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Philosophy of Law’

Jeremy Waldron:法律哲学与政治哲学(庞正 译)

2010年9月26日 没有评论

一、法律和政治

或许法律哲学可以被理解为政治哲学的一个分支?这两者之间显然存在着关联。法律体系是政治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奇怪的是政治学的研究者们竟始终对它的实施不感兴趣。法律、法律适用、法律构成、立法机关、法院、司法判决、法律推理、法治,如此等等,都是政治学研究的重要课题。立法机关和法院是政治机构,法治是政治理念,司法判决和法律推理是一定社会的政治文化的组成部分,是人们展示的政治实践和政治技能。的确,它们都不是政治学的研究者们感兴趣的主题。政治学研究者的兴趣点,在于像政党这样的非法律的组织,像自由与繁荣这样的非法律的理想,像选举和游说这样的非法律的实践活动,还包括像权力和战争这样的非法律现象。然而,法律学者们所研究的课题,是政治学的研究者必须关注的一个非常丰富的子集。

阅读全文…

Charles.Jablon:法官是说谎者吗?——对德沃金《法律帝国》的维特根斯坦式批判(陈林林、刘诚 译)

2010年8月27日 没有评论

当法律现实主义于20 世纪20 年代和30 年代早期在美国法学思想界初露头角时, [1 ] [2 ] 它经常被误解为是对美国司法界的公正性和诚实性的攻击。毕竟, 法律现实主义的中心教义不就是法官判案并不援引既定的、权威的法律规则, 而仅仅依据他们认为是最好的方式进行吗? 此类见解导致了对法律现实主义立场的贬抑性重述, 譬如说认为法律取决于”法官早餐吃了些什么”。① 阅读全文…

王鵬翔:刺蝟的哲學:德沃金生平與思想簡介

2010年8月27日 2 条评论

朗諾.德沃金(Ronald Dworkin)是當今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法理學家與政治哲學家之一。紐約大學法學院的網站稱德沃金「大概是少數一兩位在二百年後仍會被法律學者所研讀的當代作者」。不過,德沃金的影響力並不侷限在法學界或專業的學術圈當中,他同時也是美國最知名的公共知識分子之一。從美國最高法院關於墮胎與安樂死的判決,大法官的資格與提名,稅制與醫療健保政策的公平性,乃至布希政府反恐政策等等重大爭議事件,都看得到德沃金在公共論壇的活躍身影。德沃金對於實際社會政治的評論,始終立基在其高度一貫性的法律、政治與道德哲學的基礎之上。德沃金的學術生涯與哲學思想,值得我們了解。

阅读全文…

Dworkin:我们的法官必须成为哲学家吗?他们能成为哲学家吗?(傅蔚冈、周卓华 译)

2010年8月27日 没有评论

一、两难选择
本文题目就表明了一种两难选择。在法官的寻常工作过程中,他们需要对很多问题作出决断,而这些问题至少从表面上来看也是一个重大哲学著作的主题。法官需要对以下问题作出决断,比如什么时候被指控犯罪的精神病患者仍然需要对其行为负责,被告的某一特定行为是否于事实上导致原告遭受损害,而责任及因果关系的概念也是哲学研究的永久话题。哲学问题在宪法中尤其突出;在联邦最高法院最近做出的关于堕胎、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安乐死和言论自由等最富戏剧性的判决中,它们都是其中不可避免的问题。

阅读全文…

理查德·A·波斯纳:卡多佐的司法哲学(张海峰译)

2010年7月26日 1 条评论

著名法律学者艾丁·W·帕特森(EdwinW. Patterson)在他1947年的作品中认为,卡多佐在“非职务作品中更加清楚地解释了自己的法律哲学,这些作品可能比他作为法官的法律意见书更加有生命力”。[1]迄今为止,这一预言是错误的。这并不是有意贬低这些作品:其中最好的作品———《司法过程的本质》———自它出版以来一直是一部引证率很高的法理学作品。根据索引杂志的统计, 1966年(有社会科学索引的第一年)到1988年之间,该书的年平均引证率是28. 4次。这可以和同一时期的霍姆斯(Holmes)的《普通法》的年平均引证率41. 6次进行一下比较——它被认为是美国人写得最好的一部法律著作。哈特(Hart)的《法律的概念》之前的法理学著作没有一部能有和它相同的引证率,除了霍姆斯的论文《法律的道路》,[2]这是一部可能比《普通法》还要引证频繁的作品。

阅读全文…

卡多佐:法律的生长与司法哲学

2010年7月26日 没有评论

法制日报,2008-08-31

法律必须确定,但却不能一成不变。我们每每在这一点上陷入严重的矛盾。无法消除与无法限制的静与动,有着同样的破坏性。法律一如人类,要想延续生命,必须找到某种妥协之道。

确定性在发达的法律体系中的价值勿用赘言。如果法律不为人知或者不可知,那么它对人的行为的引导作用将丧失殆尽。但是,我的第二句忠告更为重要。过分强调确定性,有可能使我们崇拜一种难以容忍的刻板。因此,在法律的确定性和变化性之间,必须找到一种妥协的哲学。

阅读全文…

蒂莫西·恩迪科特:裁判与法律(冉昊译)

2010年7月15日 没有评论

《环球法律评论》2010年第1期

人们通常都误解认为,法治要求法官只能通过执行既有法律来裁决争议。因此,一旦律师或法官有那么一点精妙而又常用的技巧,能够将法律与那些更乐于创制新法的考量区分开来,这一误解就很容易导致更大的不公正。但在实际审判中,律师和法官却并不这样做,而始终只是在适用旧法和制造新法之间含糊其辞。在这个表面看来好像是基础性的问题点上,实践中的司法表达是非常模糊的。

阅读全文…

约瑟夫·拉兹:新世界秩序中的个人权利(邓正来译)

2010年6月9日 没有评论

我在开始今天演讲的时候,将首先对权利进行一番考察——希望是一些有道理的考察。这些考察将使我们对个人权利在正在浮现的新世界秩序中所扮演的角色做出反思。我之所以用“正在浮现的新世界秩序”这个说法,乃是因为我们似乎正在经历一个迅速转型的时期。如果我们把正在浮现的世界秩序的时间起点确定为苏联和苏维埃阵营解体之际是有道理的,那么显而易见的是,正在浮现的世界秩序之进展就根本谈不上顺利。政治与经济的剧变,使我们有可能将迄今为止的各种发展确定为三个阶段。但是,我既不想对那些迫使世界秩序进行重构的主要力量进行分析,也不想对它未来的可能方向做出预测。我的这些考察毋宁象是一个旁观者在评论此一进程的一个方面——亦即与个人权利之主张以及兑现个人权利之努力在这个进程中所扮演的且能够有效扮演的角色有关的那个方面。 阅读全文…

拉兹等:道德与政治哲学视野中的法律哲学

2010年5月7日 没有评论

关于道德与政治哲学视野中的法律哲学的对话(上)

关于道德与政治哲学视野中的法律哲学的对话(下)

拉兹* 邓正来 ** 朱振***

来源:《哲学研究》2010年第2期

*拉兹(Joseph Raz):牛津大学讲座教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特聘院教

**邓正来: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院长、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博士生导师

***朱振: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讲师 阅读全文…

布赖恩·比克斯:哈特和法律理论的诠释学转向(谌洪果译)

2010年4月17日 没有评论

header0

一、引言

哈特对英美法哲学的一个最重大贡献是在描述性法律理论中引入了参与者的视角。“规则的内在方面”和“内在观点”对于哈特批判奥斯丁的早期法律实证主义来说,具有核心地位,从而也建构起哈特的新型法律实证主义。哈特的这一动向可以看成法哲学中的一种“诠释学转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