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余英时’

余英时:中国史学界的朴实楷模——敬悼严耕望学长

2010年1月16日 没有评论

我不懂史学,但非常推崇严耕望先生的治学方法,为此辑录了一些关于严先生的文字,供自己阅读,也期待能引起读者的共鸣。黑体字为我所加。其它文字可点击“严耕望”标签查阅。

yangengwang3惊闻老友严耕望先生于十月九日辞世,悲从中来,不可断绝,草此短篇,以当奠祭。

钱宾四最欣赏的学生

初见耕望在一九五七的秋季,距今已三十九年。当时情景犹历历在目。那时我正在哈佛大学作研究生。有一天回家,我的父亲陪着两位客人在谈话,一位是两年前逝世的周法高先生,另一位不相识,但说一口地道的桐城话。我进客厅的时候,父亲也没有为 介绍这位同乡,而我则认定他是来探望父亲的。不过我有点奇怪,为什么周法高先生会在座呢?因为我虽已和周先生很熟,但我知道周先生和父亲并不曾见过面。这位生客并不擅言辞,在最初十几分钟之内,也一直没有说清楚他的来意。我祇好坐在一旁纳闷。再听下去,我忽然大悟了。我情不自禁地向这位生客大叫一声:「你是严耕望!」他笑了,我们也都跟着大笑起来。这是相当戏剧性的一幕,我生平再也没有过第二次这样的经验。但这次初晤也十足地显露出耕望的性格:他质朴无华,根本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意思。其实他是来找我的,因为他从宾四师处知道有我这个师弟在康桥。我现在记述这一段往事,心中有说不出的凄怆,因为当时主客四人,今天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阅读全文…

范立波:余英时谈通与专

2010年1月10日 没有评论

通与专的问题,似乎很困扰人,至少我就常被问到如何处理通与专。我此前常引用唐鉴教曾国藩的话作答。唐先生云:

“至于读书之法,在专一经;一经果能通,则诸经可旁及;若遽求兼精,则万不能通一经。比如老夫,生平所精者,亦不过《易》一种耳。”。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