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7年11月 的存档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7-2018专题研讨(三):《实践理性与规范》第三章

2017年11月21日 没有评论

报告主题:《实践理性与规范》第三章

报告人:

成亮(中国政法大学2017级法学理论专业硕士研究生)

张泽键(中国政法大学2017级法学理论专业硕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拉兹在第三章考察了两种非命令性规范的本质,即许可性规范和授权性规范。第一节的任务是厘清在哪种意义上许可能够被视为规范以及许可性规范何以可能。拉兹首先借由许可的多种类型引出了一个流行的区分:强许可与弱许可。拉兹承认这种区分的重要性,但认为这一区分无法解释能够将哪些许可视为基于授予许可规范上的许可。因此拉兹提出“排他性许可”这一强许可概念,并用它解释 “善举”,以说明作为二阶许可的排他性许可在实践推理中的重要作用。在第二节中,拉兹对规范性权力的特性进行了分析,并分析了授权性规范。存在不同的理解规范性权力的方式,但是这些理解都无法和其他相似的情形进行区分,在拉兹看来,规范性权力的独特性在于:它是一种涉及到适用于一个人自己或者他人的行动的排他性理由的能力。而一个行为只有在其被承认为一个引起规范性变化的行为时,才属于行使规范性权力的行为。因此,规范性权力和规范密切相关,授权性规范和许可性规范类似,其自身并不是一个实施或者不实施该行为的理由,但是,其同样具有指导行为的力量。

时间:2017年11月19日(星期日)下午2:00——5:0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分类: 待弃文存 标签: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7-2018专题研讨(二):《实践理性与规范》第二章

2017年11月12日 没有评论

报告主题:《实践理性与规范》第二章

报告人:

王昱博(中国政法大学2014级法学理论专业硕士研究生)

孙莎莎(中国政法大学2016级法学理论专业硕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拉兹在第二章“命令性规范”要进行的工作是依据理由的概念来解释“命令性规范“(mandatory norms)这种特殊的规范类型,说明这类规范构成什么类型的理由,其与其他理由有何不同。在既有对命令性规范的讨论中,以哈特为代表的实践理论是一种颇具代表性的理论,拉兹首先对哈特关于规则的实践理论进行了批判。他认为实践理论存在三个致命缺陷:它不能说明不是实践的规则;它不能区分社会规则和广泛接受的理由;它褫夺了规则的规范性特征。拉兹认为,理解规则的主要问题是要明白规则是何种理由,以及规则与其他理由的区别何在。不管命令性规范是否得到人们的相信、遵守或实践,都必须能够和其他理由区分开来。拉兹主张,命令性规范是一个排他性理由。拉兹首先证明了两种类型的规则即经验的规则和权威颁布的规则都是排他性规则,之后拉兹对决定进行了分析,因为决定和规范在实践推理中所起的作用类似。做出决定就是结束考虑,决定是一种排他性理由理由,又同时是实施决定了行为的一阶理由。命令性规范在一个相信它们的人的行为中所起的作用,类似于决定,它既是行动者实施规范性行为的有效理由,又是他不考虑与之相冲突的理由的有效理由。但是拉兹指出,并非所有的排他性理由都是规范,规范和其他排他性理由的区别是本体论上的——规范被作为实体来对待。而规范之所以能够作为一个完整理由,是因为规范相对独立于证明其正当性的理由。当我们在说存在一条规范时,是在三个维度上使用它:它是有效的(即正当的);它是得到实践的;它是由一定的个人或机构规定的。规范要么是三者之一,要么是这些特性的某种结合。

时间:2017年11月12日(星期日)下午2:00——5:0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分类: 待弃文存 标签: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7-2018专题研讨(一):《实践理性与规范》第一章

2017年11月5日 没有评论

报告主题:《实践理性与规范》第一章

报告人:陈竞之(中国政法大学2015级法学理论专业硕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拉兹的《实践理性与规范》是关于规范的理论(theory of norms)的研究,其解释规范的基本概念是行动理由(reasons for action),因此拉兹在第一章讨论了关于行动理由的一般理论。拉兹首先基于理由在实践中所扮演的解释、评价和指引人们行为的功能,指出理由如果要实现这三种功能,必然来源于事实,并非人们的信念,以此提出了理由陈述的逻辑结构。但是,日常生活中的表达并非完整的理由陈述,只有完整理由(complete reason)的陈述才构成一个理由陈述。在完整理由之间关系的问题上,既有理论普遍认为,理由之间的关系表现为分量的权衡,我们应当根据理由权衡而行动。但是,拉兹指出,这种理解无法解释理由之间关系的复杂性。我们不必然根据理由的权衡而行动,在某些情形下,我们是基于不考虑其他行动理由的理由而行动,此时存在一种新的理由类型。因此,拉兹提出二阶理由(second-order reason)和排他性理由(exclusionary reason)的概念,前者是指因为某个理由而行动或者因为某个理由而不行动的任何理由,后者是指因为某个理由而不行动的二阶理由。这种新的理由类型并非依据分量而取胜,而是依据一条新的实践推理原则,即“如果打破平衡的理由没有被击败的排他性理由排除,那么就不应当根据理由权衡来行动”。排他性理由将构成拉兹在后文分析规范的关键概念。

时间:2017年11月5日(星期日)下午2:00——5:0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