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文献, 拉兹 > 吴玉章:《法律体系的概念》译文后记

吴玉章:《法律体系的概念》译文后记

2009年12月15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习法哲学者,总难逃“所为何益”之讥。近来连续参加几次会议,体会尤深,颇想就此写点什么。今日偶尔读到吴玉章教授为其所译《法律体系的概念》所写“后记”,寥寥数语,道尽法哲学与法学乃至法律自治之关系,颇为叹服,现转载于此,对此问题迷惑者,读此文或有启蒙发覆之效。他日得间,再来阐发其间义蕴。

译事之难,凡译者皆有体悟,代他人而言说其中之艰辛,非吾所愿也;而译事之必要,译事之必须进行,亦无需在此多言!

英伦三岛之法律源远流长,而柯克法官面折国王之意,实为百代美谈。其法学有分析实证主义传统,其学影响深远,至今不衰。拉兹教授,彼派后起之秀。先自以色列国负笈西行,落脚于英国,宗英人哈特为师,长期浸润于分析实证法学,多有心得,遂著书立说,精研法律概念,以扬宏旨。彼派学人之著作,虽深刻影响于英伦法 学,然此地坊间流传甚少,故而吾等颇不熟悉。此“不熟悉”之状态断不应持久!欲提升吾国法学之学术品位,绝不能缺少精研法律概念。若无此类分析,法学独立笑谈也;无法学之独立而求法律之自治,乃痴人一梦。

《法律体系的概念》为拉兹教授之代表作,类似于当年哈特先生之《法律的概念》,于英美学界评价甚高。其解释一个法律概念,竟成近20万字,令人赞叹。其书布阵严整,逻辑缜密,凡有结论皆求必然而充分之证实,诚为分析法学之佳作。不 过,对译者而言,翻译此书有难处者三,不能不一吐为快。一曰了解不多。吾等虽略微了解当代西方法学理论之概况,于英国式的实证主义法学还真是知之甚少。以 前也曾风闻边沁、奥斯丁和凯尔森之名,但坦率讲,也仅此而已,实不知其思想之实。 二曰逻辑严密。分析实证法学中人多喜标榜其思想运行之清晰与严密,故拉兹教授常以逻辑关系式,并衬之以图表阐述其理论观念。对此,本人头痛不已,然而又不 能回避,诚为苦事,遂不得不运用心智以剥离不同概念,概念之不同层次之细微差别,譬如以粗手而穿针引线,不是不能,特不顺手尔。三曰不谙法语。拉兹教授议论严谨。为说明一个论点,常在引证英文著作之外,又征以法文。为求真实意思,本人特别麻烦张若思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法国博士)和乔端同学(清华大学法学院、法学硕士)代为翻译书中之法文段落。在此,我顺便一一谢过!

最后,鄙人必须感谢清华许章润教授。本书选题实为许教授推荐,而出版则端赖许教授奔走联系。章润兄认真精神,感人至深;而负责态度,不仅使人折服,更让人心暖。自然,中国法制出版社的舒宁编辑仔细加工、认真校对,也使本书之讹误大为减少,余深表谢意!

出版之先,本人也曾致函拉兹教授,欲请一序言也。不过,本人同时于信中表示,彼若视为无趣,余绝不勉强。至今还没有收到拉兹教授之序言,恐无理再等。还有,译文与作文同,皆需译(著)者自己负责。译文质量究竟如何?尚待学界同人批评指正。

分类: 学术文献, 拉兹 标签: 1,617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