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的概念》读书小组, 待弃文存, 讲演 > 范立波:《法律的概念》:准备及序言(《法律的概念》第一期发言记录)

范立波:《法律的概念》:准备及序言(《法律的概念》第一期发言记录)

2010年1月14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本记录是我在《法律的概念》第一次读书会上的发言。第一次主要是请读书会成员交流对本书的看法,然后我做了些评论,漫谈的意味很强,所以除了本书的内容外,也涉及到一些读书的方法问题。记录稿由夏阳、庄乾平、郑玉双、李富才等同学合作整理,在此谨致谢意。记录稿适当做了修改,为方便阅读,加上了小标题,仅供读书会成员和其他同学参考。请勿转载。

1、读书的两种方式

刚才听了诸位谈对这本书的感想,我说说我的看法。我说大家谈的是感想,是因为大家主要谈了对它的印象。对于本书,大家都认为它很重要,作为法理学的研究生,尤其是对英美法理学感兴趣的,它是必须读而且应该读懂。大家都有这么一个强烈的感觉。这本书大家确实也都读过,为什么交流起来还是在感想的层次呢?

读书有两种方式:一种偏重于外在的,感想式的。例如这本书的哪些具体的观点打动了我,给我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如果谁要我说说我对这本书的看法。我可以零零碎碎地例举出来。刚才大家的观点就是例举式的。但我以为这是一种外在读法,不是专业读法。专业读法,简单地说,就是站在作者的角度来读书。我写论文有一个很强的体会,就是一个作者决定写一篇论文或一本书,他首先要考虑的是这本书或这篇文章解决什么问题,这个问题重不重要。不重要的东西写起来就没劲。作者用心去写的一本书,通常对作者来讲是很重要的。特别是这种学术性著作,与教材是不一样的。作者之所以花很多时间来写一本学术性著作,他一定认为他抓住了很重要的问题,并且他相信他对这个问题的解说是有说服力的,可以用来替代以前的学说。这些就是陈寅恪先生所说的作者的“不得不然”。那么,我们读哈特的这本书,就要思考哈特为什么要写这本书,要先把握住他的“不得不然”。

2、如何准确地把握作者的“不得不然”

对于哈特的“不得不然”,我们会有一种很直接的回答,像哈特自己说的:法律是社会的基本制度之一,对生活有重大影响,理解法律是什么,对社会的自我理解非常重要。这样的回答当然没错,这也是哈特自己的说法,包括拉兹,都认为法哲学研究的一个主要目的在于促进对社会的自我理解。但这种回答是很宽泛的。为了理解作者究竟为什么会写这本书,我们要将这种回答变得更加具体一些,更加具有实质性内容。所以我们要把这种回答往前推。比如哈特认为法哲学的任务是要促进对社会的自我理解,那么它是要促进我们对哪一方面的自我理解。在哈特之前,像奥斯丁也写过法哲学论文,他也是要促进对社会的自我理解。既然奥斯丁已经写了,那么哈特为什么还要写一本法哲学的书。这就意味着,在哈特看来,前人的理解对他来讲是不满意的。

一般来说,对前人的理论可能存在两种不满意。一种是某个理论基本正确,它只是在某些方面的论述上有一些问题,这是一种不满意。这种不满意是一种比较弱的不满意,哈特作为后来者完全可以通过修正这些论述来支持前人的观点。第二种不满意,就是前人的基本观点错了,这就不是一个局部修补的问题,而是要推倒重来的。哈特对前人的法律理论的不满意,就属于第二种,也就是说,他认为奥斯丁等人对法律的性质的理解,不是修修补补的问题。奥斯丁他们在理解法律性质的问题上,出现了严重的偏差,甚至可以说忽视法律最重要的性质。通过这种推敲,我们对于哈特为什么要写这本书的回答就进入了第二个层面,即哈特认为前人的理论出现了严重的错误,无法回答法律的性质。

那么思考到了这个地方还不能结束,我们还要进一步往前推。哈特认为,奥斯丁的理论出现了严重的偏差,他究竟犯了一些什么错误,这些错误最重要的在哪里,这就进入了第三个层次。我们应该把这个问题不断sharpen,不断把这个问题磨得尖锐一些。这样我们才能大致理解哈特为什么要写这本书。奥斯丁究竟错在哪里?你不能简单地说他的命令说是错的,甚至也不能满足于例举出哈特对命令说的具体批判。哈特对命令说的批判是细致而深入的。但简单地罗列这些批判,却未必能把握哈特批判的真正重点。所以,我们要回答“命令说为什么是错的?”,“命令模式为什么不能作为法哲学的一个基本模式?”这类问题,必须抓住它最严重的错误。哈特对命令说的其它批判,可能都是围绕一个基本观点展开的,是可以通过这种基本观点组织起来的。如果你能够回答这个基本观点,就能够把握哈特写这本书的主要目的。因为当你能说明一个东西错在哪里,你想要说什么这个问题也就基本上解决了。

所以我们要不断推,推到第四步,通过命令说错在哪里得出哈特最想要说明的问题是什么。我想问一下,在你们看来,哈特认为命令说最核心的错误是什么?(同学们提出各种回答)就我个人来讲,这本书有一句“书眼”性质的话,在第六页。“法律在所有时空中所具有之最为显著的一般性特征即是:其存在意味着,某些类型的人类举止不再是随意的,而是在某种意义下具有义务性的。”我觉得是理解这本书的关键。

哈特认为他的前辈法哲学家们存在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注意到法律的义务性特征,他在前面提到三个反复出现的议题,其中有两个议题都和这一点有关,一个是法律与强制,一个是法律与道德。义务性意味着非随意性,在这一方面,它跟强制性具有共同的特征。再加上法律经常规定了制裁,所以这就会导致像奥斯丁这样的法哲学家们更多地从法律的强制性来讨论问题,那么还有一批法哲学家注意到了法律具有义务性,同时也注意到义务跟道德哲学的密切联系,但他们忽视了法律的义务性与道德的义务性特征之间存在重大区别,直接将法律义务当成道德义务的一个分支。所以哈特就说法律的性质,就存在于强制与道德之间,它既不能被简单的化约为强制性,也不能被化约为纯粹的道德性的东西。所以哈特在前言中说,“这本书的目的,是想要促进对法律、强制与道德的理解,这些社会现象虽不相同但相互牵连。”相互牵连刚才我已经说了,就是因为义务性跟强制性、道德性都具有某些非常类似的性质。但这些社会现象其实是不同的社会现象。他的前辈哲学家们在这两个问题上犯了错误。一类非常简单的偏向强制,一类把法律完全置于道德之下,那么由于哲学家把法律归属于不属于它的类型之下,因此他们肯定不能做出正确的说明。

所以哈特才想借助自己对法律义务性的独特理解,来提供一个新的法哲学。哈特这本书的目的在于阐述法律的义务性的特征,要说明为何这种义务性的特征为何不能仅仅被归结为强制性秩序或道德性义务。这是哈特的核心问题,也是他认为最重要的法哲学问题。把握到了他的主要问题,你回过头去看他对命令论的批评,就可以更深入地理解他为何这样批评,而不是那样批判。因为他的目的指引他的批评。我们在以后的阅读中会详细展示这些内容。

这里稍微总结一下。首先,从大家的阅读中,我感觉到一种危机,就是这种印象式的、感想式的读书是有问题的。不过如果我们理解了什么是危机,我们也就看到了转机。危机本身就包含了转机的意思。这个转机就是:我们应改变自己的立场,由学生的立场向作者的立场转变,像伟大作家一样来思考问题,站在作者的立场来阅读和思考一本书。要想很好的理解一本书必然要站在作者的立场上。只有经过这种角色转换,你才能更好理解一本书,理解之后才可能有进一步评价,理解是基础。这种阅读才会从整体上提升你的思考。

其次,在阅读的时候要努力去把握真正的问题,并且对真正问题的回答也不应该是一种感想或者描述的回答。我们要尽量琢磨作者的写作意图,他的真正的意图是什么,尽量将问题理解透彻。

3、分析的精神

大家将来要学习分析法学的话,一定要注意不能满足抽象的、一般的回答。分析法学家最讨厌这个。因为这种一般性的回答,你很难说它是错的,但它肯定是没用的。分析法学家就是把大家都认为是对的、一般性的观念,通过不断分析,把真正的问题展示出来。所以分析法学家能在某个非常精确地层面上提出某个问题,然后对它做出回答,这是分析法学家的一个长处。因此我们要学习分析法哲学家的著作,我们自己要有一点分析精神,这是大陆很多从事分析法哲学研究的人不具有的一个东西。他在研究分析法学时,不是采用分析的办法,而是像写其他论文一样,先是观点介绍,然后是选边站,也就是要表明自己的立场,最后再来一点该理论对于中国法治的现实意义之类的无聊评论。这种写法可以说毫无分析的精神。

分析的精神就是通过持续的反思,能够深入到一个真正问题的内核,然后用非常精确地方式呈现出来,再对它做出回答,这一点是很重要的。比如我写分离命题,我就提出一系列的概念框架。我把分离命题分为强分离命题和弱分离命题,然而在弱分离命题下面又提出一对概念,外在的必然分离和内在的必然联系。你可以不同意我的观点,但你至少明白我在讲什么。我提出这么一个框架,这个框架本身代表我对概念的理解,我理解的深度就体现在这个框架上。我不会一般性地说分离命题对或者不对,因为分离命题下面包含了很多种类。你怎么敢说对或者不对呢?你很难做一个回答,比如强分离命题肯定是错的,就像伽德纳说的,没有一个严肃的法哲学家会同意。但弱分离命题它就是比较复杂的东西。我写规范性的文章也是一样,我先提出规范性的一般性的假说,然后再通过分类,把法律的规范性和道德的规范性做一个区分,使读者能对法律的规范性的特征和相应的困难在哪里有一个非常准确的理解。这当然是题外话,跟这本书的关系不大,但是我想表达的要点就是:无论是在写作还是阅读时,我们都要努力把握真正的问题,不满于一般式、感想式的回答。分析工具在这方面可以帮助我们找到真正的要害性的问题。

4、前言和目录的重要性

就个人来讲,我喜欢看前言和目录。真正聪明的作者会在前言里表达他的书的主要的内容或核心问题,介绍他的方法。这些介绍可能是非常简单的,但对于理解全书来说非常重要。

目录也是特别重要的,它不仅仅是告诉你知识而是要告诉我们论证的结构,作者说明问题的顺序,这个是相当难弄的。一个好的目录能呈现出作者论证的整个过程。比如,第一章我为什么要写这些,我写这些究竟是想表述些什么?我为什么把这一章里分三节,这三节之间的逻辑关系是什么?拿到一本书的时候要首先看一下书的目录和前言,在阅读的过程中也要不断地回到目录上来。

5、本书的前言

我们先看一下前言。前言的第一句话,开门见山的说明了书的主题,这确实是大家的手笔。这种写法看上去容易,其实是很难做到的。一是他一开始就提出了真正重要的问题,没有足够的功底我们是很难做出这种精确的概括的。这点我们下面再说。另外一点,就是我希望我们能从中学到某些写作技巧。我们现在写的文章,一开始就介绍自己写的东西是多么重要的。其实这些都是不重要的。因为你的文章是写给行家看的。如果你认为一些知识是行家应该知道的,那么你就没有必要再说明了。你要写的就是作为行家他感兴趣的地方,把你讨论的核心要点告诉你。读者是行家,自然知道这个问题在学术上重要不重要。学术问题的重要性,不是作者强调出来的,而是因为它本身就是很重要的。

所以读书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如果某个专家对某个领域的问题做出了一般性的论述,一定要反复地理解和体味。上次德沃金来的时候,他讲了一大堆,其中他说法哲学是道德哲学的一部分。他说他最近的一本新书就是要阐明这样的主张。一些在座的老师不以为然,他们说这个问题我们中国都提了上千年了,德沃金就说那么中国人比我聪明。我在讲座后就问一些老师,没有人注意到德沃金的这个一般判断。他们对他的权利理论更感兴趣。我却觉得法哲学是道德哲学的一部分这个观点太重要了。他搞了一辈子的法哲学,为什么会提出这样一个看似不合情理的主张呢?所以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相信他的判断一定有道理。们都认为法律与道德没有必然的联系,他既然敢这么说这样说,我们就应该认真对待它。

回到哈特的这句话,本书的目的在于促进对于法律、强制、道德的理解,这些话就是“书眼”,我们一定要在读书的时候注意去把握那些是“书眼”、“章眼”和“文眼”的句子,这个是很重要的。第一句话很重要,就是法律、强制与道德之间的关系,是法哲学的基本问题。其它问题都是围绕这几个问题展开的。何秉棣先生在《读史阅世六十年》中提到了清华精神,就是要做第一等题目。什么是第一等的题目?我们可以通过阅读大家的著作中领略一二。我们必须反复的阅读,和一流的思想家对话以后,把握了这些问题中真正的难点,才真正地找到了第一等的题目。哈特提出的这三个概念,可以说就是法哲学的第一等题目,它们很重要,却具有高度的挑战性。

比如说法律与强制的区别,看上去很简单,其实很难从理论上说清楚。有人说法律是服务公共利益的,但强盗也可以做同样的事情。还有人说法律给生命和财产带来很好的保护,但是法律也给剥夺人的生命,给人的财产带来损害。就不用说极端纳粹的法律了,中国的法律也有不少不公正的。不公正的法律也带来了很多的悲剧,例如你如何说明逼人自焚的拆迁条例也是一部法律呢?这个法律与强盗命令有什么区别,为什么不是强盗命令?做法学研究的人还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就是过于强调正义的问题,法律必须追求正义的,否则就不是法律。他往往更重视法律的道德性,到最后就会用道德的正当性来吞噬法律的正当性,或者说,用道德的规范性来取代了法律的规范性理论,所以法律就像跷跷板一样,法律立在中间,一边是道德,一边是是强盗,法哲学就在这两个极端保持一个微妙的平衡。如何从理论上来说明法律与道德、强制之间相互关联又实质不同,就是法哲学的基本问题。法哲学的意义和价值就在这三个关键词上。

这三个关键词我希望大家能记住,在当有人问你什么是法哲学的时候,我希望大家能给出一个比较内行的回答,比如说,法哲学是研究法律的性质,尤其是说明法律与道德、强制之间的区别的。读书的主要目的,就是形成一些比较内行的观点框架,而不能仅仅停留在零碎感想。

6、通与专的问题

刚才有同学问,如果这样是不是应该要涉及一些道德、哲学方面的书? 我认为这个不用着急,我们要遵循一个法学传统往下走的时候,到了一定的程度,我们自然而然的就会往道德哲学和政治哲学这方面走。哈特在阐述他的法哲学时,也会阐述他的道德哲学和政治哲学,拉兹走到一定的地步也会涉及到他的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所以我们迟早会接触到道德和政治哲学的。但我还是建议你们从一个学术传统入手,这样我们就可以由内而外地扩展我们的道德哲学和政治哲学的知识。反过来说,如果没有进入一个学术传统走,而是随意读罗尔斯的《正义论》或其它书,读完了未必会有深入的理解,可能只是知道了一些概念和观点,但罗尔斯对你意味着什么你还是不清楚。

在研究生阶段我不反对泛读,但是一定要花一定的时间来盯一个学术传统。比如说我就从分析法学开始的,我一开始就跟着哈特走,但是走到一定的程度就必然要遇到德沃金,因为你要证明哈特的法律概念的正确,你当然要回应最主要的批评者的观点,你要回应批评者的观点,那么你就必须把批评者的观点看明白。

另一个方面,我要了解法律实证主义的发展,必然会碰到拉兹、科尔曼等人,搞清楚法律实证主义是怎样发展的,以后会怎样发展,花了一两年的对这个摸清楚之后,你再思考一些问题的时候就不会胡说八道。包括你回过头来否定法律实证主义,你也不会像我们看到的一些批评者那样,建立在法律实证主义主义的一知半解之上。这方面我比较佩服的就是严耕望先生的做法。不要急于求成,最好的做法就是把他们的主要的经典著作都读一遍,你才有一个好的基础,一个比较好的整体观。

7、分析法学

我们继续看前言,“法律人会将此书视为分析法学的论文”。我们都在谈论分析法学,但是都没有一个清晰的界定,而在这里哈特有一个他的定义。中文译本的翻译是不准确的,它把thought译成“法律思维”,应该是“法律思想”。哈特说分析法学是要说明法律思想的一般架构,而非批评法律或者法律政策,这是他对分析法学的定义。我喜欢分析法学的主要理由,是它确实可以培养一个人对思维的确定性的偏好。我们做研究应该有一种分析的精神,就是说能够对法律思想的一般框架,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法律思想是由一套概念和命题组成的,概念和命题之间的逻辑关系就是一般的法律思想的构架。既然是法律思想的一般的架构,当然就具有普适性,所以这种分析法学其实就是其它学者所说的一般法理学。分析的方法是一种很坦诚的方法,它一步步地向读者介绍自己的概念、命题和推理,对能对得清楚,错也错得明白。不像某些文章,我们既不可能说它对,也不可能说它错。因为作者的表达很含糊,如果你说他错了,他会解释说,我这个概念既有这个意思,也包括那个意思。这种不倒翁式的表述,你永远推不翻它,也没办法和他做一个有效的交流。

现在很多学者喜欢写批评,批评法律和法律政策,但是,这种批评需要一个前提,就是必须先理解什么是法律,也就是说,对法律的批评是必须要借助法律思想的架构的,否则的话,很难说是一种法律批评。比如说,我们对法律提出道德批评。但有两种不同的道德批评。一种是站在道德的立场上批评法律。道德具有一般性,道德规则可以适用于法律,可以适用于一般人。对于与人的行为有关的所有问题,我们都可以站在道德的立场上去评说,我们既可以站在道德立场上批评法律,也可以站在道德立场上批判黑手党一样。

还有一种批评,是站在法律的立场来批评法律。,法哲学家尤其是当代分析法哲学家,所致力于阐明的是法律思维的一般架构,这些架构就提供了一个批判的标准。如果在法律思想的一般架构中,道德是法律概念的一部分,那么对于法律进行道德批判,就多了一个理由。因为道德是法律概念的一个要素。我们可以站在法律的立场上对法律进行道德批判,而不是站在法律之外对法律进行道德批评。比如说道德不是黑手党的概念要素,我们可以站在道德的角度去批判黑手党,但无法站在黑手党的立场说,如果黑手党组织没有满足道德的要求,它就不是一个合格的黑手党。一个不讲道德的黑手党可能是运作良好的黑手党组织。我们能不能说一个不讲道德的法律也可能是运作良好的法律呢?如果法律跟道德之间没有必然联系,那我们就可以这样说;如果有必然联系的话,我们就不能这么说。分析法学就是要说明这个问题,要阐明法律思想的一般架构,它的意义就在于让我们明白法律究竟是什么东西,我们究竟是站在道德的立场上去批评,还是在法律的立场上去批评。

8、两种陈述

下面哈特就提出了比较重要的一个观点,就是提出了关于语词意义的问题,然后下面就是举例了。最重要的是“的确”后面那句话,“本书的中心主题之一”。哈特说,“倘若不能鉴别出下述两种不同类型陈述之间关键性的差别,就不能理解法律,亦不能理解任何其他形式的社会结构”。这句话不但对于法律是适用的,同样适用于其他形式的社会结构。这两种陈述就是内在的和外在的。这是这本书的中心主题,无论何时只要社会规则被遵守,这两种陈述都能够被满足。

这里大家要注意,两种陈述,不但能够理解法律,而且能够理解任何形式的社会结构。这里给我一种不祥的“预兆”,如果你读书读多了,你就会发现,当一对概念的解释不但适用于法律而且适用于其他社会结构的话,作者的论述往往会更多的关注一般形式的社会结构,而忽视了法律的特殊之处,所以哈特这本书的观点受到的最大的批评就是其实哈特并没有提出一个判断社会规则存在的充分条件。这也是一个有趣的现象。理论家总是追求理论的解释力的一般化,却无意中忽视了这种理论的特定目的。

9、描述社会学

第二页,“本书关注的是分析,但是它亦可被视为是一篇描述社会学的论文”,为什么说是一种描述社会学呢?首先,什么是描述呢?描述可以指描述一种现象,比如说,如果说这本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可以这么描述:这是一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这是关于一种社会事实的描述,但哈特所说的描述不是这个意义上的,他所指的是这个社会结构或社会现象之间的内在的结构,或者是讲它的一个性质,是某个东西之为某个东西的性质。比如,上面这个描述并不能告诉我们使这个东西成为宪法的性质,使某个东西成为某个东西的性质,不可能存在于社会事实这个层面,而是存在于我们的思想之中。描述实际上是对法律这些现象结构的描述。我们永远无法从法典的载体来说明它为何是一部法典。我们之所以说这是一部宪法,我们这样说的理由存在于我们的思想之中的,只能通过思想关系来确认它。这就需要我们先理解法律这个社会现象。所以描述法理学实质上是一种理解法理学,也是理解社会学。从这方面我们可以看出哈特与韦伯的关系。

不过,哈特讲的描述社会学跟韦伯的社会学还是不太一样的。它们的共同之处,就是都主张他们的说明是客观的,道德中立的、不涉及评价的。但哈特是法哲学家,他的目的是要把法律的性质体现出来,就是使法律成为法律的那些东西,也就是说,我们把一些东西看成法律,而不把另外一些东西看成法律的那些特征。这种研究才是一种哲学研究。法社会学家也有一个法律的概念,但是德沃金批评法社会学家的法律概念是非常粗糙的,因为法社会学家的立场大部分都是功能主义的立场。他们关心的是法律在这个社会中是不是被遵守,通过哪些方法可以促进法律被遵守,所以对于法社会学家来说,他们更重视强制,比如在韦伯那里,也是通过强制来理解法律。法社会学家跟法哲学家的研究兴趣不一样,法哲学家回答法律性质的问题,而法社会学家根据研究目的来随意的给法律下定义。

10,语言分析与描述

哈特的目的是想描述法律的性质。至于怎么去描述,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方法。哈特用的是语言哲学的方法,其他的法律实证主义者可能不太喜欢这个方法,但是他们的法哲学也可以说是一种描述社会学,因为他们回答的也是关于法律的性质问题。这里的描述实际上是用一种客观的,道德中立的方式,不涉及评价的方式来说明法律的性质。语言分析只是哈特的方法,但千万不要把哈特的描述社会学跟他的方法关联起来,这两个是可以独立的。

哈特的方法现在受到了批判,就我来讲,我倒是觉得很多批判是不着边际的。我至今仍认为哈特的方法是比较有效的方法。他的逻辑很简单,我们要理解社会,就要理解社会现象;我们要理解社会现象,就必须要借助于一些语词,我们要理解语词,就不能脱离使用语词的社会环境,而一旦我们对某些语词的标准用法进行考察,我们大概就能明白这些语词所指的社会语境。因此就理解社会而言,这个方法还是非常有效的方法,因为我们不管理解什么,我们都要借助于语词。我们都必须要使用语词,而且为了交流的方便,我所使用的语词一定是别人所能理解的,否则的话,我没有办法跟你交流。所以当我们能够借助语词进行讨论的时候,其实我们就预设了我们对于语词分享着大致相同的看法。在这个意义上,对语词的理解就是对社会的理解,也就是奥斯丁所说的,通过理解语词加深了我们对社会的理解。

比如说对于法律这个语词,我们大致都有一些共同的看法。我们之所以有共同的看法,是因为我们生活在同一个生活世界中。我们对法律的大体一致的看法,反映了这个社会的一些特征。如果我们大家都认为“宪法顶个球”,而且都觉得这个说法有道理,那么就反映了一个现实,我们国家的宪法是不受尊重的。语词实际上依赖于我们所处的社会语境。透过这些相关语言的用法的考察,我们就明白社会关系或社会现象。因此我们可以通过推敲语词的不同用于来加深我们对现象的认识。哈特主要借助了语言分析的方法来阐明社群成员的实践。这是我们在读这本书时要特别留意的地方。我们在写作的时候也应该认真对待语词。思想只能通过语词或概念来说明,我们可以找到它的标准用法,考察与它相关联或想法对立的语词的标准用法,以呈现出你真正想说明的东西。

11、法哲学著作的写法

哈特最后说明了他写作上的一些特色。“这本书的许多部分是探讨一个描述法律体系之简单模型的种种缺陷,这个模型是依据命令理论建构起来的”但是是他并没有过多地介绍和引用他人的观点。这是这本书的一个写作特色。哈特自己说明了这种写法的主要考虑,就是消除这样一种信念,就是法哲学著作只是前人观点的介绍。这是很有趣的一个观点,这可以说是对我们的研究方法的一个批判。我们写论文时,总是喜欢介绍其他人的观点,要加很多注释。哈特说,要是法哲学著作都这么写的话,法哲学就很难进步。我所说的那种界碑式的法哲学家们都是自己谈自己的一套,很少注释。

如何看待哈特的这些观点呢?我觉得这里面还有一个自我评价的问题,就是你能不能像哈特一样写出这样一本书来。如果做不到,还不如做一些规范的研究,就是在既有的学术传统内,实实在在地往前走。哈特的批评是有道理的,但他是站在一个很高的高度所做出的批评。所以我们不能看到哈特这么说就去模仿哈特,自己写文章的时候就不介绍其他的人,也不作注释。

前言这一部分真的是非常重要,读书人常常有一句话,就是一本书写得好的话,简直是字字珠玑。我个人觉得,大学问家的书虽然谈不上字字珠玑,但是它的很多地方是值得揣摩的,只不过杰出的哲学著作,不太会去卖弄修辞,我比较讨厌某些学者的写作风格,往往用华而不实的语言来掩饰其思想上的贫乏。真正的智慧是不需要太多的修辞和装饰的,但他的这些文字对于不识个中滋味的人来说,就显得过于平淡了,你可能瞄一眼就过去了。但是对于一个专业的读者来讲,就必须要努力去学习、去把握、去理解这些看上去很平实的语言背后所隐含的深意。这需要持久而有意识的训练。我们读这本书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学会怎么透过平实的表达来理解真正的思想。读法哲学著作有两个好处,一是可以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法哲学问题;二是它是怎么论述的。我相信我们能够从本书中学到很多.

(本记录由夏阳、庄乾平、郑玉双、李富才等同学合作整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