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作者存档

约瑟夫·拉兹:权威、法律和道德(刘叶深译)

2010年4月10日 没有评论

缠毛线 1878年 洛德·莱顿 英国 100.3cm×161.3cm 布 油彩 悉尼 新南威尔士美术馆藏

权威、法律和道德,载《法哲学与法社会学论丛》,2007年第2期,总第12卷。

约瑟夫·拉兹 著,刘叶深 译,邱昭继 校

赫伯特·哈特是一个伟大的法哲学传统的继承者和指路人,这种法哲学传统整体上充满了现实主义的意味,拒绝浪漫。这种法哲学传统认为法律的存在和内容是一个社会事实问题,法律与道德或其他价值的联系是偶然的,并不固定。他对法律概念的分析是法律去除神秘化工作的一部分,其中渗透着对法律的理性批判态度。从就职演讲以来,哈特就急切地祛除一种哲学上的错误,这种错误在法律理论和法律文化中随处可见。近些年,他屡次地表达了对积聚在法律周围的道德神秘化的拒斥态度,这种拒斥是他整个学术的核心。在“边沁和法律的去神秘化”和“噩梦和高贵的梦”这两篇文章中,他有意识地追随边沁,认为在普通法系国家存在着对法律的过分崇拜,由此带来了道德上的恶果。近些年,法律理论又倒转回这个方向,哈特对此充满了忧虑;他的理论观点就在于为关于法律的冷静的、潜在批判性的评价提供概念基础。这一点是非常清楚的。 阅读全文…

分类: 学术文献, 拉兹 标签:

范立波:社会事实与法律的规范性(蓟门法哲学研习会第三期活动记录)

2010年2月8日 4 条评论

本次研习会由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范立波副教授作主题发言,题目是《社会事实与法律的规范性》。中国法学会的刘叶深博士和中国政法大学法理学研究生郑玉双担任评议,范立波老师对两位评议人做了回应。现将发言大纲、评议和回应一并发布,以供参考。

范立波:社会事实与法律的规范性(内容简介和提纲

刘叶深博士的评论

1. 为什么关注法律规范性问题?

这篇报告(以下简称“范文”)关注的法律规范性问题非常重要。但是,为什么重要?我们是在什么样的困惑的驱动下才开始讨论法律规范性的问题的?这是作者所要预先铺陈给读者的。 阅读全文…

陈寅恪论学随劄

2010年2月7日 1 条评论

陈寅恪窃疑中国自今日以后,即使能忠实输入北美或东欧之思想,其结局当亦等于玄奘唯识之学,在吾国思想史上,既不能居最高之地位,且亦终归于歇绝者。其真能于思想上自成系统,有所创获者,必须一方面吸收输入外来之学说,一方面不忘本来民族之地位。此二种相反而适相成之态度,乃道教之真精神,新儒家之旧途径,而二千年吾民族与他民族思想接触史之所昭示者也。陈寅恪:《金明馆丛稿二编 冯友兰中国哲学史下册审查报告》,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版,第252页。

一时代之学术,必有其新材料与新问题。取用此材料,以研求问题,则为此时代学术之新潮流。冶学之士,得预于此潮流着,谓之预流(借用佛教初果之名)。其未得预者,谓之未入流。此古今学术史之通义,非彼闭门造车之徒,所能同喻者也。《陈垣敦煌劫余录序》

阅读全文…

吴量福:也难也不难——再谈学术研究方法

2010年1月24日 没有评论

一、介绍

2008年10月7日,我有幸与北京政法大学的部分同学就学术研究方法进行了交流。学术研究方法是一个很大的题目,万难在两个小时的时间内解释清楚。难怪有的教授要开一门课来讲这个问题呢。讲座之后,有同学给我写邮件,继续与我讨论讲座中涉及的几个关键问题。很可惜,我在政法大学仅仅为一过客,无法与同学们深谈。但这也让我觉得欠同学什么似的。我最近在就行政执法的问题进行一些研究。前日读到一篇让我特别感兴趣的文章。此文除了对我自己的研究有价值之外,我还可以借此文将我给政法大学同学们的讲座作一个总结。也算同学们没白白坐在那里听我讲了一场。

我这篇“文字讲座”的讲述方式可能有些异常。这主要是因为我在介绍我在读文章和思考研究议题的思路。我将我的思路为同学们进行解剖,也算为我10月份的那个讲座提供了一个实例。

阅读全文…

分类: 研究的技艺 标签:

孔祥軍:嚴耕望先生史學述略

2010年1月22日 没有评论

我不懂史学,但非常推崇严耕望先生的治学方法,为此辑录了一些关于严先生的文字,供自己阅读,也期待能引起读者的共鸣。黑体字为我所加。其它文字可点击“严耕望”标签查阅。

嚴先生安徽桐城羅家嶺人,名德厚[1]字耕望號歸田,以字行[2],所謂歸田者,取陶野人「歸園田居」之意[3],可見其心意指歸大抵在於恬淡自然、不與世事,觀其一生治學亦以躬自砥礪、勤耕不輟垂范後世,余英時謂其為史學界的「樸實楷模」[4],誠然也。先生論著精當,且卷帙煌煌,如《兩漢刺史太守表》、《中國地方行政制度史》、《唐仆尚丞郎表》、《唐代交通圖考》等,為現代學人之佼佼者,先生史學思想、研究路數從中可大抵揣度,而先生又著有《治學三書》,尤以示人治學門徑為己任,綜合數端,先生之史學可概而略述也。

阅读全文…

Ronald Dworkin:Is Democracy Possible Here? ——Principles for a New Political Debate

2010年1月20日 没有评论

j8232 Chapter 1 [HTML] or [PDF]

Politics in America are polarized and trivialized, perhaps as never before. In Congress, the media, and academic debate, opponents from right and left, the Red and the Blue, struggle against one another as if politics were contact sports played to the shouts of cheerleaders. The result, Ronald Dworkin writes, is a deeply depressing political culture, as ill equipped for the perennial challenge of achieving social justice as for the emerging threats of terrorism. Can the hope for change be realized? Dworkin, one the world’s leading legal and political philosophers, identifies and defends core principles of personal and political morality that all citizens can share. He shows that recognizing such shared principles can make substantial political argument possible and help replace contempt with mutual respect. Only then can the full promise of democracy be realized in America and elsewhere.

阅读全文…

Scott J. Shapiro:The "Hart-Dworkin" Debate: A Short Guide for the Perplexed

2010年1月19日 没有评论

shapiro

Abstract:
For the past four decades, Anglo-American legal philosophy has been preoccupied – some might say obsessed – with something called the “Hart-Dworkin” debate. Since the appearance in 1967 of “The Model of Rules I,”Ronald Dworkin’s seminal critique of H.L.A. Hart’s theory of legal positivism, countless books and articles have been written either defending Hart against Dworkin’s objections or defending Dworkin against Hart’s defenders. My purpose in this essay is not to declare an ultimate victor; rather it is to identify precisely the core issue around which the debate is organized. Is the Hart-Dworkin debate, for example, about whether the law contains principles, as well as rules? Or does it concern whether judges have discretion in hard cases? Is it about the proper way to interpret legal texts in the American legal system? Or is it about the very possibility of conceptual jurisprudence?

阅读全文…

余英时:中国史学界的朴实楷模——敬悼严耕望学长

2010年1月16日 没有评论

我不懂史学,但非常推崇严耕望先生的治学方法,为此辑录了一些关于严先生的文字,供自己阅读,也期待能引起读者的共鸣。黑体字为我所加。其它文字可点击“严耕望”标签查阅。

yangengwang3惊闻老友严耕望先生于十月九日辞世,悲从中来,不可断绝,草此短篇,以当奠祭。

钱宾四最欣赏的学生

初见耕望在一九五七的秋季,距今已三十九年。当时情景犹历历在目。那时我正在哈佛大学作研究生。有一天回家,我的父亲陪着两位客人在谈话,一位是两年前逝世的周法高先生,另一位不相识,但说一口地道的桐城话。我进客厅的时候,父亲也没有为 介绍这位同乡,而我则认定他是来探望父亲的。不过我有点奇怪,为什么周法高先生会在座呢?因为我虽已和周先生很熟,但我知道周先生和父亲并不曾见过面。这位生客并不擅言辞,在最初十几分钟之内,也一直没有说清楚他的来意。我祇好坐在一旁纳闷。再听下去,我忽然大悟了。我情不自禁地向这位生客大叫一声:「你是严耕望!」他笑了,我们也都跟着大笑起来。这是相当戏剧性的一幕,我生平再也没有过第二次这样的经验。但这次初晤也十足地显露出耕望的性格:他质朴无华,根本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意思。其实他是来找我的,因为他从宾四师处知道有我这个师弟在康桥。我现在记述这一段往事,心中有说不出的凄怆,因为当时主客四人,今天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阅读全文…

约翰•麦克吉尼斯/著 吴万伟/译:经验主义的时代

2010年1月12日 没有评论

本文译自“Age of the Empirical” By John O. McGinnis Policy Review June & July 2006 Number 137。作者约翰•麦克吉尼斯(John O. McGinnis)为美国西北大学法学教授。

译者将标题译为“实证主义时代”,似不妥,实证主义(positivism)意义复杂且多有歧义;并非所有的实证主义都是经验研究的方法,如法律实证主义的基本方法是概念分析,而非经验研究,所以我将标题改为“经验主义的时代”,但内文未改。本文主要讨论经验研究如何促进共识以及它的限度,值得一读。

阅读全文…

分类: 学术文献 标签: ,

Philosopher’s Annual Announces “Ten Best” Papers of 2008

2010年1月11日 没有评论

转自莱特的博客

This year’s winners (soon to be on-line here) are as follows: 阅读全文…

分类: 期刊, 资讯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