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学信息 > 2010年春季课程

2010年春季课程

2010年3月5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The-Starry-Night 我不喜欢上课,本学期的课程却比以往每个学期都多。除了三门独立开设的“法理学原理”、“西方法律思想史”、“法学方法论”外,还有集体课程,如《法学经典导读》以及我不知道课程名的一门课,我负责一讲,题目暂定为“概念分析与法理学理论的建构”。

“思想史”是我自己定的,这是门有趣的课,我打算通过讲课逼自己读点书,夯实自己的思想史基础。

前些年我想研究德国法哲学,关注过法学方法论,郑永流老师是法硕学院学术委员会的主席,这些年积极推动方法论的研究,就推荐我去给法硕讲方法论。法硕大多来自实务界,将来也是要从事实务的,这门课对他们确实非常重要,而事实也证明,不少同学还是非常喜欢和重视这门课程的。不过,这门课的内容在法硕的课程表上是看不出的。他们给我的课程名叫“法学方法与文献检索”,我是典型的挂羊头卖狗肉。我曾经建议他们把课程名改为“法学方法论”,不知为何一直没有改。这门课我不想继续讲。因为我不懂德语,无法深入。可他们找不到人,又找到郑老师,郑老师发话了,我只好继续讲。或许这是我最后一次讲这门课吧。也许不是。这些年我一直处于学习状态,眼界不断开阔,思想也在急剧变动,或许一年以后,我会对这门课重新找到感觉。

这几门课中,我最不想讲的是“原理”。一是我不相信有原理这类东西。在我看来,法哲学只有两个关键词,这就是“问题”和“论辩”。最适合法理学的授课方式是阅读和讨论。我喜好跟几个对法理学有感觉的同学一起讨论问题,对于以讲授为主的大课一直兴趣缺缺。二是我对这本教材不满意,这种不满既有体系上的,也有具体观点上的。体系上的缺陷是极其严重的。三是这门课是必修课。必修课有指定教材,统一考试,我对思想领域的任何一种统一的做法都极反感。四是我自己还不懂。以前是不懂,自以为懂;现在是知道自己不懂,又仿佛刚刚开了窍,很想有时间系统地阅读和梳理学术脉络,上课不但分心,也常让我有负疚之感。但我参与了这门教材的写作,又没有理由不讲。据说学校要对教材进行修订,我是很赞成的。因为我肯定不会再参加这类集体创作,因此也可以不必上这类课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这个学期还得讲,但我只按自己理解的体系讲,讲自己认为重要的和有趣的问题。对于重视考试和教材的,我推荐他们去听其他老师的课。上课人数于我毫无意义,若只剩下几个人,我就跟他们围在一起读书讨论。这于我实在是莫大的快事。具体的提纲过几天会放上来。

我一直鼓吹法理所应该多开几门课,特别是“原著选读”之类的,不过所里几位重要教授都以为本科不宜读原著,自然也就开不成。不料这个学期,硕士生那边意外开设了一门《法学经典导读》,是集体课,我分得12课时。这门课没有什么规矩,怎么讲,讲什么,都是讲课人自己决定,倒是蛮合我的胃口。有的老师讲一本书的几个章节,我打算多讲几本,每本提示要点,好给学生提供一副比较全面的当代英美法理学指引。初步打算是这几本:哈特的《法律的概念》、拉兹的《法律的权威》与《公共领域的伦理》,德沃金的《法袍正义》。《法律帝国》很重要,但有老师已经讲了。《法袍正义》可以说代表了德沃金新近的研究,这本书的序言以及他对哈特的“后记”的评论非常重要。我希望有志于英美法理学的同学能够关注到这些重要成果。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先找这几本书来看,到时候再一起讨论。

坊间常常嘲笑大陆法学幼稚,我亦深有同感。几年来我对自己的研究也颇不满意。逐步诊断,以为病灶有二,一是不知道理论为何物,所以真正的学术论文其实难得一见。二是不知道如何去构建和发展理论。两者之间当然亦有联系,后者甚至可以说是前者的一个必然恶果,所以我近期一直在思考法哲学究竟为何物以及如何“做”法哲学的问题。“概念分析与法理学理论的建构”专题盖有意于此,却不知道谁人能同此感慨!

分类: 教学信息 标签: 2,230
  1. yushuang
    2010年3月6日07:26 | #1

    兄:西方法律思想史的内容,与去年比,是否有较大的调整或补充?

  2. 默识
    2010年3月6日11:18 | #2

    主要内容变动不会太大,不过我对何为“法律思想”之概念内涵的理解,自觉较往年清晰,我尝试以法哲学上的几个基本问题为思想史之线索,将不同思想家对该等基本问题的不同解说,作为重点,所以用以解说和贯穿思想史的基本概念及问题,会有较大变化,内容亦会随之调整。

  3. gao
    2010年3月16日15:44 | #3

    范老师好 我是08年走出法大校园的 那一年我旁听了您一个学期的西方法律思想史 好多次次课后我都向你问了问题或者陪您等到校车来了后才走 您还曾在红楼餐厅请我一次自助餐哪 呵呵 说这些是为了让您找到一点对我的印象 上课的收获自然很大 我对您说的“上课不但分心,也常让我有负疚之感” 不以为然 其实就是因为您通俗易懂的讲授才使我们能最快的入了门径 这一点我深有体会 当然学无止境 我现在虽然上班了 但还是利用业余时间在不断补充知识 而且也已写出了一篇近二十万字的文稿(是写学校发展方面的) 网上点击率超过了十万 评价都还好 不过我也没有忘记我今生的法学研习目标 看到您让同学整理出的课堂讲课录音 我仿佛又见到了您 仿佛又回到了法大的课堂上 而且好像又承接了当年您那个学期最后一堂课的讲课思路 而又受到了很大的启发 希望老师能将各种课堂及讲座上的录音资料多整理一些发上来(而不是简单的提纲,因为提纲好像起不到这个作用) 这样也可让我们这些离京的同学能有一个再次学习的机会 老师您辛苦了 祝好!

  4. 默识
    2010年3月16日17:00 | #4

    谢谢gao。看了你的描述,我想起来了。许久未联系,不过从叙述中,推知你应该过得不错,祝贺之!

    内疚确实是肺腑之言。我也是学习者,不过先走一步,有些经验体会,或许会对你有所帮助,但当老师确实还不够格。你能继续法学研习,且有长篇论著,广受好评,我读后亦觉得诚属难得,对你的语言功底尤为赞赏。

    你所看到的并非讲课录音,而是蓟门法哲学研习会的成果。这个工作我们争取坚持下去,其它力所能及的工作我也在做,也希望你多建议和批评。如来京,可与我联系。

  5. gao
    2010年3月17日09:46 | #5

    我总以为老师的时间宝贵 不会过多留意学术以外的东西 而这类非学术类的文章想必更不会入您的法眼呢 所以含含糊糊的连文章的名字都没敢在您面前提一下 没想到您还是看过了 呵呵 真是大出我的意料之外

    就如同当年我很早就知道法学院引进了一位创办了“法律思想网”的名为“沈浪”的高才 而在年年选课时特别留意这位老师 可是总也没找到 于是想当然地以为法学院当时仅为自身宣传之用 而收编了一个全国知名的网站 而网站的主持人想来并无多少科研功底而不让他讲课呢 所以在搜索几个学期无得后就放弃了这种努力 而那种念头也一直延续到前几天过年之时 有一天上了老师的博客发现柯岚老师的留言 而后又到了法律思想网查找资料确认后 才知原来老师就是大名鼎鼎的“沈浪” 当时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要知如此,早就把老师讲的其他课程一并听了) 就如同刚刚知道老师还看过我写的那篇文章一样 其时我的感觉就是“法大处处有惊喜”

    其实如果当时我不离京工作的话 还是会继续旁听您的法理研修课的 不但因为当时思想史一课上出了感觉来 而且也因为今生我学术研究的方向已经自定为法理学 我想他年我在这方面也一定会拿出一本像样的东西 我知老师其实并不太认同我们这些晚生后学动辄“大言欺人” 而主张我们应遵循一个学术谱系好好务实研究 但是就如同我的这篇文章没写出来以前很多朋友听了我的设想而当面讥讽我一样 其中也包括了现在的一名清华法理博士生 但是此文出来后来他却完全改变了上述的看法和对我的态度 不过我现在向他谈起我在法理学方面的宏图大志 他还是应该持怀疑的态度为多吧 不过为了那一天的到来我付出了多少努力 他可能还不知道

    我的这个篇文章现在还在写作之中 十章已经写到第八章 经过年前重修大改之后现在也有十七八万字的光景了(现在改后取名为《法大往事》仍在校园网精华区里 早已不是当初哪个版本了 不知老师看的是哪一个 呵呵) 本人素来不喜讲大话空话 多年来一直恪守着家乡人共有的“办十分事,说八分话”的传统 同时我也早就养成了一种持之以恒、善始善终的做事习惯 我既然把我的一点想法跟老师和盘托出了 那我一不怕老师笑我不知天高地厚 二不怕为了上述理想所付出的任何艰辛 等我“五一”前后忙完了这篇文章 就会投入到本人下一个十年计划当中 “十年”听来好像很漫长 其实我现在已经觉得那不过是白驹过隙的一瞬而已 希望在此后我的学术成长之路上 依然能得到老师的关心和指点 多谢您了!

  6. 默识
    2010年3月17日18:43 | #6

    gao,你的网文影响颇大,我想大多数老师都已看过,评价亦不错。做此事确实需要毅力和耐心。我通过该文对你这方面的品质亦有相当真切的体会,所以也期待你未来能十年磨一剑,对吾邦法理学有所贡献。

    我弃用当年网名,无非是想重新开始。因为该网名虽略有声名,却其实难副。我来F大以后,亦是以“后进生”的心态读书学习,当然,我的做法就是你所说的,老老实实地进入某个学术谱系。因为我深信这不仅是简便而且亦是最有效的学习方式。任一领域的重要研究者均属非常之人,且多是积累经年,所说所论自非我辈毫无功底之人所可比拟。不学而欲思有所成,或随意翻翻便欲提出新见,非我所敢期望者。如你将来转入法理学研究,我亦是同样期待于你。

  7. gao
    2010年3月18日09:29 | #7

    多谢老师的勉励 原以为老师从未提起过网名的事情是您一贯低调为人的表现延伸罢了 没想到中间还有这样一层深意 我会铭记老师所言的个中意思 而经常提醒自己不要好大喜功、浅尝辄止、半途而废的 如果将来有一天我真的开始动笔法理学之时 当我遇到不可解之困难 定会及时与您沟通 除此我也不会无端浪费您的宝贵时间 不过这个着手时间可能会很漫长 希望这一天能够早点到来吧 但愿他年师生共对之时 我不会因为上述言语的缘故而太过赧颜 再次祝愿老师一切顺利、心想事成 老师 再见!

  8. 默识
    2010年3月22日05:52 | #8

    我时间不宝贵,欢迎浪费。

  9. gao
    2010年4月17日15:16 | #9

    呵呵 有老师这句话 我心里就有底了 今后有时间、有问题 就一定会来叨扰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