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与同学论学, 教学信息, 研究的技艺 > 与同学论学之九

与同学论学之九

2010年5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我在博客上贴出了“布卢姆认知目标分类学2001版教育目标分类”,有几位同学看到了,但都不太重视。我在这里说说它对于学习的意义。

曾经有一位同学抱怨说,他听不到我们的课,我问哪里不懂,却又说不出来,也有一些同学自认为懂了,但如多问几个问题,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懂。出现这两者情形的原因当然很复杂,但我以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不知道怎么去学习,怎么去学懂,也不知道在何种情形下才算学懂了。如果你关心这些个问题,这个目标分类可能会给你一些有益的启发。

分类表列出了几种不同的知识,并且指出了这些知识的要点,比如,关于事实性知识,要理解术语、细节和要素,那么,我们学习事实性知识时,就可以从这三个方面去组织学习,或者用这三个方面来检验自己是否真正理解了某个事实性知识。当然,根据自己的情况,我们可以给自己制定更具体也更适合自己的要求。比如,也许我会将要素置于更重要的地位,但是,如果我是一个粗心的人,我可能会给予细节更多的关注。

同样,对于概念性知识,它也提出了一些要点。概念性知识是关于共同作用的要素之间的关系的知识。这句话本身就有几个要点。1、它关注的是要素。2,所谓要素,是在这个知识中起共同作用的,而非某些局部的知识或论述,所以我们不但要根据共同作用来把握什么是一种概念性知识的要素,而且也要仔细体会它们是如何共同作用的。比如,在哈特的《道德、法律与自由》中,如果我们将其看作是一种概念性知识,其要素是什么,这些要素如何共同作用,就是值得关注的。如果你的阅读没有上升到这个层次,那么,作为一种概念性知识,你的学习是不合格的。“分类目录”详细列出了概念性知识的几个要点。为什么是这些要点?它们之间的关系为何?都是值得认真领会的。对于法学学习而言,作者的措辞或考虑可能因为过于一般化而未必适用,但我们可以在此基础上修订增删出一个适合指引自己学习的目录来。

而程序性知识,与如何做有关。我在课堂上多次强调,我们阅读的时候,应该关注的是王泽鉴先生如何“做”案例分析,拉兹如何做法哲学,霍布斯如何做政治哲学。程序性知识不仅对于我们理解他人的思想重要,而且我们也可从中会如何做。此外,元知识非常重要,但说起来很复杂,不过根据上面的说明,关注元知识的人其实也可以整理出适合自己的要点来的。

分类表的另一个重点,是列出了学习的认知过程,它将认知过程分为6个阶段。这6个阶段具有两个重要功能。第一,它指引我们如何学的更深入。记忆是最简单的。大部分同学都停留下记忆部分。所谓复习,不过是回忆老师讲了什么。但这种认知显然是很肤浅的,所以我们应由记忆转向理解。这个道理不难理解。但何为理解?我们如何去理解?在什么情形下我们才可以说我们理解了某个知识?分类表详细地理解了一些要点和要求。比如,转述。当你能用另一种表达来说明时,就进入到了理解的层次了。此外还有举例和分类。这里要注意的是两者的区别和应用要点。举例一定是老师没有举过的。分类是将新出现的东西归入到某个既有知识上来。比如,当我们看到南京换偶案时,就能准确地想到,这个问题涉及到刑罚的道德界限问题,进一步我们还可以将其定为为惩罚一个无害的行为是否正当这个更具体的问题。以下几个阶段也都值得仔细体会。

我们常说,学习应该循序渐进。不过,很多人想到这句话时,似乎都是指如何去学习某个学科的次序。分类表在这里呈现的是学习自身的次序,即如何分门别类、由浅入深、由知识的被动接受到自觉的反思和评价再到创造性地应用乃至推陈出新这么一个次序。这个次序对于大学学习非常重要。如果你不懂得如何学习,或不知道如何达到最高的学习境界,这份表格可能会提供有益的帮助。我衷心地希望我们的同学不但要珍惜时间,努力学习,还要知道如何正确地学习、有效地学习,特别是如何有创造性地学习。具体的知识吸收当然很重要,这是一切学习的基础,但它只是起点。在一个更抽象的层面说,知识是会过时的,很多知识可能会忘记,而学习的能力却会终身相伴,并且会帮助我们不断学习新的知识,乃至进入新的知识领域。如果在大学阶段我们能够学会循序地、有效地和创造性地学习,就会终生受益。所以,我期待同学们能够对如何学习保持敏感,并尽可能地利用一切资源,逐步形成适合自己的、优良的学习习惯。有心的同学,可以结合这个分类表,制定一个学习的次序和要点,并以此指引自己的学习,就不会学得毫无章法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