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习会,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 >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第十期:论合法性判准的确定问题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第十期:论合法性判准的确定问题

主题:论合法性判准的确定问题

报告人:沈宏彬(北京理工大学法理学硕士生)
评议人:刘叶深(中国法学会副研究员,法学博士)
郑玉双(中国政法大学法理学硕士生)
时间:2011.4.9(星期六)下午2:00——5:00
地点:新2号楼二楼会议室

内容简介:

法律作为一种规范性社会制度,最重要的特征就在于为行动者的社会实践提供行动的理由。但是显然并非所有的规则都是法律规则,因此确定哪些规则是有约束力的法律规则,对于生活在共同体中的成员来说至关重要。因此在这里需要存在一个判断标准提供这种区分。合法性判准问题可以归结为,规范在何种标准下可以被确定为法律?合法性判准涉及到两方面的问题:1)合法性判准与法律性质之间的关系,以及2)合法性判准确定的依据。同时这两者之间存在内在的关联性:合法性判准是基于法律性质而得出的。因此合法性判准确定的依据是基于人们对法律性质的认识,以及法律作为一种独立的规范性社会实践如何成为可能的根本问题。本文希望对于上述两个问题有一些思考。

全文共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讨论法律的性质与合法性判准之间的关系。合法性判准决定了“法律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即对于法律识别的标准问题。法律作为一种独立的社会规范实践形式必然有自己的判准,否则就不可能成为一种独立的社会实践。而另一方面合法性判准又和法律概念的性质有密切的联系:合法性判准的最终依据依赖于对法律性质的分析。在英语世界中占据主要地位的法律实证主义主张法律必然主张权威,这就必须切断判断法律时候存在的道德权衡方能使法律有能力拥有道德权威性,因此合法性判准当且仅当是由社会事实所组成的。本文在第二部分将着重检讨这种观点,提出法律实证主义并没有在理论上提出一种完备的说明,谱系性的承认规则必须借助于对于整体的政治道德生活的诠释,而实证主义者实际上提出了一种基于效率的观点。本文在第三部分中将通过德沃金的法律理论提出一种一般化的合法性判准说明方案,指出合法性判准的确定需要通过对公共生活进行整体性的道德论证,在论证中提出人们致力于法律这种社会实践的规范性理由与目的,从而确定法律的基本功能与原初目的,从而确定合法性判准。第四部分将是一个简短的总结。

索要论文,请联系:futurezheng@126.com

分类: 研习会,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 标签: 1,775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