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学术文献’ 分类的存档

麦考密克(Neil MacCormick)的《哈特》中译本出版

2010年9月13日 没有评论

414ndyzGsCL._SL500_AA240_

熟悉英美法理学的,大概都知道本书的价值。本书是斯坦福大学出版的Jurists : profiles in legal theory系列中的一本。不过它不是对哈特理论的简单重述,也包含了作者自己许多独特的理论立场,因而本身也是一本重要的法理学著作。本书的译者是本博友熟悉的刘叶深博士,恭喜叶深。过几天我再请他将后记或相关章节放到本博上来,争取来个“全球网络首发”。

阅读全文…

【美】蒂莫西A. 0.恩迪科特:语言的不确定性(戴一飞译,《比较法研究》2009.5)

2010年8月27日 没有评论

任何人不得在拉纳克郡及握太华-卡尔顿地方自治区内捕捉或持有胫骨短于5厘米的牛蛙。{1}

根据该项条款,人们总会想到一系列认定该捕蛙责任的不确定性:法庭将发现哪些事实可以清楚明了,但其如何判决却无法预测。倘若牛蛙的胫骨一根长于5厘米而另一根不足5厘米,法庭会如何认定?对于那些胫骨稍生长一点儿即超过5厘米的或是胫骨卷曲,尺量4厘米,绳测6厘米的牛蛙,法庭又该作何判断? 阅读全文…

Charles.Jablon:法官是说谎者吗?——对德沃金《法律帝国》的维特根斯坦式批判(陈林林、刘诚 译)

2010年8月27日 没有评论

当法律现实主义于20 世纪20 年代和30 年代早期在美国法学思想界初露头角时, [1 ] [2 ] 它经常被误解为是对美国司法界的公正性和诚实性的攻击。毕竟, 法律现实主义的中心教义不就是法官判案并不援引既定的、权威的法律规则, 而仅仅依据他们认为是最好的方式进行吗? 此类见解导致了对法律现实主义立场的贬抑性重述, 譬如说认为法律取决于”法官早餐吃了些什么”。① 阅读全文…

王鵬翔:刺蝟的哲學:德沃金生平與思想簡介

2010年8月27日 2 条评论

朗諾.德沃金(Ronald Dworkin)是當今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法理學家與政治哲學家之一。紐約大學法學院的網站稱德沃金「大概是少數一兩位在二百年後仍會被法律學者所研讀的當代作者」。不過,德沃金的影響力並不侷限在法學界或專業的學術圈當中,他同時也是美國最知名的公共知識分子之一。從美國最高法院關於墮胎與安樂死的判決,大法官的資格與提名,稅制與醫療健保政策的公平性,乃至布希政府反恐政策等等重大爭議事件,都看得到德沃金在公共論壇的活躍身影。德沃金對於實際社會政治的評論,始終立基在其高度一貫性的法律、政治與道德哲學的基礎之上。德沃金的學術生涯與哲學思想,值得我們了解。

阅读全文…

Dworkin:我们的法官必须成为哲学家吗?他们能成为哲学家吗?(傅蔚冈、周卓华 译)

2010年8月27日 没有评论

一、两难选择
本文题目就表明了一种两难选择。在法官的寻常工作过程中,他们需要对很多问题作出决断,而这些问题至少从表面上来看也是一个重大哲学著作的主题。法官需要对以下问题作出决断,比如什么时候被指控犯罪的精神病患者仍然需要对其行为负责,被告的某一特定行为是否于事实上导致原告遭受损害,而责任及因果关系的概念也是哲学研究的永久话题。哲学问题在宪法中尤其突出;在联邦最高法院最近做出的关于堕胎、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安乐死和言论自由等最富戏剧性的判决中,它们都是其中不可避免的问题。

阅读全文…

Joseph Raz: 法律实证主义与法律渊源(俞静贤译)

2010年8月15日 没有评论

本文收录在《论法律的权威》一书中,中文已由朱峰译出。这里是另一个译本,供参考。最好结合原文阅读。

阅读全文…

富勒:实证主义与忠实于法律:答哈特教授

2010年8月12日 没有评论

相关文献:H. L. A. 哈特的《实证主义和法律与道德的分离》

哈特教授已经对法律哲学的文献做出了持久的贡献。我怀疑,他讨论的问题将来是否还能够完全再现他的分析力曾经所触及到的那种形式。他的主张并不是简单地对边沁、奥斯丁、格林和霍姆斯的简单重复。这些人的观点在他的分析中以一种全新的清晰的方式展现出来,并达到了一种新的深度,而这种清晰和深度完全是属于他本人的。

阅读全文…

H. L. A. 哈特:实证主义和法律与道德的分离

2010年8月11日 没有评论

H. L. A. Hart, “Positivism and the Separation of Law and Morals,” 71 Harvard Law Review 593-629 (1958).
翟小波* 译 / 强世功** 校

相关文献:富勒:实证主义与忠实于法律:答哈特教授

阅读全文…

理查德·A·波斯纳:卡多佐的司法哲学(张海峰译)

2010年7月26日 1 条评论

著名法律学者艾丁·W·帕特森(EdwinW. Patterson)在他1947年的作品中认为,卡多佐在“非职务作品中更加清楚地解释了自己的法律哲学,这些作品可能比他作为法官的法律意见书更加有生命力”。[1]迄今为止,这一预言是错误的。这并不是有意贬低这些作品:其中最好的作品———《司法过程的本质》———自它出版以来一直是一部引证率很高的法理学作品。根据索引杂志的统计, 1966年(有社会科学索引的第一年)到1988年之间,该书的年平均引证率是28. 4次。这可以和同一时期的霍姆斯(Holmes)的《普通法》的年平均引证率41. 6次进行一下比较——它被认为是美国人写得最好的一部法律著作。哈特(Hart)的《法律的概念》之前的法理学著作没有一部能有和它相同的引证率,除了霍姆斯的论文《法律的道路》,[2]这是一部可能比《普通法》还要引证频繁的作品。

阅读全文…

卡多佐:法律的生长与司法哲学

2010年7月26日 没有评论

法制日报,2008-08-31

法律必须确定,但却不能一成不变。我们每每在这一点上陷入严重的矛盾。无法消除与无法限制的静与动,有着同样的破坏性。法律一如人类,要想延续生命,必须找到某种妥协之道。

确定性在发达的法律体系中的价值勿用赘言。如果法律不为人知或者不可知,那么它对人的行为的引导作用将丧失殆尽。但是,我的第二句忠告更为重要。过分强调确定性,有可能使我们崇拜一种难以容忍的刻板。因此,在法律的确定性和变化性之间,必须找到一种妥协的哲学。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