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文献, 待弃文存, 论文 > 范立波:原则、规则与法律推理

范立波:原则、规则与法律推理

2009年7月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法制与社会发展》,2008年第4期。本文的初稿曾提交2007年在华南理工大学举办的第四届全国“法律方法与法律思维”学术研讨会暨第二届“法学方法论论坛”全国会议,此次发表时我又做了较大修改。郑永流教授和陈景辉博士阅读了本文初稿并提出有价值的评论,谨此致谢。

刘叶深博士在《法学家》2009年第5期发表了《法律规则与法律原则:质的差别?》一文中,对本文进行了评论。see here。

我对原则与规则关系的最新思考,可参见:范立波:规范裂缝的判定与解决(《法学家》2010年第1期)。其中我对德沃金和阿列克西的权衡理论提出了进一步的批判。

这里是本文的导言部分。

自德沃金发表“规则模式”(The Model of Rules) 一文,对被他称为“规则模式”的哈特版实证主义提出批评以来,原则问题就成为当代法律理论争论的核心问题之一。原则问题一方面与法律是什么这一法律理论的核心问题有关,另一方面涉及到原则与法律推理的复杂关系。近年来大陆法学界从法律方法论的角度,对法律原则与法律规则的性质、地位、效力及适用问题展开研究,提出了许多富有启发的见解。但在这些讨论中,有一些基本问题尚未被澄清,或者被忽视了,在相当程度上影响了人们对法概念与法律推理的看法。本文的主要目的,就是对法律原则的基本问题做出进一步的说明,并初步阐明它对法律推理的影响。

为了讨论方便,我把法律原则理论的基本问题区分为四种,一个完整的法律原则理论至少必须对这四个问题做出回答。

1、存在问题。这是法律原则的本体论问题。它要回答法律原则是否存在?以何种方式存在?在什么情形下,才可以说一个法律原则是存在的?判断一个法律原则存在的标准是什么?

2、资格问题。资格问题是指在哪些条件下,一个法律原则才有资格被看作某一个法律体系的成员?作出这一判断的标准是什么?法律原则的资格问题与法律的体系性特征有关。每一个法律原则都是某一个法律体系的原则。换言之,法律原则只能作为法律体系的原则而存在,不存在超越法律体系的法律原则。因此,法律原则的存在问题与资格问题就具有了内在关联。但两者所关注的侧重点并不完全一致,将它们区分开来,对于法律原则理论是适宜的。

3、特征问题。它所关注的是指法律原则是否可以看作一种独立的规范类型?如果是,它具有哪些特征?尤其是它如何与法律规则区别开来?这种区别是程度性的还是逻辑上的?

4、内容问题。法律原则是否具有特定的内容?比如,法律原则都是道德原则吗?还是包括其它内容的原则?

根据对上述四个问题的不同回答,我们可以区分出四种不同的理论立场

1,不存在法律原则。如亚历山大和克雷斯认为,法律原则要么没有规范上的吸引力(normatively unattractive),要么就是规范上多余的(normatively superfluity)。法律原则既无存在的必要,逻辑上也不可能存在。

2,法律规则和法律原则之间具有家族相似性(family resemblance),不能被看作两种独立的规范。如邵尔主张放弃规则与原则的两分法,而以规定(Prescription)统称。但他承认它们在他所说的确定性、规范性表述和份量三个方面存在程度性的区别。

3,存在法律原则,但原则与规则之间仅存在程度性差异。如一般性标准理论认为,两者之间的差异在于一般化的程度不同。原则的一般性更高,而规则的一般性较低。拉兹、摩尔等人支持这一观点。

4,存在法律原则,原则与规则之间存在逻辑差异。德沃金和阿历克西持这种观点。

由于我主张原则与规则是两种独立的规范类型,且两者之间存在逻辑差异,我不打算讨论前三种观点,而是在肯定法律原则存在的前提下,重点说明法律原则的资格问题及它与法律规则的逻辑差异。当然,如果我的立场能够成立的话,也就间接否定了前面三种观点。

本文包括二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批评性的。考虑到德沃金的法律原则理论的原创性和影响力,我主要以他的逻辑差异理论和资格理论为例,对他以及相关的原则理论提出了批评。第二部分是建设性的。我从理由论的角度出发,重构法律原则与法律规则的逻辑关系,并逐步阐释原则与规则的性质及其影响法律推理的特殊方式。


Ronald Dworkin , “The Model of Rules”, (1967)35 University of Chicago Law Review, pp14-46. 该文后来收入他的论文集Taking Rights Seriousl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78), 改名为“The Model of Rules I”。本文的引文以后者为准。

Ronald Dworkin, “The Model of Rules I”, in his Taking Rights Seriousl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78), p.72.

这一概括参考了拉兹对法律体系的基本问题的归纳。见Joseph Raz, The Concept of a Legal System (Oxford: OUP, 2nd ed. 1980), pp.1-2.

这个分类借鉴了阿历克西。但他忽视了第一种立场。Robert Alexy, A Theory of Constitutional Right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2, trans. by Julian Rivers), pp.45-47.

Larry Alexander & Ken Kress在一个很长的注释中,提出了反对法律原则的五个一般性理由,并回应了一些批评。见Larry Alexander & Ken Kress, Against Legal Principles, (1997) 82 lowa Law Review, p.763, 注释95.

Larry Alexander & Ken Kress, “Against Legal Principles”, p.753.

Frederick Schauer, “Prescriptions in Three Dimensions”, (1997) 82 lowa Law Review.

拉兹的观点见Joseph Raz, “Legal Principle and the Limited of Law”, (1972) 81 Yale Law Journal, p. 838 . 摩尔的观点见Michael S. Moore, “Legal Principles Revisited”, (1997) 82 Iowa Law. Review. p.871.

阿历克西虽然对德沃金的差异理论做了一些修正,但他的理论主要是对德沃金理论的精致化和逻辑化,两人在基本观点上并无实质性的区别。限于篇幅,我不做专门的论述。阿历克西的主要观点,见Robert Alexy, A Theory of Constitutional Rights, pp.47-69.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