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8年4月 的存档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7-2018专题研讨(八):《法律帝国》第六章

2018年4月29日 没有评论

阅读内容:《法律帝国》第六章

主持人:

成亮(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法学理论2017级硕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德沃金在第六章提出,在日常政治中,整全性(integrity)是区别于公平、正义与程序性正当原则的一项独立的政治美德,整全性理想是对我们整体政治实践的最佳诠释。整全性要实现对政治实践的建构性诠释需要满足“符合(fit)”与“证立(justification)”两个条件。对于“符合”条件:在日常政治实践中,我们无法诉诸“公平”与“正义”等政治美德说明“对内在妥协的直觉式敌意”,但是整全性能够对此给出合理的说明,这表明整全性满足“符合”条件。对于第二个条件:存在哪些理由认为“整全性是否将政治实践展现为最佳”呢?德沃金认为,接受整全性作为政治理想具有实践性(practical)和表现(expressive)价值。前者表现在整全性能够减少公职腐败、提升法律效率等。后者体现在整全性促进了社群的有机(organically)变迁。在这些理由中最重要的是,将整全性作为政治核心的社群能够为“政治强制力的正当权威”与社群成员的“政治义务”提供最佳辩护。政治哲学中为政治正当性提供辩护的几种传统理论,如“默示同意(tacit consent)”“表现正义(the duty to be just)”“公平游戏(fair play)”等都存在着缺陷。德沃金认为只有将政治义务理解为一种更一般的联合或社群义务(associative or communal obligation)才能说明。社群成员之间要形成联合义务要求每个人对所有人都抱持一种特别的、个人的、遍布的以及平等主义的关怀(concern),而只有接受整全性理想的原则模型(mode of principle)之真正社群(true community)才能具备这种条件。至此德沃金给出了支持整全性的满足“证立”条件的强大理由,从而表明了整全性是对我们政治实践的最佳诠释。

时间:2018年4月29日下午2:00-5:3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分类: 待弃文存 标签: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7-2018专题研讨(七):哈特的法律规范性理论可能吗?

2018年4月21日 没有评论

报告主题:哈特的法律规范性理论可能吗?

报告人:

王昱博(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法学理论2014级硕士研究生)

评议人:

范立波(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内容简介:

本文试图反对现阶段实证主义者流行的对哈特的解读,并提出一种在我看来正确的哈特理论——哈特的表达主义理论。面对法律规范性的概念和证成问题,哈特试图回答的是法律规范性的概念问题,而对证成问题保持沉默。但后续的实证主义者均试图在证成问题上通过修正哈特的框架为哈特辩护。争议看似基于“哈特对法律规范性证成的回答是否必要”这个问题上,但我将说明,之所以会有这个问题是基于论辩各方共享的对哈特理论的一种特定理解方式。而这篇文章的努力就是呈现出上述这种特定的理解方式是文本上和哲学上糟糕的,而正确的道路则是另一种对哈特理论的理解方式——哈特的表达主义理论。

本文首先通过对哈特文本的分析,区分哈特理论的两种可能性,即存在条件理论和分析理论。前者是指哈特提供的是社会规则的存在条件理论,后者指的是哈特提供的是在存在社会规则后的对法律的说明。后续的关于法律规范性证成的论辩,均在预设了存在条件理论的框架下推进讨论。结合哈特的文本和对哈特的理论批评两个方面,本文将首先说明存在条件理论对哈特法律规范性的回答路径。进一步的,本文将说明,存在条件理论的后续发展即还原论的看法,必将抛弃哈特理论中的对法律规范性概念的描述性主张,从而试图说明法律规范性的证成或来源。

本文将通过对哈特《法律的概念》以及相关文献的文本分析,呈现这种存在条件理论或还原论式的理解,建立在对哈特文本的种种误解上,因此存在条件理论或还原论式的理解无法回应哈特对法律规范性的描述性目标。在此基础上,本文将提供一种全新的理解哈特的路径。结合文本上对分析理论的支持,和哈特所做出的重要的内在陈述与外在陈述的区分,以及元伦理学的有关于表达主义理论的概念和讨论,我将主张在分析理论的基础上,哈特是一个表达主义者。这意味着哈特主张人们的内在陈述在表达对规范的接受。

在完成这种重述后,我将以此应对其他理论家对哈特的批评。我将说明,将哈特重述为一个表达主义者能够更加符合哈特的文本,说明法律规范性概念而无涉证成,并保存哈特对内在陈述与外在陈述的区分,且能够使得哈特成功防御德沃金的批评。而存在条件理论或还原论由于首先不能回应哈特的文本基础,从而无法保存哈特对法律规范性的描述性立场。进而,存在条件理论或还原论错误地将内在陈述还原为外在陈述,因此犯下范畴错误,从而无法回应德沃金的理论争议的批评。因此,流行的存在条件理论对哈特的理解相较于表达主义理论是文本上同时是哲学上失败的。我将论证,相对于流行的存在条件理论而言,表达主义路径将是一种更有希望的理解哈特和实证主义的新路径。

时间:2018年4月22日下午2:00-5:3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分类: 待弃文存 标签: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7-2018专题研讨(六):《法律帝国》第三章

2018年4月21日 没有评论

阅读内容:《法律帝国》第三章

主持人:

王重尧(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法学理论2017级硕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法律帝国》第一章指出原有的法理论只能解释法律中的经验争议,而无法解释理论争议现象。第二章提出对理论争议现象的最佳解释是法官对法律具有建构性诠释态度,并提出了建构性诠释的一般理论。第三章第一节通过将诠释理论应用于法学领域,展现了理论争议的一般图景。第二节基于这一新图景确定了重新构建法理论的规划:法理论分为法律的概念(concept of law)和法律的概念观(conceptions of law)两个层次,前者是社群在前诠释阶段对法律实践最抽象最根本的共识(被假定为“只有过去政治决定能够证成集体强制”),后者是对这一共识的不同诠释。这个概念共识也有助于说明法律与道德和正义的关系。然而,将法律与政治道德上的证成力联系起来,却会面临两个批评。其一,当法律极度邪恶时,无法作出在可接受的政治道德中具有证成力的诠释。但德沃金认为,对一个社会是否存在法律的回答敏感于“所要回答的问题、观众以及讨论的语境”,大可无矛盾地宣称邪恶的法律不是法律。其二,法理论仅解决法律根据(grounds of law)的问题,这应区别于法律约束力(force of law)的问题。但德沃金主张,必须承认法律原则上证成了官方强制,除非存在反对理由;否则,只有对这个法体系的怀疑论观念才是妥当的。

时间:2018年4月8日下午2:00-5:3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分类: 待弃文存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