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法理学导论’ 分类的存档

大学新生可以读的几本书

2012年11月3日 没有评论

1、玛莎·努斯鲍姆著,肖聿译,告别功利——人文教育忧思录》,新华出版社

这本书的主题是人文教育可以为民主贡献什么,我认为它也可以作为大学生自我启蒙的一本读物,因为它可以启发我们思考,我们该成为什么样的人,哪些能力的培养对我们非常重要,以及为何重要。 阅读全文…

哲学论文阅读与写作指南及其它(资料)

2012年10月14日 2 条评论

这里收集的是几篇关于哲学阅读和写作指南,有一篇是关于书评写作的。感谢冉同学的整理。有些以前发过的,也归置在这里,有兴趣者可点击所附网址下载。 阅读全文…

Andrew Abbott:大学教育的目的(田晓丽译)

2012年5月24日 没有评论

“教育的目的”演讲是芝加哥大学的传统。在每年新生入学的时候,请一位教授为本科新生作专题演讲,为的是引导他们进入芝加哥大学独特的教育传统。一般最有声望的教授才有担任演讲者的资格。本文是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Andrew Abbott教授2002年所作的演讲。

大学教育的目的

Andrew. Abbott

 欢迎来到芝加哥大学。在许多将要对你们说这句话的人中,我是唯一一个将要在接下来的60分钟内一直不停地讲下去的人。可以想象你们以前很少听过这样的演说,以后也不会有多少机会听到。对一个固定题目做这样长度的正式演讲是一个相当19世纪的事情。甚至在芝加哥大学这样的地方,这也是唯一的一个。四年以后,当你们毕业的时候,你们将会很高兴地知道,演讲者被要求说不多不少恰好31.5分钟。

对我来说,这个演讲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这是我这一生所做的第三个或者第四个类似的演讲。你们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听众。你们专注于新的室友,入学分级考试,还有“芝加哥生活”系列会议。你们的头脑被我们给你们读的那些无穷无尽的垃圾搞得疲惫不堪。你们的身体充满了肾上腺素、复合胺而变得兴奋。你们的情绪也很不一样。有些人很迫切地想知道我要说些什么,有些人想它马上结束,有些人在看着坐在你前面两排的那个喋喋不休的家伙,有些人在感受这座哥特式建筑的庄严伟大,有些人在想,我,这个演讲者,有一个很大的鼻子。简而言之,你们是多样化的听众,我是个刚入门的演讲者,我们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在一起,来想想教育的目的是什么。让我们开始吧。

阅读全文…

分类: 大学教育, 法理学导论 标签:

William Deresiewicz, What Are You Going to Do With That?(附吴万伟译本)

2011年3月24日 没有评论

       本文是美国《国家》杂志撰稿人、《新共和》杂志编辑William Deresiewicz先生于2010年5月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对新生的演讲。本文的中文翻译版本不少,比如:“教育为何”、“不要在不断的优秀里走向平庸”、“我们能用它做什么”以及“你将何所持,你将何所往”。在这里,仅附吴万伟先生译本。

     The question my title poses, of course, is the one that is classically aimed at humanities majors. What practical value could there possibly be in studying literature or art or philosophy? So you must be wondering why I’m bothering to raise it here, at Stanford, this renowned citadel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What doubt can there be that the world will offer you many opportunities to use your degree?

阅读全文…

分类: 大学教育, 法理学导论 标签:

(美)萨伯著,陈福勇、张世泰译,《洞穴奇案》

2010年11月4日 2 条评论

这是一本有趣的近乎残忍的书。我建议法学院低年级的同学都看看这本书。

五名洞穴探险人受困山洞,水尽粮绝,无法在短期内获救。为了维生以待救援,大家约定抽签吃掉其中一人,牺牲他以救活其余四人。威特摩尔是这一方案的最初提议人,但在抽签前又收回了意见。其他四人仍执意抽签,其中一人代威特摩尔抽签,威特摩尔没有表示反对。结果抽中了威特摩尔做牺牲者。获救后,这四人以杀人罪被起诉并被初审法庭判处绞刑。

阅读全文…

分类: 图书, 教学信息, 法理学导论 标签:

金克木:“书读完了”

2010年11月3日 没有评论

有人记下一条轶事,说,历史学家陈寅恪曾对人说过,他幼年时去见历史学家夏曾佑,那位老人对他说:“你能读外国书,很好;我只能读中国书,都读完了,没得读了。”他当时很惊讶,以为那位学者老糊涂了。等到自己也老了时,他才觉得那话有点道理:中国古书不过是那几十种,是读得完的。说这故事的人也是个老人,他卖了一个关子,说忘了问究竟是哪几十种。现在这些人都下世了,无从问起了。

阅读全文…

亨利·奥古斯特·罗兰:为纯科学呼吁。

2010年11月3日 没有评论

Henry Augustus Rowland,A Plea for Pure Science,王丹红译,王鸿飞校,小标题为译者所加。

原编者按:1883年8月15日,美国著名物理学家、美国物理学会第一任会长亨利·奥古斯特·罗兰(1848-1901)在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年会上做了题为“为纯科学呼吁”的演讲。该演讲的文字后发表在1883年8月24日出版的Science杂志上,并被誉为“美国科学的独立宣言”。中科院科学时报社主办的《科学新闻》杂志2005年第5期全文发表了这篇演讲的中译文(王丹红译,王鸿飞校,小标题为译者所加)(以下删除八股文数句。)

阅读全文…

朱清时:博学从少读书开始,花少量的时间,掌握最本质的东西

2010年10月30日 2 条评论

本文原题为“对待教育要少一些干预,多一点敬畏”,我修改为现标题。我以前一直反对片面地强调博览,主张学生应该在教师的引导下,严格地通过“研究”某些问题,特别是通过研读经典著作的方式来学习,可惜应者寥寥。朱教授所谓的“博学从少读书开始,花少量的时间,掌握最本质的东西,”真是深得我心。

文中提到一段趣事:泰勒上课从不备课,难免出错,有时候还会走入陷阱杨振宁最感兴趣的,就是看泰勒如何一步步走入陷阱,又怎么一步步走出来。不会学的人会指出他的错误,会学的人反而会关注他是如何出错以及如何自我纠错。这两步其实都是大有可学的,感兴趣的同学不妨仔细揣摩其中的道理。

一如既往地推荐给有心的同学。

阅读全文…

网上免费上耶鲁?(给大一新生)

2010年10月18日 1 条评论

我希望大一同学能仔细读读这个帖子。有时候一次偶然的阅读,可能会改变我们的一生。顺便说一下,一些课程已有翻译,请尝试着去搜索吧。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殷紫, 2010/06/25

当我告诉别人我正在上一门耶鲁大学的心理学介绍课,都会招来惊讶且怀疑的目光。因为我离纽黑文远得很,又有年幼的孩子要照顾,要注册耶鲁的成教班,似乎颇具挑战性。于是,我总是像推销员似的,忙不迭地立刻解释,这门课属于耶鲁大学的网上公开录像课,想什么时候上就什么时候上,没有任何限制,也没有任何考试,当然也不会有任何结业证书。不过,这个课不仅免费,而且附有教学大纲和书单,我花在这门课上的所有资金不过是从亚马逊买来的两本教科书。

阅读全文…

分类: 法理学导论 标签:

与同学通信三封

2010年10月14日 4 条评论

睡前回了几封信,未必有多大价值,习惯性地发在这里,依然是希望有些同学读后能感到一份温情和激励,或在学习上有所启发。请勿转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