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两岸法理学研讨会”简报

2010年8月12日 没有评论

这是法学院网站上发表的关于本次会议的简报。简报写的不错,包含了一些重要信息,有些观点颇有意思。转载于此,供参考。简报中提及了我的发言,不过不是很准确。我已在文中用红色字体做了说明。 阅读全文…

富勒:实证主义与忠实于法律:答哈特教授

2010年8月12日 没有评论

相关文献:H. L. A. 哈特的《实证主义和法律与道德的分离》

哈特教授已经对法律哲学的文献做出了持久的贡献。我怀疑,他讨论的问题将来是否还能够完全再现他的分析力曾经所触及到的那种形式。他的主张并不是简单地对边沁、奥斯丁、格林和霍姆斯的简单重复。这些人的观点在他的分析中以一种全新的清晰的方式展现出来,并达到了一种新的深度,而这种清晰和深度完全是属于他本人的。

阅读全文…

H. L. A. 哈特:实证主义和法律与道德的分离

2010年8月11日 没有评论

H. L. A. Hart, “Positivism and the Separation of Law and Morals,” 71 Harvard Law Review 593-629 (1958).
翟小波* 译 / 强世功** 校

相关文献:富勒:实证主义与忠实于法律:答哈特教授

阅读全文…

写作英文论文的一些心得

2010年8月11日 没有评论

本文是程伟同学推荐给我的。他在来信中说:

我最近也撰写了一万多字的英文论文,颇有感触,写作确实是一件颇费功夫的事情。我想这篇文章不仅对于写作英文论文,对于写作中文文章也是适用的,感觉中文的学术语言完全可以按照英文那样形成一个比较有逻辑的结构。希望老师可以采纳,放在法律理论博客或者跟同学的讲授当中。

我相信他的眼光和体会,特意转发在这里,供大家参考。原文见:http://9.douban.com/subject/9174101/。如果你看到不错的学习或写作建议,欢迎发给我一起分享。

阅读全文…

【图书推荐】毕恒达:教授为什么没告诉我

2010年8月6日 没有评论

作者: 毕恒达,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

本书的作者是台湾大学建筑与城乡研究所副教授,主要从事环境心理学的研究。例子大多与自己的专业有关,学社会学的读起来会更亲切,可能也更有启发。不过,一般文科同学也可以看看。

诚如作者所建议的,你最好先通览一遍,再根据自己的情况,仔细琢磨对你有用的部分,列出你认为重要的、且自己可以做大的要点,作为写作的具体指引。就我的阅读而言,本书有几个方面是值得关注的:

第一,研究是一个概念化的过程。研究不是拼凑材料或数据,不得“一盘菜怎么端出来,又怎么端进去”(於兴中语),而是应该仔细分析,提出自己的看法,将自己的观点尽可能地概念化,并围绕概念来组织论证。作者给出了一些例子来“说明如何适切地引用概念,并且发展「分析性的概念」(analytic concepts)。我们也可以举一反三,比如,就法理学而言,奥斯丁的核心概念是命令,哈特的核心概念是规则,拉兹的核心概念是权威,德沃金的核心概念是建构性诠释。概念提示和揭示作者的研究重点和理论要旨,我们也可以由此入手,分析作者是如何通过操作概念来呈现自己的理论的。

阅读全文…

《法学方法与论文写作》(2010年春季)结课论文批改意见

2010年8月2日 1 条评论

1、背景

《法学方法与论文写作》是一门集体指导课,授课教师有十数人,以法学院的教师为主,亦有若干外院乃至外校知名教授参与。每位教师原则上负责一讲,少数几位教师会多讲几次。本课程结束后,学生需提交一篇论文,不过学生可选择一位教师为论文批阅教师。我是第一次参与本课程,讲授的题目是《概念分析与法理学理论的建构》,期末共有11位同学申请我为评阅人,我亦认真批阅。现分数已报法学院研工办,各位同学可去查询。评阅时有若干感想,一并写在这里,供各位同学参考。

阅读全文…

於兴中:文以载道——以法学学位论文的写作切入

2010年8月1日 没有评论

讲座背景

主讲人:於兴中教授,香港中文大学法律学院
“北京大学法学院比较法与法社会学系列讲座之三十三”
主持人:北京大学法学院比较法与法社会学研究所执行所长张骐教授
时间:2008年5月16日上午9:30——12:00
地点:北京大学三教307
录音整理:北京大学法学院2007级硕士研究生李伟、汪多加

阅读全文…

【图书推荐】Wayne C. Booth, Gregory G. Colomb, and Joseph M. Williams:The Craft of Research, Third Edition

2010年7月29日 2 条评论

如果你要学着做研究,最好先了解什么是研究,高手们在如何做研究。

也许你会觉得这不是个问题:教师们经常教导你如何做研究;如果你是个好学生,你会认真地阅读他们的论文,以及他们推荐的其它论文和专著,从中体会什么是研究;每个学期你都要写好几篇结课论文,教师们也会给出高分,这给了你很强的自信。慢慢地,你也敢在师弟师妹面前高谈如何做研究了。

不过,就我数年参加硕士论文答辩的体会看,能在硕士阶段明白研究为何物的人很少。这里面的原因很复杂,比如,指导你如何做研究的,自己未必会做研究。相信我,这是个事实。我就是个例子。我不懂研究,却在教授《法学方法与论文写作》。对此,我感到很抱歉。我也一直在学习做研究,经常向人请教,包括一些名家,也得到不少热心的指导,但我到现在为止还是不会。这或许是我天资愚钝吧。

除了当面请益,我也读过不少谈如何做研究的书,请允许我坦率地说一句:不少书都是扯淡。不过,也有些好书,比如这本,还有我这里要推荐的,芝加哥大学三位资深教授合作写的一本书:The Craft of Research。

阅读全文…

理查德·A·波斯纳:卡多佐的司法哲学(张海峰译)

2010年7月26日 1 条评论

著名法律学者艾丁·W·帕特森(EdwinW. Patterson)在他1947年的作品中认为,卡多佐在“非职务作品中更加清楚地解释了自己的法律哲学,这些作品可能比他作为法官的法律意见书更加有生命力”。[1]迄今为止,这一预言是错误的。这并不是有意贬低这些作品:其中最好的作品———《司法过程的本质》———自它出版以来一直是一部引证率很高的法理学作品。根据索引杂志的统计, 1966年(有社会科学索引的第一年)到1988年之间,该书的年平均引证率是28. 4次。这可以和同一时期的霍姆斯(Holmes)的《普通法》的年平均引证率41. 6次进行一下比较——它被认为是美国人写得最好的一部法律著作。哈特(Hart)的《法律的概念》之前的法理学著作没有一部能有和它相同的引证率,除了霍姆斯的论文《法律的道路》,[2]这是一部可能比《普通法》还要引证频繁的作品。

阅读全文…

卡多佐:法律的生长与司法哲学

2010年7月26日 没有评论

法制日报,2008-08-31

法律必须确定,但却不能一成不变。我们每每在这一点上陷入严重的矛盾。无法消除与无法限制的静与动,有着同样的破坏性。法律一如人类,要想延续生命,必须找到某种妥协之道。

确定性在发达的法律体系中的价值勿用赘言。如果法律不为人知或者不可知,那么它对人的行为的引导作用将丧失殆尽。但是,我的第二句忠告更为重要。过分强调确定性,有可能使我们崇拜一种难以容忍的刻板。因此,在法律的确定性和变化性之间,必须找到一种妥协的哲学。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