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 分类的存档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6-2017专题研讨(九):《实践理性与规范》第五章

2017年12月3日 没有评论

报告主题:《实践理性与规范》第五章

报告人:张峰铭(中国政法大学2017级法学理论专业博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在第四章,拉兹对规范性体系作了一般性的分析与类型化研究,本章则单独考察法律体系,指出其独一无二的本质特征,并分析法律规范性这一重要属性。在第一节,拉兹指出法律相较于其他制度性体系,有三个最典型特征:是全面的,主张至高无上,具有开放性。接下来三节则考察对于法律规范性的各种解释方案。他首先拒绝了基于制裁的解决方案,认为其无法说明法律理由的排他性。接着他拒绝了自然法理论方案,认为其解释力十分有限,即使成功,也只能解释少数法律的规范性,同时无法解释人们日常的法律实践。最后,拉兹从信念角度出发给出了一个解释方案,认为法律规范性意味着“从法律的观点看”应当做什么。这一解释依赖于对法律陈述的独特性说明:这类陈述并非是对于存在何种有效理由的陈述,也非对于规范事实上受到遵守的外在陈述。

时间:2017年12月3日(星期日)下午2:00——5:0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6-2017专题研讨(八):《实践理性与规范》第四章

2017年12月3日 没有评论

报告主题:《实践理性与规范》第四章

报告人:毕寓凡(中国政法大学2017级刑法学专业博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本章聚焦于规范体系(normative systems),即规范的体系(systems of norms)。它通过分析四种规范体系的类型,表明体系的统一性(Unity)怎样存在于体系内诸规范之间逻辑关系的特定模式,即规范之间在效力(force)或运作(operation)上的特定联系。第一节中,作者拒绝赛尔的“构成性规则(constitutive rules)”理论,认为其无法解释所援引规则(游戏规则)的规范性效力,并提出另外三种分类标准:规范之间的内在相关性的有无(“联锁性规范群(interlocking groups of norms)”),规范有效性与主体规范实践的关系(“联合有效的体系(systems of norms with joint validity)”,以及规则与价值的关系(“自治的规范体系)。其中,关于连锁性规范群和联合有效的体系的分析,可以立足于前两章对规则模式的分析;而对自治的规范体系的特别说明,解释了游戏规则形成规范体系的特殊性(体系由相互依赖的规则和价值构成;该价值是人造价值(artificial value))。第二节中,与游戏规则相区分,作者分析了制度化规范体系(institutionalized systems of norms),重点考察了规范适用机构(norm-applying organs)如何帮助规范集合转化为统一体系。该机构的存在,意味着官员被要求通过适用现存规范来决定个体权利和义务,解决纠纷。据此,制度化体系被解读为由设立适用机构的规范、以及它们依照所实践的规范而必须适用的所有规范构成,其规范性也借助对该机构的分析得到证明,即体系作为被排他性理由包围的规范群,使体系外规范的适用被排除,且该排除的本质是权威性裁定对冲突理由的排除(包括体系自身的理由)。从整体结构上,本章对规范体系类型的说明,依靠前文对规则模式的分析;本章得出的制度化体系的一般特征,尤其是规范适用机构对体系的核心意义,则有力贡献于下一章对“法律体系”这一特殊的制度化体系的分析。

时间:2017年11月26日(星期日)下午2:00——5:0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6-2017专题研讨(五):《实践理性与规范》第一章

2017年11月5日 没有评论

报告主题:《实践理性与规范》第一章

报告人:陈竞之(中国政法大学2015级法学理论专业硕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拉兹的《实践理性与规范》是关于规范的理论(theory of norms)的研究,其解释规范的基本概念是行动理由(reasons for action),因此拉兹在第一章讨论了关于行动理由的一般理论。拉兹首先基于理由在实践中所扮演的解释、评价和指引人们行为的功能,指出理由如果要实现这三种功能,必然来源于事实,并非人们的信念,以此提出了理由陈述的逻辑结构。但是,日常生活中的表达并非完整的理由陈述,只有完整理由(complete reason)的陈述才构成一个理由陈述。在完整理由之间关系的问题上,既有理论普遍认为,理由之间的关系表现为分量的权衡,我们应当根据理由权衡而行动。但是,拉兹指出,这种理解无法解释理由之间关系的复杂性。我们不必然根据理由的权衡而行动,在某些情形下,我们是基于不考虑其他行动理由的理由而行动,此时存在一种新的理由类型。因此,拉兹提出二阶理由(second-order reason)和排他性理由(exclusionary reason)的概念,前者是指因为某个理由而行动或者因为某个理由而不行动的任何理由,后者是指因为某个理由而不行动的二阶理由。这种新的理由类型并非依据分量而取胜,而是依据一条新的实践推理原则,即“如果打破平衡的理由没有被击败的排他性理由排除,那么就不应当根据理由权衡来行动”。排他性理由将构成拉兹在后文分析规范的关键概念。

时间:2017年11月5日(星期日)下午2:00——5:0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6-2017专题研讨(四):“正义的概念”文献综述

2017年6月18日 没有评论

报告主题:“正义的概念”文献综述

报告人:陈竞之(中国政法大学2015级法学理论专业硕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在政治哲学领域,正义是一个重要而充满激烈争议的议题,而争议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正义概念的含混,因此,这篇综述关注的是正义的概念问题。一个成功的概念理论需要以一种普遍化和结构化的方式解释正义区别于其他道德的独特性。在正义概念的问题上,不同的理论家虽然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可以从中提炼出一个基本的共识,即正义是一种用于配置的美德,基于这一共识,我将以功能进路为线索整合目前对正义概念的讨论,具体来说,这需要说明正义是一种什么类型的理由,在配置时正义何时会作为独立的理由出现。这两个问题并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加德纳和沃尔德伦提出了有代表性的主张。就前一问题而言,一个正义的理由所关注的是“谁获得了多少什么以及为什么”,在后一问题上,其均将正义与一种“裁断”的结构相关联。但是,这一结构无法将正义和赠与、慈善以及事实上的配置区别开来,因此,我将指出正义必然预设了“主张权-义务”的规范性结构,被配置方负有根据正义配置的角色义务,配置方享有配置的主张权。在这一结构中,配置方享有的仅仅是根据正义要求对待的主张权,但其往往也拥有好的理由要求特定的配置结果,由此一个人所拥有的好的理由和正义的理由之间可能会产生不一致的可能性,从而在解释正义作为一项理由如何可能的问题上也就存在一个难题。在这一问题上,休谟、罗尔斯和哈贝马斯提供了三种代表性理论,其中,休谟代表的是“以资源配置为中心的正义概念”,而罗尔斯和哈贝马斯则代表了“以保障自尊为中心的正义概念”,我将指出这三种理论都存在各自的难题,这也就指示了需要进一步研究的方向。

 时间:2017年6月18日(星期日)下午2:30——5:3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6-2017专题研讨(三):《道德形而上学奠基》第一章

2017年6月17日 没有评论

阅读主题:《道德形而上学奠基》第一章

主持人:

于婷(中国政法大学外国语学院2013级本科生)

梁紫珩(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2014级本科生)

内容简介:

康德《道德形而上学奠基》第一章的目标是分析地从普通人的认识中找到道德理性知识的规定,并解释过渡到哲学道德理性知识的必要性。本章大致分为四个部分。首先,康德确定了善良意志作为无条件的善的地位。第二部分,康德通过论证理性的目的就是要产生其自身就是善良的意志,来论证善良意志作为无条件的善如何可能,以此回应善良意志可能面临的误解和质疑;第三部分,康德以善良意志为基础,作为对行为进行评价的首要标准,引入义务的概念,由此提出了三条哲学的道德理性知识原理:(1)只有出于义务的行为才具有最高道德价值;(2)出于义务行动的道德价值取决于它所规定的准则(形式),而非法则所指向的具体后果(质料)。(3)义务是由敬重法则而带来的行为的必然性。由此,“只有理性存在者身上才发生的法则的表象本身才能构成道德的那种首要的善”,能够满足这一条件的法则只有行为对规律自身的普遍符合性,即“我希望我的行动准则也能成为普遍的法则”,这构成初步的道德律。康德在第四部分指出,虽然能够从普通人的理性中找到了道德原则,但是哲学可以对其进行系统化,并且普通理性自身为了避免败坏,必须走向哲学,从而说明了从普通的道德理性知识过渡到哲学的道德理性知识的必要性。

时间:2017年6月2日、6月9日(星期五)下午1:30-4:3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6-2017专题研讨(二):《道德形而上学奠基》导言

2017年6月2日 没有评论

阅读主题:《道德形而上学奠基》导言

主持人:孟媛媛(中国政法大学2014级法学理论专业硕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道德形而上学奠基》是康德道德形而上学研究的先导。其中,前言部分是全书的先导,介绍了本书的理论抱负、逻辑脉络和结构安排。本书是要对“物理学、伦理学和逻辑学”的划分加以完备和细化。根据质料和形式,将哲学细分为人世智慧和逻辑学,其中人世智慧包含物理哲学和伦理哲学;再根据经验性与合理性,分别将物理哲学和伦理哲学细分为物理学、自然形而上学和实践人类学、道德形而上学。如此区分,“从义务和德性法则的通常理念来看是自明的”,因为它们具有绝对必然性,经验性研究不可能提供;进一步,道德形而上学应当置于优先性地位,因为道德哲学建立在纯粹部分之上,并适用于一切理性存在者。道德形而上学是“正确评价道德的那种引线和至上的标准”,缺失的话,道德自身总是会遭到各种各样的败坏。在既有理论中,沃尔夫的普遍的实践性人世智慧忽视了所有可能的实践概念的来源,没办法区分真正的道德与不道德。而本书要做的,就是“寻找并建立道德性的至上原则”。具体而言,包括以下三个步骤:1、(第一章)从普遍的道德理性知识过渡到哲学的道德理性知识;2、(第二章)从通俗的道德哲学过渡到道德形而上学;3、(第三章)从道德形而上学过渡到纯粹实践理性批判。

 时间:2016年5月26日(星期五)下午2:00——5:0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6-2017专题研讨(一):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

2017年6月2日 没有评论

阅读主题: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

主持人:陈竞之(中国政法大学2015级法学理论专业硕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往往被认为是其最具影响力的著作之一,但这本书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以及所依赖的对人性的理解则来源于其早期在《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与基础》(简称“二论”)中的讨论。在《二论》中,卢梭通过回归自然状态,讨论政治上不平等关系的起源。全书可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解释在自然状态下,完全剥离文明社会因素的野蛮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在卢梭看来,人类区别于动物的根本特征,在于人拥有自由能动性和几乎无限的自我完善的能力。野蛮人虽然也同样拥有这两种能力,但由于野蛮人的有限欲望、语言形成的困难以及野蛮人所拥有的怜悯心的本能,其在自然状态下的生活仍然是自由的。在第二部分,卢梭通过解释我们人类精神的进程中存在何种巧合,这种巧合如何发展我们的理性能力和促进我们的自我完善,说明人类从自然状态进入文明社会,从而陷入堕落和痛苦的过程。这一过程的关键在于冶金和农耕技术所带来的私有制的建立,以此为起点人类社会开始进入不平等。这一过程表现为三个阶段,私有财产的形式导致人们在财富上贫富的不平等,构成不平等的第一个阶段。第二个阶段表现为法官的设立,导致的强弱的悬殊,第三个阶段则是合法权利向专制权力的转变,导致主人和奴隶的对立,此时不平等现象也就达到了顶点。卢梭讨论的特殊性体现在,其尝试提出一个真正的野蛮人形象,对原始的人性提供一种区别于人为的人性的理解,也是在这一意义上,使得卢梭的自然状态不同于霍布斯和洛克的版本,是一种真正的自然状态,在这一基础上,卢梭为人类自由和平等提供了彻底的辩护。

时间:2016年5月19日(星期五)下午2:00——5:0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约克大学副教授Dan Priel主讲”误入歧途的法律性质研究“

2017年4月22日 没有评论

主题:the Misguided Search for the Nature of Law

主讲人:Dan Priel(约克大学奥斯古法学院副教授)

Dan Priel牛津大学博士毕业,师从约瑟夫·拉兹教授,曾任英国华威大学助理教授、耶鲁大学法学院研究员、以色列最高人民法院法律职员。主要研究领域为法哲学、私法(侵权法与赔偿法)以及社会科学与法律的交叉研究,作品主要见于Law and Philosophy, Legal Theory, Oxford Journal of Legal Studies, Texas Law Review等知名杂志。

内容简介:

在分析法理学领域,“法律是什么”一直被认为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其重要性基于两个理由。第一,这一问题在逻辑上具有相对于规范性问题的优先性:在一个人能够对法律说些什么之前,其需要知道法律是什么。第二,这种研究也被认为是独立的哲学、非经验、非社会性的研究,从而也就能够告诉经验研究者,如果其希望发现世界中法律的示例,需要去寻找些什么。Dan Priel将对该主张进行总体性的检讨。其首先检讨主张法理学并非概念性的数个论证,如果这些论证是正确的,将意味着任何对概念性法理学(conceptual jurisprudence)的批评都失去了基础。作为回应,Dan Priel主张这些论证与其说是对概念性法理学的替代,不如说只是术语的转换。Dan第二步转向检讨概念性法理学本身,其区分了两种概念的观点,即“外在主义”(externalism)和“内在主义”(internalism),前者将概念理解为抽象实体,后者将概念理解为思想的基本单位。由于这一差异,这两种观点导向了两种不同特征的概念性法理学,每一种都要求不同的回应。Dan提供了一系列论证反对这两种观点:批评外在主义者立场的主要论证在于,其是故意循环的(因为其必然预设了其所捍卫的法律观点);批评内在主义者的主要论证在于,其是社会学的一种糟糕形式。最后Dan将简要指出一个非概念性法理学(non-conceptual jurisprudence)是什么样的。

参会学者:

陈景辉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

范立波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雷磊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

屠凯 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张帆 山东大学法学院讲师

郑玉双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讲师

孙海波 中国政法大学比较法学研究院讲师

张晓冰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法律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叶会成 中国政法大学中欧法学院博士研究生

 

时间:2017年4月24日(星期一) 14:00-17:0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学院路校区科研楼A913

欢迎参加。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5-2016专题研讨(二十八):重读经典On What Matters

2016年7月3日 没有评论

阅读主题:On What Matters Part Two Chapter 17

主持人:陈竞之(中国政法大学2015级法学理论专业硕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在第十六章为规则后果论的康德主义论证提供辩护以后,帕菲特在最后一章完成其全书的目标:证实各种相竞争的道德理论具有趋同的可能性。帕菲特提出康德式公式的另一版本,即以“普遍遵循”作为每个人合理意愿或选择的标准。该版本中蕴含着规则后果论,因此我们不必在康德式公式和规则后果论中做出选择,而是可以将这两个理论合并,发展出康德式规则后果论。由此,帕菲特尝试进一步合并斯坎伦公式,提出三重理论。三重理论旨在说明使得行动为不当的某种特性或事实。通过检验三重理论是否具备讲得通的蕴含,以及是否是可行的,帕菲特证明康德主义者、契约论者以及后果论者并非存在深刻的分歧,而是从不同的侧面攀登同一座山峰。

时间:2016年7月3日(星期日)下午2:00——5:0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5-2016专题研讨(二十七):重读经典On What Matters

2016年6月19日 没有评论

阅读主题:On What Matters Part Two Chapter 16

主持人:陈茜(首都师范大学2013级外国哲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帕菲特在第16章讨论了后果主义的几种理论,并通过康德的人性公式与普遍公式把规范与最优后果联系到了一起,为准则后果主义提供了康德式的论证.在这个论证中,帕菲特主要讨论了每个人理性选择最优后果原则时所依据的中立的理由与相关的冲突理由间的关系,这些可能与中立理由产生竞争的其他理由因素包括:自利的理由;利他及道义的理由;使一项行动不当的行为特征;决定性的非道义式理由等. 但帕菲特认为这些相关的冲突理由的份量并不会压过选择后果最优原则时所依赖的强健的中立理由。

时间:2016年6月19日(星期日)下午6:30——9:3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