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与同学论学, 教学信息, 研究的技艺 > 与同学论学之六:勇于写作是一种非常可贵的品质。

与同学论学之六:勇于写作是一种非常可贵的品质。

2010年5月2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近一段时间,我指导几位同学写读书报告,有几点感受,写在这里,供参考。

一、写很重要

关于写作的重要性,博客里有两篇不错的文章,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参阅。

王鸿飞:关于写作

王泽鉴先生关于读写的一些看法

二、马上动手写

对于大学生来说,勇于写作是一种非常可贵的品质。不要总是找借口说,自己还没有能力写。不动手写,就可能永远没有能力去写。写作既是促进思考的良好策略,也给老师提供了一个交流的文本,老师可以从文本中发现你的问题,并有针对性地提出修改意见。如果你肯坚持修改的话,应该可以从教师的指导中获益匪浅。

就我最近指导的两篇读书报告来说,第一稿无论是从格式还是内容来说,问题都不少。不过,我很高兴的是,作者能够认真对待我的意见,第二稿相对来说就规范多了。比如,我在给一位同学就哈特的《法律、道德与自由》写的读书报告的初稿的修改意见中,要求他一开始就提出本书的重要议题并就此展开讨论。这位同学很重视这个意见,在修改稿中,他一开始就提出,本书的主要议题是“法律强制执行道德”的问题,所以“我们首先应弄清该命题的含义和讨论该命题的范围和思路”,在区分positive morality和critical morality两个概念之后,作者指出哈特的讨论属于“批判的道德”的范畴,即法律对道德的这种强制执行是否可以被证成(justification),而不是法律强制执行的道德包括哪些,这个问题属于“实在的道德”的范畴,作者随后就围绕这个主题展开讨论,虽然可商榷之处颇多,但总体而言,讨论的专业化程度较之初稿进步相当明显。

持续地写作和修改,看上去很慢,似乎不如一目十行地广泛阅读受益大,但是,花些时间来做些慢活是值得的,而且受益非常实在。因为每次修改都能让你从实践中深切反思自身存在的问题,并且可能开拓出新的理解和体会来。由于这些体会来自实践,而且可以通过实践转化为技艺和习惯,它们的受益是长久的。而单纯地泛读获得的知识,反而容易忘记。所以,除了消遣和为扩大视野而读书之外,我一直主张我们可以通过写作来引导阅读,这同样可以将博和专结合起来。我这方面的看法,可参见:

范立波:余英时谈通与专

三、注意格式和文本的美观

同学们给我提交的文本,在格式上非常不规范,也非常的不美观,我都一一校正过来,并根据自己的美学偏好,调整了页面的颜色、字体、行距和页面设置等。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在形式上多花点心思,逐步形成自己的美学偏好。比如,我不喜欢白色的背景,所以我将页面背景调成草绿色的,看上去非常清新。我常用的字体是Pminliu体,页边距我都调成2.5,无论是在电脑上看,还是打印过来都比较美观。标题和正文字体及其大小以及行距也都有讲究。我希望你们能像爱惜自己的容颜和服饰一样,爱惜文本的格式,除了尽量做到规范之外,还能给读者一个清晰雅致的文本,带去美学上的愉悦。

四、不要写太长的句子

长句子大多是受译文的影响,看上去很严谨,但读起来很费劲。其实西方很多作者对于长句子的批评也很多。短句子容易读,也不妨碍我们表达思想。长句子除了是思维不够清晰之外,也和作者的技巧有关,所以我们可以通过改变写作技巧来减少长句子。以下是两个简单的例子:

原句:德夫林、斯蒂芬以及罗斯托院长等持法律道德主义立场的人士都不约而同的使用了既存的法律制度作为其观点的例证的方式来赋予道德的法律强制以正当化理由。

这一句话70多个汉字,太长,非反复阅读难以理解,其实我们可以拆分为几个分句,让句子的结构变得清晰起来,读者就容易抓住其中的关键意思了。比如:

德夫林、斯蒂芬以及罗斯托院长等持法律道德主义立场的人士,都不约而同的使用了既存的法律制度,作为其观点的例证的方式,来赋予道德的法律强制以正当化理由。

例2:哈特认为斯蒂芬混淆了两个截然不同的问题即什么样的行为受到惩罚才是正当的与不同的犯罪之间的惩罚应该有什么程度上的不同之间的区别。

这个句子也有62个汉字,确实太长,可以改写如下:

哈特认为斯蒂芬混淆了两个截然不同的问题,一个是什么样的行为受到惩罚才是正当的,另一个则是不同的犯罪之间的惩罚应该有什么程度上的不同。

有些作者写完之后,喜欢读一遍,而且要读出声来,我认为是一个不错的做法。朗读的好处很多,比如,可以发现文气是否通畅,表达是否有力。但最大的好处,恐怕还是可以减少长句子。一个人要想一口气将50个汉字以上的句子读下来,确非易事。不信你可以试试。

五、自我设问和反问,把思考引向深入。

学术写作是一个论辩的过程,读者要注意作者的论辩层次和结构。但是,这并非是要求读者概要地复述或摘录作者的论述过程,而是要去理解作者为何如此安排论证,去用心体会作者这么做的“不得不然”。

比如说,哈特分别批判了几个人的观点。作为读者,我们应该推定作者的安排是有其合理理由的,所以我们应该去把握作者这样安排的理由。比如,哈特为什么要分别批评德夫林和斯蒂芬?这种安排本身就意味着,尽管他们都主张用法律强制执行道德,但他们支持这一主张的理由是不同的,而且这种差异还是相当重要的。如果两者之间没有重要差异,就没必要分别予以批驳。所以,作为读者,我们应该主动地问自己:斯蒂芬的理由与德夫林的理由之间存在什么不同?它们为何值得批驳?为何要将德夫林安排在前面?此外,哈特在批驳他们时,是如何将自己的基本原则贯彻下去的?这也是我平时经常强调的,学术大家在写作的时候,都有自己的基本立场和原则,并且能够做到“吾道一以贯之”,我们可以在阅读的时候细加体会,一方面领悟其理论的解释力,另一方面也可学习其论证技巧。我发现几位同学的读书报告,都没有关注到这个问题,我希望他们在第三次修改时,能在这方面有些心得。总之,在阅读的时候,围绕作者的“不得不然”,多自我设问和反问,才能把书读得更加深入。这里只是一个例子,你可以举一反三。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