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学教育, 研究的技艺 > 郑朝宗:《管锥编》作者的自白

郑朝宗:《管锥编》作者的自白

2011年5月6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默识按:钱先生做学问是为求通,而非别异,所以他说自己不是比较研究。这确实是大智慧。一般的比较研究是要别异,但如不先求通,就不知道差异究竟在何处。求通不但是别异的基础,也是比较的目的。学人若只知其别,不知其相通于何处,固执差异,坚守门户,就会走入死胡同。比如自然法与法律实证主义,忙于别异,结果反而越走越窄。出路其实在先求通,通了以后,不但没有门户之见,亦知道根本问题所在,才可将敌手包容在内并超越之,格局因此也才会阔达。

初学之人,大多不知求通之事,但管博览,于作品中觅得一二观点,便欣欣然以为“得意”,论学写作,亦是广征博引,将平日心仪人物和著作,随意驱使。更有一些,如郑朝宗先生所说,消化不良,积学成痞,较之不学无术之人,尤为可恶。亦有肯读书和想读书的,却读不出趣味来。有此三病者,应认真抄录“深造熟思,化书卷见闻作吾性灵,与古今中外为无町畦”一句,仔细体会,或高悬案头之上,作为浮躁的警示和求学的指南。

这里刊布《管锥编》作者钱锺书致我的两封书信。这些都写于该书出版以前,离现在将近八年了。八年来,海内外读者对于此书的反应相当热烈,大家都希望有人能用通俗的文字写出一部书,把这部巨著的内容及其所蕴涵的精义,完整、准确、深刻地揭示出来。海外的汉学名家抱着这种宏愿的也不乏其人。但此事谈何容易。正如1月12日发表在人民日报《大地》副刊的《曲高自有知音》一文作者所说,“全书引用了古今中外近四千位作家的上万种著作”,内容涉及文、史、哲几大部类,外加作者以实涵虚、点到即止的特殊文风,要求在短时期内真正读通此书并完成介绍的任务,真难办到。我以为我们还是实事求是地倾听一下作者的自白,看看能否从其中得到一点启发吧。

拙作《管锥编》已由“中华”取去。所论《周易》《毛诗》《左传》《史记》《老子》《列子》《易林》《楚辞》《太平广记》《全上古三代两汉三国六朝文》十种;假我年寿,尚思续论《全唐文》《少陵》《玉溪》《昌黎》《简斋》《庄子》《礼记》等十种,另为一编。然人事一切,都不可预计。昔人于Ten Commandments(注1)之外,加The 11th Commandment:“Thou shalt not be found out”(注2),弟则拟加the 12th Commandment:“Thou shalt notfondly hope–for thou shalt be disappointed(注3) ”,身事世事,无不当作如是观。

《管锥编》第三、四册尚未送来,入手必补呈,较散叶便于翻阅。拙著承示欲拂拭之,既感且愧;幸勿过于奖饰。只须标其方法,至于个别条目,尽可有商榷余地。前日得西德汉学家Helmut Martin(华名马汉茂)书,言计划撰Der Chinesische Literatur Kritiker Chien Chungshu(注4)一书。弟因自思,弟之方法并非“比较文学”,in the usual sense of the term(注5),而是求“打通”,以中国文学与外国文学打通,以中国诗文词曲与小说打通。弟本作小说,结习难除,故《编》中如67-9,164-6,211-2,281-2,321,etc,etc,(注6)皆以白话小说阐释古诗文之语言或作法。他如阐发古诗文中透露之心理状态(181,270-1),论哲学家文人对语言之不信任(406),登高而悲之浪漫情绪(第三册论宋玉文),词章中写心行之往而返(116),etc,etc(注6),皆“打通”而拈出新意。至比喻之“柄”与“边”,则周先生《诗词例话》中已采取,亦自信发前人之覆者。至于名物词句之考订,皆弟之末节,是非可暂置不论。

以上两段都是节录原信。钱先生不喜作自白,偶然透露一点消息,也只如赵执信《谈龙录》说王渔洋诗,只露“一鳞一爪”,不现全形。这里最关键的是“打通”二字,钱先生的真学力、真本领主要在此。他幼承家学,在进入大学以前,就已博览群书,特别是集部,几乎无所不窥。后来又以西洋文学为专业兼及史、哲二门。如此杂学旁搜,在别人或许会因消化不良,学而成痞,而他却颖悟异常,早在40年前就已洞见“东海西海,心理攸同;南学北学,道术未裂”(《谈艺录》序),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因此他主张无论治学或创作,都要“深造熟思,化书卷见闻作吾性灵,与古今中外为无町畦”。(《徐燕谋诗稿》序)他既反对墟拘隅守、盲目排外的陋儒,也反对崇洋媚外、妄自菲薄的西崽。《管锥编》一书包罗万有,面对着这庞然大物,的确会使人感到目迷五色,不知该从何处下手去认识它。但我想读者倘紧紧抓住“打通”二字为线索泛览全书,就一定能逐渐看清其基本精神。钱先生说他所使用的方法,与一般意义的“比较文学”并不相同,这点也值得仔细思索。
注:
(1)“十诫”(乃命令告诫口吻:“勿窃盗”、“勿奸淫”等)。
(2)第十一诫,仿其语气而作嘲讽:“勿被人看破〔或拆穿〕”。
(3)第十二诫:“勿奢望——你将〔必〕失望”。
(4)文艺批评家钱锺书。
(5)用这个词的通常意义来说。
(6)等等,等等。
(人民日报1987年3月16日)

分类: 大学教育, 研究的技艺 标签: 1,926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