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6年5月 的存档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5-2016专题研讨(二十四):重读经典On What Matters

2016年5月28日 没有评论

阅读主题:On What Matters Part Two Chapter 13

主持人:童海浩(中国政法大学2012级逻辑学硕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在第十三章中,帕菲特首先围绕康德的自然法公式进行论述。该公式旨在检测某个准则是否正当。诚如康德自然法公式所表明的,关键的一步是去看我们能否合理地意愿“每个人都据某准则而行动”,而有关何为“合理”,我们则可以依据“如果每个人都那么做会怎样?”来作出判定。当每个人都那么做而不能产出好的,甚至是“极大极坏”的行动效果时,我们可以认定其并不“合理”,从而该准则并未通过康德的自然法公式的检测,它是不当的,反之亦然。在这个意义上,“康德的自然法公式可以起道德放大镜的作用”。群己困境中所内涵的“每一个人”与“每个人”间的张力供给作为判准的康德的自然法公式一个适恰而实在的落脚点。因此,在结构安排上,帕菲特首先要标介“群己困境”。帕菲特以上所做的论证似乎表明,他无条件地接受了康德公式具有的理论解释力。但情况并非如此,在本章接下来的两节,帕菲特转向质疑康德公式(作为判准)在其中并不那么奏效的两种情况:门槛反驳和理想世界反驳,后者在外延上有被划分为理想世界反驳与新的理想世界反驳。帕菲特认为要充分地回应两种反驳,就必须修正康德的公式,这正是他将要展开的工作。

时间:2016年5月28日(星期日)下午2:00——5:0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5-2016专题研讨(二十三):重读经典On What Matters

2016年5月22日 没有评论

阅读主题:On What Matters Part Two Chapter 12

主持人:陈竞之(中国政法大学2015级法学理论硕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论重要之事》第二部分讨论了康德理论中的人性公式和伟大的善公式之后,第三部分开始进入普遍性公式的讨论,其目标是要检讨康德统一的理论能否为我们提供道德的最高原则。准则指行动者行动的策略及其隐含的目标,康德主张,行为正当与否取决于我们的准则。普遍法则的一个版本不可能性公式,即指出任何按照不能成为普遍法则的准则来行动是不当的。但是,对这一公式任何版本的理解,都无法为我们提供何为不当的标准。康德另外提出自然法公式和道德信念公式,这要求我们在运用这些公式的时候必须诉诸于合理性和理由的观点。但是,行动者的准则仍然无法为我们提供不当的标准,因此帕菲特主张,应当放弃准则的概念,代之以对在考察的行动予以道德相关的描述。由此,帕菲特在此章完成对康德普遍法则的修正,作为判断不当的标准。

时间:2016年5月22日(星期日)晚上6:00——9:0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5-2016专题研讨(二十二):重读经典On What Matters

2016年5月11日 没有评论

阅读主题:On What Matters Part Two Chapter 11

主持人:冯叶(中国政法大学2015级法学理论硕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在上一章中,康德提出至善公式,认为应该提升普遍的善和应得的幸福。只有应得的幸福才是好的。但是,“应得”这一主张不能从康德的其他公式中得出。康德只是将其看作是显而易见的,或仅仅宣称了主张。在帕菲特看来,康德对“应得”的主张是错误的。在第11章中,帕菲特从决定论出发,检讨康德对“应得”的看法。康德持有不相容主义的观点,因而认为在决定论的条件下不具有道德所需要的自由。帕菲特认为我们应当拒绝不相容主义的观点。即使我们的行为被因果性地决定了,我们依旧具有道德所需要的自由,因而也不需要这两种世界的区分。同时,帕菲特认为康德正确地拒绝了应得相容主义,在时间世界中没有人应得痛苦。然而帕菲特认为我们不需要区分两种世界,没有人应得痛苦、或者应得更少的幸福,因此康德在至善公式中的主张是错误的。

时间:2016年5月11日(星期三)晚上6:00——9:0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