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学论学之五

2010年5月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一位同学来信说,他认为”每一门学科都是有研究的价值以及乐趣的”,但对每一门学科都没有“排他性的兴趣”。他现在开始读德沃金的《认真对待权利》,但“感觉颇为费力,因为其中很多的理论是针对其他人的观点或文章进行的驳斥,以表明自己的观点。如前面关于规则的几篇就大量的涉及哈特的理论。对于这种书我应该如何去阅读呢?是否应该先去读哈特的书,了解了哈特的理论呢?”此外,他也提到自己如何去找问题、拓展问题。这几个问题其实是相互关联的,我就在这里综合说点自己的想法。

说每一门学科都有价值和乐趣,总体而言当然是对的,但具体到个人,我以为可能是缺乏真正的兴趣的表现。真正的兴趣虽然不是“排他性的”,但至少它会在某个阶段,占据你的心智,持续地吸引你阅读和思考。如果一种兴趣可以马上被另一种兴趣取代,或者可以随时捧起一本书读下去,又随时可以放下来,反而未必算是真正的兴趣。

真正的兴趣只能是持续而深入的兴趣。而这种持续的关注的动力,则是源自对该学科的某些问题的强烈好奇,以及迫切渴望获得对这类问题的深入理解。如果你感觉不到对某个问题的强烈好奇和理解的渴望,就很难说你对它有真正的兴趣,自然也就不会持续地关注它。对一切都有兴趣,对一切却又浅尝即止,我以为正是我们应该克服的通病。

读书亦可如是观。读书虽然有很多功能,但我以为真正的读书者,是想通过阅读来解惑的。所以在读书之前,他可能已被问题困惑很久,苦思不得其解,而不得不向这方面的著作请教。所以,读书起始就应该是带着问题的,而且自己对这个问题已经有过一些思考。当然,读完一本书后,你可能会发现最初的问题是一个虚假的问题,或不甚重要,但是,问题意识还是有价值的,因为它会刺激你去阅读和理解。带着问题的阅读,不是被动了解一本书的内容,而是要求得深入理解,自然会积极参与到书本中去,与作者一起思考辩难,作者的思考也会变得亲切有味。

所以,在读书之前,或许应该花点时间想想,你为什么读这本书?你真的有疑惑吗?究竟是什么困扰着呢?阅读之前就应该想清楚,最好是写下这些问题,包括你自己的一些思考,这样可以在阅读的时候参照,读完之后,再比照检验,看看自己的问题是否更深入,作者在哪些方面帮助你深入了,澄清了哪些困惑,进一步的问题在哪里,自己阅读之前的解决方案与作者的论述相比,合理的地方是哪些,不合理的又有哪些,为何你能做出比较合理的判断,为什么你会做出不合理的哪些判断,这些经验和教训都是及其重要的。阅读和思考的进步就是在逐步总结中提升的。

比方说,你为什么要读《认真对待权利》这本书?你的答案可能是课堂上听到老师推荐这本书,觉得德沃金是位重要的理论家,,所以你想多了解一下。这也是很多同学读某本书的动机。但老师的推荐是我们重视这本书的理由,但不是好的阅读理由。因为这种理由过于种含糊。它只是对一般知识的好奇,而真正的兴趣,是对具体问题的好奇。所以,在我们决定要读一本书之前,不妨认真想想,我为什么要读这本书?如果你只是想想了解德沃金怎么批评哈特的,你就该继续问问自己,你为何对他如何批哈特感兴趣呢?你真的对这个问题有兴趣吗?比如,你发现哈特的理论很重要,但有些地方你感觉不对,所以你想看看德沃金是怎么看待哈特的理论的。如果你想清楚了你觉得哈特的理论什么地方可能不对,就算找到了一个问题了,你带着这个问题去读德沃金,考察德沃金是如何批判哈特的,检验他的批判是否有道理,这样读下来,就会围绕问题形成一些看法,如果你觉得有价值的话,可以继续拓展阅读,形成一篇较为系统的文章。但是,你并没有读过哈特的书,那你为何要去读德沃金的这本书呢?也许你可以回忆一下,你打算读这本书,可能是因为我在课堂上提到德沃金的某个观点,而你对这个观点有很强烈的兴趣,如怎么做一个道德论证?为什么阅读淫秽图书是一种权利?如果你阅读的理由是这些问题,那你就不应该从头读起,因为这本书是论文集,前面几章与法哲学有关,你感兴趣的反倒是后面几篇问题。等你确定了自己的兴趣或问题,我才推荐你去读相关的章节。

所以,我认为阅读的起点是问题,是对某些问题的好奇,而非仅仅是因为某个人推荐了它,或它很重要,或只是想泛泛的了解一本书说了什么。如果你对某个问题有兴趣了,就会持续地关注,问题的逻辑结构就会在你面前呈现出来,你沿着这些逻辑结构深入思考,就是在拓展问题和发展理论了。理论,说到底,不过是随着好奇的深入所展现出来的问题自身的内在逻辑而已。

我在与另一个同学的回复中,谈到了如何对作者的问题保持同情的理解,如果你有兴趣,也可以找来看看。

与同学论学之三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