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1年2月 的存档

关于写作与论文发表

2011年2月24日 没有评论

c959b0135c4f8b17f819b8af这是我与一位同学的通信,我对表述做了些修改,为方便阅读,加了小标题,按照惯例转载在这里,供有心的读者参考。

XX:

你在来信中提到的写作和发表的问题,非常重要。我写的不多,这些年虽然也发表了几篇,但都还属于试笔,很难说有多少经验,教训倒是不少,比如,文章搁置的时间太短,发表的太快,有很多问题来不及发现,有一些论证可以处理得更好等。不过,这些可能都是初学者必须经历的,也只有在这种不完满和遗憾中,我们才能找到进步的动力和方向。关于你提及的几个问题,我也有一些体会,不妨与你分享一下。

阅读全文…

分类: 与同学论学, 研究的技艺 标签:

馬南村:不求甚解

2011年2月23日 没有评论

cfp385048549听说,有几位同学在一起读书,采取的是“句读”法,我当时提了一些异议。这些同学知道,我读研的时候,曾跟随一位现在很有威望的老师,逐句逐字地读过两年,受益匪浅。这几年这位老师出了句读的书,我以为确实是学子之福,受到欢迎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不过,近年来我对句读逐渐有些不同的看法。今天偶然看到一篇中学课本的文章,提到与句读相反的一些观点,觉得有些价值,转到这里,希望句读派可以关注一下。我也顺便说说自己的观点。

其实我的观点都是常识,常识虽然很重要,却最容易被人忽视。读书的常识之一,就是读书方法要因人而异,恐怕也要因书而异,还要因研究的性质而异。句读法颇能锻炼阅读能力,对于某些研究或某些著作很重要,可能也适合某些人,却未必是普适性的。即使某些书很重要,也未必都要采取句读法,更不能因为它流行或某些人推崇就跟随它。采取何种读书法,需要结合阅读的目的和书籍等因素来综合判断。

阅读全文…

分类: 研究的技艺 标签:

蔡梦馨:法理学研讨课:回顾与小结

2011年2月15日 没有评论

Terragen - Astounding 蔡梦馨是大二的学生。法理学研讨课对她来说,可能有些吃力。不过我还是很高兴她能坚持下来并有所收获。这里转发她的课后总结,供其他同学参考。其中关于师生之间乃“奏技者与看客之关系”的反思,尤其值得关注。以下是蔡梦馨的回顾与小结:

一学期的法理研讨课结束了,回顾起来,真是感慨良多。虽然自己此前一直“害怕”写作,但这次却想以文字形式作些纪念。一方面,借此作为自我写作训练之开端。另一方面,写的过程可以使思维变得更为清晰和系统化,并能使原先的想法得到修正。而且,这一刻尚且清晰深刻的印象若不以文字加以记录,日后渐渐模糊以至忘却,也是一种遗憾和损失。

阅读全文…

苗炎博士对《论法律规范性的概念与来源》一文的批评

2011年2月13日 没有评论

images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的苗炎博士,近期在《法制与社会发展》(2010年第6期)上发表了《哈特法律规范性理论再研究》一文,对于哈特的规范性理论提出了新的看法。论文开篇说:

“规范性问题是法哲学的基本问题和核心问题,也是哈特法律理论的核心问题,正如Kramer所指出的,规范性这一概念遍及哈特理论的每一方面。……在本文中,笔者将在本人先前研究的基础上,对哈特的法律规范性理论做以进一步的探讨。本文的研究内容和结论,部分可以被视为笔者对自己先前研究的修正和推进,部分可以被视为对目前学界相关研究的回应。”

我很同意苗博士对规范性问题的重要性的看法,遗憾的是,苗博士的《哈特法律规范性理论研究》,我还没有看过,无法评论。在注释中,苗博士列出的相关研究,是我在《法律科学》(2010年第4期)上发表的《论法律规范性的概念与来源》,苗博士在该文的第三部分对我的一些观点提出了批评。自己的文章发表后,能得到同行的关注,并在很短时间内予以批评,是作者的荣幸。在此我应该对苗炎博士表示感谢。这里摘录的是该文的主要观点以及他对我的观点的一些批判,我顺便简要地说明自己的看法,希望未来有机会再与苗博士交流。苗博士的全文可参见这里

 

阅读全文…

王汎森:治學經驗談 ── 一些心得,一些反省

2011年2月6日 没有评论

image新年了,按理该说些什么,可最近一段时间,我总觉得无话可说,能说的以前已经说过了,我也只能说这些,太深的道理我实在说不来,煽情的话我又不乐意说,所以就宁愿不说。不过,新年一点表示都没有,似乎也说不过去,我还是贴一篇演讲,算是送给本博客读者的新年礼物。这篇演讲或许你已读过,但读没读过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按照其中一些有益的指引持续地实践过。我以前说过,将所谓的研习方法变成自己的实践技艺的唯一捷径,就是反复地、持续地和有意识地实践。不能付诸实践,读再多这类文章也没多大意思。期末的时候,有同学看到我的“经典导读”结课论文暨答辩印象,给我来信检讨自己的学业,我的回信很简单,“检讨很深刻,行动吧”。我的新年祝愿也就是三个字:行动吧。顺便说一下,刚才温习这篇演讲时,突然想起有几位同学还欠我许诺已久的作业,不知道新春许愿的时候,是否曾许愿能尽快把欠我许久的文章交给我。呵呵。说到这里这段引言也该打住了,否则这份节后的“献礼”,就要变成年前的催债文书了。原文的链接在此。以下是转载内容。

阅读全文…

分类: 研究的技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