;其后就再没有甚么重大发现——虽是昙花一现,但这“一现”却是非同小可。爱因斯坦的思考方法,屡见经传:可惜他天赋之高,远超世俗,要学也学不到。

阅读全文…

教育目标分类学是教学的金钥匙——评修订的布卢姆教育目标分类学

2010年5月26日 没有评论

20081105115417123

《布卢姆教育目标分类学手册》被认为是20世纪教育领域影响最大的4本著作之一。《布卢姆教育目标分类学修订版》对教学目标、教学过程中的教学活动和教学评估按24个目标单元进行分类,构成了72种分类结果。《布卢姆教育目标分类学修订版》的完成,表明知识分类学习论思想已被课程、教学和评估专家接受,是科学心理学与教学相结合进入新阶段的标志性成果之一。 阅读全文…

布卢姆认知目标分类学2001版教育目标分类

2010年5月26日 没有评论

表1 布卢姆认知目标分类学2001版教育目标分类

阅读全文…

严耕望治史经验谈:充实而光辉

2010年5月22日 没有评论

我不懂史学,但非常推崇严耕望先生的治学方法,为此辑录了一些关于严先生的文字,供自己阅读,也期待能引起读者的共鸣。黑体字为我所加。其它文字可点击“严耕望”标签查阅。

严耕望在《治史经验谈》里谈学术境界时说:“杨联陞兄是位学术批评家,好几年前曾称述一个史学工作者的成就,说‘充实而有光辉’;又曾转述胡适之先生称赞同一个人的成绩说‘精细而能见其大’。我想这两句话的内涵不完全相同,但意境实很相近。这两句评语,某位史学工作者是否当之无愧,姑且不论;但我想借此两语作为史学论著的标准,却极为恰当。联陞兄的话本自《孟子》‘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一语,原即寓有‘大’义。今就这两句话分析起来,‘见其大’可谓‘光辉’的一面,而‘精细’尤为‘充实’的最基本条件……”

阅读全文…

谈史学论题选择——严耕望先生在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的一次演讲

2010年4月22日 没有评论

我不懂史学,但非常推崇严耕望先生的治学方法,为此辑录了一些关于严先生的文字,供自己阅读,也期待能引起读者的共鸣。黑体字为我所加。其它文字可点击“严耕望”标签查阅。

新亚书院历史系讲座

讲者:严耕望 教授

日期:一九八零年十月廿三日(星期四)

时间:五时至六时三十分

地点:新亚书院人文馆十二室

谈史学论题选择

阅读全文…

王泽鉴先生关于读写的一些看法

2010年4月17日 没有评论

Redwoods

我偶尔读到一篇短文《写很要紧:王泽鉴治学谈话摘录》,觉得很有意思,就找到了原始的出处,细致了看了一下,也做了个摘要,供参考。我一直鼓励同学动手写一些东西。不少人总是想着先读书,读够了再来写。其实这是一个误区。写本身也是读的一种方式,可能是最有效果的一个方式。这些王先生讲得很具体,但我想更重要的还是行动。王先生当年如不是主动跟随拉伦茨学习并主动写作,恐怕亦无今天的成就吧。

阅读全文…

分类: 研究的技艺 标签:

陈寅恪论学随劄

2010年2月7日 1 条评论

陈寅恪窃疑中国自今日以后,即使能忠实输入北美或东欧之思想,其结局当亦等于玄奘唯识之学,在吾国思想史上,既不能居最高之地位,且亦终归于歇绝者。其真能于思想上自成系统,有所创获者,必须一方面吸收输入外来之学说,一方面不忘本来民族之地位。此二种相反而适相成之态度,乃道教之真精神,新儒家之旧途径,而二千年吾民族与他民族思想接触史之所昭示者也。陈寅恪:《金明馆丛稿二编 冯友兰中国哲学史下册审查报告》,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版,第252页。

一时代之学术,必有其新材料与新问题。取用此材料,以研求问题,则为此时代学术之新潮流。冶学之士,得预于此潮流着,谓之预流(借用佛教初果之名)。其未得预者,谓之未入流。此古今学术史之通义,非彼闭门造车之徒,所能同喻者也。《陈垣敦煌劫余录序》

阅读全文…

孔祥軍:嚴耕望先生史學述略

2010年1月22日 没有评论

我不懂史学,但非常推崇严耕望先生的治学方法,为此辑录了一些关于严先生的文字,供自己阅读,也期待能引起读者的共鸣。黑体字为我所加。其它文字可点击“严耕望”标签查阅。

嚴先生安徽桐城羅家嶺人,名德厚[1]字耕望號歸田,以字行[2],所謂歸田者,取陶野人「歸園田居」之意[3],可見其心意指歸大抵在於恬淡自然、不與世事,觀其一生治學亦以躬自砥礪、勤耕不輟垂范後世,余英時謂其為史學界的「樸實楷模」[4],誠然也。先生論著精當,且卷帙煌煌,如《兩漢刺史太守表》、《中國地方行政制度史》、《唐仆尚丞郎表》、《唐代交通圖考》等,為現代學人之佼佼者,先生史學思想、研究路數從中可大抵揣度,而先生又著有《治學三書》,尤以示人治學門徑為己任,綜合數端,先生之史學可概而略述也。

阅读全文…

余英时:中国史学界的朴实楷模——敬悼严耕望学长

2010年1月16日 没有评论

我不懂史学,但非常推崇严耕望先生的治学方法,为此辑录了一些关于严先生的文字,供自己阅读,也期待能引起读者的共鸣。黑体字为我所加。其它文字可点击“严耕望”标签查阅。

yangengwang3惊闻老友严耕望先生于十月九日辞世,悲从中来,不可断绝,草此短篇,以当奠祭。

钱宾四最欣赏的学生

初见耕望在一九五七的秋季,距今已三十九年。当时情景犹历历在目。那时我正在哈佛大学作研究生。有一天回家,我的父亲陪着两位客人在谈话,一位是两年前逝世的周法高先生,另一位不相识,但说一口地道的桐城话。我进客厅的时候,父亲也没有为 介绍这位同乡,而我则认定他是来探望父亲的。不过我有点奇怪,为什么周法高先生会在座呢?因为我虽已和周先生很熟,但我知道周先生和父亲并不曾见过面。这位生客并不擅言辞,在最初十几分钟之内,也一直没有说清楚他的来意。我祇好坐在一旁纳闷。再听下去,我忽然大悟了。我情不自禁地向这位生客大叫一声:「你是严耕望!」他笑了,我们也都跟着大笑起来。这是相当戏剧性的一幕,我生平再也没有过第二次这样的经验。但这次初晤也十足地显露出耕望的性格:他质朴无华,根本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意思。其实他是来找我的,因为他从宾四师处知道有我这个师弟在康桥。我现在记述这一段往事,心中有说不出的凄怆,因为当时主客四人,今天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