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习会,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 >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6-2017专题研讨(八):《实践理性与规范》第四章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6-2017专题研讨(八):《实践理性与规范》第四章

报告主题:《实践理性与规范》第四章

报告人:毕寓凡(中国政法大学2017级刑法学专业博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本章聚焦于规范体系(normative systems),即规范的体系(systems of norms)。它通过分析四种规范体系的类型,表明体系的统一性(Unity)怎样存在于体系内诸规范之间逻辑关系的特定模式,即规范之间在效力(force)或运作(operation)上的特定联系。第一节中,作者拒绝赛尔的“构成性规则(constitutive rules)”理论,认为其无法解释所援引规则(游戏规则)的规范性效力,并提出另外三种分类标准:规范之间的内在相关性的有无(“联锁性规范群(interlocking groups of norms)”),规范有效性与主体规范实践的关系(“联合有效的体系(systems of norms with joint validity)”,以及规则与价值的关系(“自治的规范体系)。其中,关于连锁性规范群和联合有效的体系的分析,可以立足于前两章对规则模式的分析;而对自治的规范体系的特别说明,解释了游戏规则形成规范体系的特殊性(体系由相互依赖的规则和价值构成;该价值是人造价值(artificial value))。第二节中,与游戏规则相区分,作者分析了制度化规范体系(institutionalized systems of norms),重点考察了规范适用机构(norm-applying organs)如何帮助规范集合转化为统一体系。该机构的存在,意味着官员被要求通过适用现存规范来决定个体权利和义务,解决纠纷。据此,制度化体系被解读为由设立适用机构的规范、以及它们依照所实践的规范而必须适用的所有规范构成,其规范性也借助对该机构的分析得到证明,即体系作为被排他性理由包围的规范群,使体系外规范的适用被排除,且该排除的本质是权威性裁定对冲突理由的排除(包括体系自身的理由)。从整体结构上,本章对规范体系类型的说明,依靠前文对规则模式的分析;本章得出的制度化体系的一般特征,尤其是规范适用机构对体系的核心意义,则有力贡献于下一章对“法律体系”这一特殊的制度化体系的分析。

时间:2017年11月26日(星期日)下午2:00——5:0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分类: 研习会,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 标签: 11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