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学信息, 研究的技艺 > 欣闻小树即将赴英伦

欣闻小树即将赴英伦

2010年4月1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small_oxford

下午接到小树电话,告知他已收到牛津、剑桥、伦敦学院大学法学院及宾夕法尼亚大学等多所大学的录取通知,我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小树征询我的意见。我当然希望他去牛津。这是一所我一直想去的学校。我也希望他能有机会游历欧洲。与美国相比,欧洲更有历史感,更厚重。对于追求长远发展的人而言,我以为先欧后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小树基本认同我的看法。

据小树说,他当年曾旁听过我的课,不过,我对他的了解,却是从指导他的毕业论文开始的。选题开始的时候,他还在美国学习,特意给我来了一封信,要求我担任他的论文指导教师。正如他在来信中所言,这个过程是“非常美好”的,只是我的学识非常有限,无法给他多少有益的指导,抱愧之余,我也在适当的时候,鼓励他出国学习。不久,小树告诉我,他要申请国外的学校,请我写推荐信,我自然乐意。

在交流过程中,小树对自己的不足有清晰的认识,比如,他说自己的兴趣过于广泛,就法哲学来讲,他对所有领域都有所涉猎,但都没有深入到他本来能够达到的程度。此外,他对法经济学,宪法学,哲学和文学都有很强的兴趣。他引用蒙田的话警告自己:“对于一个求知欲非常强烈的人,无所事事会导致精神上的无政府主义。”他希望能在求学过程中,找到自己愿意终身投入的事业,而不是在永无止境地浅尝辄止中迷失了自己。我读来既感佩,亦惭愧,因为我无能力帮助他做到这一点。现在他有机会进入世界最好的法学院学习,我衷心地祝福他,并期待他能找到适合自己生长的沃土,今日的小树有朝一日能够长成参天大树。

这里附录了当初指导他的论文时的通信。由于有些意见我们是通过论文的word文件直接交流,没有体现在通信中,有些涉及具体问题的内容我就删除了,读起来可能有些不连贯,但从中应该不难看出小树对待毕业论文以及知识的态度,特别是主动学习的精神。我很欣赏这种态度。在下午的通话中,小树提到我整理的王泽鉴先生关于读写的意见,我也顺势鼓励他去牛津之后,能够效仿王先生,主动积极地学习。我相信他会做得很好。对我的评价部分,我也没有删除。因为我觉得与其说这是对我个人的评价,不如说是他对老师的一种希望。对我而言,认识小树确实是一次非常美好的经历。不过,我写作这篇短文,却不完全是为了纪念这份美好,也不完全是向小树表示诚挚的祝贺,而是因为我相信,来自同学中的声音及其成就,对其它同学可能更有激励效果,小树带给我的,除了喜悦,更多的还是一种期待吧。

clip_image001

范老师:

您好,我叫XXX,法大民商零五级X班的学生,我想和您商量一下毕业论文的事情。

上学期我旁听您西方法律思想史的课程,受益匪浅,尤其是您对于做学问的态度和方法的一些看法,给了我挺多启发。比如您把做学问比喻成练武,不能哪一家的武术都学个皮毛,而应该先把少林或者武当一派练好,之后再学习其他门派就能触类旁通,容易多了。这正说到我的毛病上,让我时常反思自己杂乱的知识体系。此外,我觉得和很多老师不同,您是真正踏踏实实做学问的人。我和XXX是好朋友,上学期同住在校外,晚上时常陋室夜谈,也会经常谈到您。他说到您劝他不要发表那篇他参加学术十星竞赛的文章,这件事让我觉得您是沉下心来做学问的,也是非常关心学生的。法大老师虽多,也不乏名师,但能做到这两点的老师恐怕屈指可数。这种情况您想必更为清楚。

说了这么多,我想说的是,我相信在您的指导下完成毕业论文将是一段非常美好的经历,无论是智力上还是在其他方面。所以,我非常希望您能做我毕业论文的指导老师。

下面是我的一些基本情况。

首先,我对西方法律思想、西方哲学很感兴趣。遗憾的是我的兴趣比较散漫,有点滥用了罗素所说的“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这个道理,涉猎了很多东西,却没有在哪一个方面深入挖掘。这是我的不足,希望能借助毕业论文的机会在老师的指导下针对一个问题进行些扎扎实实的研究。

第二,我的考试成绩很好,三年都得奖学金,也获得了保送研究生的机会(因为此时在美国交流,不能参加考试而放弃了)。这个说明我基本的记忆力、理解力还是可以的。

第三,我去年获得了江平奖学金,说明我具有一定的从事学术性思考的能力。

第四,我此时正在美国XXX法学院交流访问。上课时您提过阅读原文的能力是很看重的。我英文水平不错,在美国这半年又有所提高,相信我能够较好地完成毕业论文的撰写所要求的对英文文章的阅读。

老师,我是希望能写一篇高质量的毕业论文的,不希望仅仅是应付了事。上面说这些是想证明我具备基本的能力,我相信如果能得到您的指导,我是能做到的。

还没有提到我的论文选题。由于我此时手头没有资料,而且昨天才知道今天就要决定选题,我还没有时间进行考虑。西方法律思想史,法理学领域有那么多问题,每个问题又都看起来很有意思,我一时不知如何下手。选题这等重要事情是仓促不得的,相信您也赞同这一点。我会尽快考虑选题的,您在研究过程中想必有很多问题也有很多想法,若是您有什么关于选题的建议敬请告诉我,感激不尽!

虽然我不在法大,但是网上和电话讨论都很方便,若是老师愿意指导我,这个不会成为问题。

我知道每个老师只能指导6名学生,所以老师若是不能指导我也完全理解,您不必多虑。

冒昧写信,又写了这么多,提出这么多请求,占用了您很多时间,请见谅!

又及。您上学期提到这学期会开一门小规模的讨论课,我当时心生向往,可惜没能参加,想必是很有启发性的一门课,真是遗憾。

祝您身体健康!

学生XXX上

clip_image001[1]

XX:

谢谢你的信任。我很乐意担任你的指导老师。我这个周日去听我硕士时期的老师讲康德,颇有感概。我觉得他是一个真正的精神贵族。如果我们把学术比作登山,他就是一个伟大的登山者。因为他先后攀登了康德和黑格尔这两座人类思想史上的高峰,所以他的身上有一种真正的精神贵族才有的从容和自信。那是真正见过山的巍峨与奇丽后的从容和自信。我很向往这种境界。我不知道你能否能体会到我所说的这些。其实我想说的是,如果你想写思想史方面的文章,一定要选一座大山,尝试着去攀登。这会是一种非常美好的经历,也是非常宝贵的经历。如果你将来打算从事学术研究,这也会是一个非常坚实的基础。请你考虑我的建议。

如你决定选我指导你的论文,在送报表时应注明。所里自然会把你分到我这里来的。

在外多保重。
flb

clip_image001[2]

范老师:

我是XXX,刚刚回到法大。

近日看了一些康德著作,感觉难度确实很大,不懂的地方完全不懂,懂的地方也是一知半解,非常希望得到您的一些指导,关于康德哲学本身,也关于论文写作的一些方法。我十三号之前一直在北京,您有时间的话希望可以一见。

附上我的选题登记表和开题报告,只是粗略的计划,确实还没有成型的想法,不知我是否需要再完善一下?这两份东西五号要上交,需要您的签字,您这两天是否有空?或者有什么变通的方法?

我近日的打算是阅读康德的实践理性批判,先对其道德哲学有个认识。很想听听您的建议。

祝老师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XXX

clip_image001[3]

XXX:
欢迎回来。康德的书确实不好读。你的开题报告我看了,也了解了你的大致安排。我的建议是,你现在要读康德的原著,恐怕来不及。可以先读一些权威的论述。上次邓晓芒先生来法大做过一次讲座,题目就是康德的道德哲学与法哲学,我本来已找同学给你一份讲座录音,不过那位同学理解错了,给了我邓先生讲道德形而上学的录音。这个录音时间太长,估计你听不过来。你自己可以找这位同学要邓老师的录音。XXX,1358154XXXX,就说是我介绍的。她跟我很熟悉,是一个非常善良也乐意助人的同学。

就提纲而言,我认为没有必要用一个部分来讲康德的道德哲学,只需要用一段或几段说明其道德哲学的要旨以及它们与法哲学的关系,然后通过若干概念或命题来说明康德的法哲学。所以我建议你先整理出这些内容来,至于影响,那不是你能做的。因为康德的影响太大,也太复杂了。你不如集中精力说清楚康德法哲学的主要内容。这部分应成为你的论文的主要部分。

我上次见到XX时,曾经请他转告你,如果把握康德法哲学的难度很大,可以选一个比较容易进入的文本(当然是相对的),认真阅读,反思,然后用几个命题或概念来说明他的思想。我觉得你们现在不适宜做太大的课题,最好的策略是把写毕业论文和读书结合起来,写一份比较好的读书报告。我建议你阅读的文章是康德的政治哲学经典论文《永久和平论——一部哲学的规划》。你可以找来看看。我Google了一下,中文的论述还是不少,可以给你的阅读提供很多便利。如果你有兴趣,可将论文题目改成”康德论永久和平”。这是非常好的题目。只是注意要从法哲学的角度来写。

当然,如果你没兴趣,也可以自己选择。但我对于论文选题和写作的一般性意见对于其他选题也是适用的。
新年吉祥!

Flb

clip_image001[4]

范老师:

谢谢老师的及时回复和诸多建议,我觉得您说的是有道理的。我原本也是想做读书报告这样的东西,后来又担心这样显得没有创新,就硬要想出些看上去有创新的东西。其实是有些急功近利了。

您提的这个题目挺好,一是更加容易掌握些(一来内容相对较少,二来恰好有本赵明教授写的专著 康德《论永久和平》的法哲学基础 应该算是权威的论述)二是我对其也挺感兴趣,况且我觉得思考的乐趣主要在于过程,内容倒是相对次要的。我已经把开题报告等更改。因为班里催促上交,而且我之前一直没有关注这篇著作,仓促之间没有什么想法,我仅简单写了一些内容,请您过目。随着阅读深入定会不断修改,到时定会和您继续讨论。

另:我已经和XXX同学联系,谢谢您替我要录音。

XXX

最后是我对论文定稿的评价:

本文对康德的《永久和平论》做出了细致而富有启发性的阅读。我很欣赏作者精致的文献阅读和分析能力以及他在论证方面表述出来的良好技艺。作者基本准确地把握了康德本文的主旨和理论结构,并对其中一些难以理解或具有争论性的问题提出了中肯的、甚至是具有相当说服力的看法,如他对Kleingeld的反驳相当有力。作者的论证层次清晰、组织有序,体现了良好的组织论证的功力。当然,本文在某些方面还存在一些缺陷,如作者的分析过于精细,但缺少些整体感,作者对各种权利概念之间的关系关注不够,因而未能提供一个融贯一致的解释。此外,作者对国际公民权中的国家作为主体问题的分析,在我看来似乎仍然是一个误读。作者也没有把康德的国家公民权与自然权利以及哈贝马斯等人所主张的基本人权这些概念之间的精细但重大的区别做出说明,这多少影响到了作者最后部分的论述。但在我看来,作为一篇本科生论文,本文是难得一见的优秀之作。

分类: 教学信息, 研究的技艺 标签: 5,586
  1. yushuang
    2010年4月19日12:35 | #1

    愚也甚喜之。

  2. 水芦
    2010年4月25日15:03 | #2

    信中提到的讲座录音,因为我跟小树同学都误以为同在一地而没有给成,最后不了了之。论文当拜读。

  3. dust
    2010年4月28日15:13 | #3

    仿佛看见了当年邓老师给SL师的评语,我的理解是:这个评语与其说是学术的薪火相传,不如说是证明了年轻时的美好经历会在灵魂中留下烙印,影响你的一生啊。
    由衷的祝贺小树师弟,顺便也抒发下自己的感慨:)!

  4. 默识
    2010年4月29日06:25 | #4

    这个理解不错,我喜欢。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