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与同学论学, 研究的技艺 > 关于写作与论文发表

关于写作与论文发表

2011年2月24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c959b0135c4f8b17f819b8af这是我与一位同学的通信,我对表述做了些修改,为方便阅读,加了小标题,按照惯例转载在这里,供有心的读者参考。

XX:

你在来信中提到的写作和发表的问题,非常重要。我写的不多,这些年虽然也发表了几篇,但都还属于试笔,很难说有多少经验,教训倒是不少,比如,文章搁置的时间太短,发表的太快,有很多问题来不及发现,有一些论证可以处理得更好等。不过,这些可能都是初学者必须经历的,也只有在这种不完满和遗憾中,我们才能找到进步的动力和方向。关于你提及的几个问题,我也有一些体会,不妨与你分享一下。

一、写很重要。

我的博客里,有几篇与同学论学的文章,反复提到写的重要性。写作是一种有秩序的思考,它不同于读书时的感悟,或交流中的所思所想,甚至也不同于读书笔记,后者的形式是比较随意的。但论文或文章是需要清晰和严密的组织形式。一个人平时可能说得头头是道,或写了不少读书笔记,却写不了论文,主要原因也就在这里。记住,读书笔记不能代替论文写作。这是两种不同的技艺。

除了形式要求外,写作也是一种与同行交流研究心得的方式,你在写作时,心中必须有读者,最好是设想自己的读者是本领域的行家,处处从他的角度,考虑他会如何看待你的论文,比如,自己的问题有没有价值,观点能不能成立,论证是否有层次,证据是否可能,理由是否充分,结构和论证是不是容易被人把握和理解。这些严格的自我审查,会逼迫你想得更深入,更有层次,更容易发现思考中的裂缝、混乱和错误。写作也提供了一个文本,你可以请同行看看,接受他们的批评,内行的批评对一个人的成长是非常有益的。

二、什么时候开始写作?

我的意见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对于写作,存在一种普遍的误解,即只有当我们准备足够充分时才应该开始写作。准备在什么时候都不充分。写作是一个困难的事,特别是对于缺乏写作经历的人来说,所以,准备不充分很容易成为逃避写作的借口。王泽鉴先生曾经说,他不是因为懂了才写,而是因为不懂却想弄懂某些问题才去写作。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

三、写作是最有效的学习途径。

如果你决定就某个问题写点什么,你就必须制定一个规划,包括搜集文献,并系统性地阅读和分析这些文献,比较各种观点及论证的优劣,寻找可能的突破口,这种以写作为目的的阅读,自然会更严谨,也会更深入,能够帮助你对相关问题形成比较系统和全面的看法,你还可能从中学到不少提问技巧和论证方法。大多数人都是根据兴趣散漫地阅读,看上去读了很多,也能说出不少东西,但读得很浅,问题意识和论证技艺都无法得到真正的锻炼,平时言之凿凿,但遇到真正的高手,一击即溃。等到要交毕业论文了,才匆忙凑一篇,在答辩时手忙脚乱,洋相百出,虽然一般不会影响毕业和学位,但学到多少东西,我想自己还是心里有数的吧。

四、写作应该以发表为目标。

我不是鼓励你为发表而写作。最后是否能发表,对你这个阶段而言,并不是最重要的。我建议你以发表为目标,是希望你在写作时,能够给自己树立一个比较高的目标。你可以选择一些优秀的期刊论文,仔细揣摩,甚至模仿,学着像成熟的研究者一样,以符合学术规范的方式提出问题和分解论证。入门的捷径,在我看来就是模仿,在模仿中体会高手的提问技术和论证技艺。

当然,在选择范文时,也应该审慎。许多论文都是不值得模仿的,包括一些著名学者的。我以前喜欢一位台湾学者的文章,感觉写得沉着、大气、收放自如,近来则喜欢拉兹、格林和夏皮罗的文章,特别是夏皮罗的写作风格,对我的影响比较大。他的论文分析很精致,能够从最简单的事例中,逐层推进,最后获得一些具有重要理论价值的结论。这是我理想中的论文,所以我一直在模仿他,慢慢也明白了一种写作技艺。我相信这个经验还是有些普适性的。

四,判断论文的最重要的标准,是它对你的学术规划意味着什么,而不是它发表在什么档次的刊物上。

据说,顺利发表论文的一大诀窍,就是研究刊物的风格,特别是编辑的偏好。我相信这是一条成功的捷径。但我以为学术是没有捷径的。目前的学界很浮躁,一些评价机制也在促长论文的数量,追求发表期刊的等级,这种做法类似于杀鸡取卵,无论是对学术的整体还是学者个人的发展,都贻害无穷。当然,我们身在体制之内,都无法完全超越体制。我这几年发表的文章,也都选在法学核心期刊,其实也是向体制妥协。

但是,在妥协之外,我们也应该尊重学术的规律,注重自己的长远发展,最好是能够制定一个自己的学术规划,逐步来实现它。妥协绝不是积极迎合。我觉得年轻学者如果缺乏沉潜的功夫和时间,上位太快,虽然能博得不小的名誉和各种好处,长远来看未必是好事。写作和发表是学者证明自己的硬通货,自然要重视,但最好是将它们置于自己的学术规划中,每写一篇文章,你都应该问自己,这篇文章在你自己的学术规划中,会起到什么作用。真正自信的学者,看重的是某些论文对自己的意义,而不是它发表在什么刊物上,以及发表会给自己带来多少学术之外的好处。他也不会随意地介入所谓的热点问题。这些论文比较容易发表,甚至可能发表在高层次的刊物上。但我们判断一个学者是否成熟,不是看他的文章的数量和刊物的级别,而是他的诸多文章之间有没有某种内在联系,这些文章能不能体现出他对自己的研究的整体规划,他的每一篇文章相对于前一篇文章,是不是有一定程度的提升或深化。某个网站每年都会统计学者发表论文的数量,把数量作为评价学者或法学院的学术水准的标准,是非常低级的看法。其实只要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不少高产作者是游击战士,或者是低级的学术倒爷,也有不少成名学者,虽然产量很高,但基本上是运用某种套路去处理不同的问题,你可以说他的理论已经成熟了,也可以说他的学术发展已经停滞了。

在博士生阶段,我认为应该重点关注两个问题,其一,知道什么是好文章,然后学着去写,练就一手写作符合国际学术标准的文章的功夫。其二,以打通学术脉络为要务,深入检讨西方一些重要思想家的观点和演变,务必深入到其理论核心,穷尽其要旨及可能的变化,这样你才可能训练出自己的问题意识、眼光和论证技艺,才能谋求更长远的发展。当然,这种整理思想脉络的文章,发表的难度比较高,特别是一些所谓的权威刊物,强调关注中国问题,这样的文章一般难获得青睐。但只要文章质量不错,总还是可以发表的。当你具有了足够的功底,回过头来也可以讨论中国问题,也会在所谓的权威期刊上发表文章。为了迎合编辑偏好、刻意追求发表在权威期刊,与功底到了自然而然地在这些刊物上发表论文,应该是不同性质的。我想这点你是能够理解的。

分类: 与同学论学, 研究的技艺 标签: 2,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