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的技艺 > 馬南村:不求甚解

馬南村:不求甚解

2011年2月23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cfp385048549听说,有几位同学在一起读书,采取的是“句读”法,我当时提了一些异议。这些同学知道,我读研的时候,曾跟随一位现在很有威望的老师,逐句逐字地读过两年,受益匪浅。这几年这位老师出了句读的书,我以为确实是学子之福,受到欢迎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不过,近年来我对句读逐渐有些不同的看法。今天偶然看到一篇中学课本的文章,提到与句读相反的一些观点,觉得有些价值,转到这里,希望句读派可以关注一下。我也顺便说说自己的观点。

其实我的观点都是常识,常识虽然很重要,却最容易被人忽视。读书的常识之一,就是读书方法要因人而异,恐怕也要因书而异,还要因研究的性质而异。句读法颇能锻炼阅读能力,对于某些研究或某些著作很重要,可能也适合某些人,却未必是普适性的。即使某些书很重要,也未必都要采取句读法,更不能因为它流行或某些人推崇就跟随它。采取何种读书法,需要结合阅读的目的和书籍等因素来综合判断。

我个人认为比较合理的读书方法,用本文中的术语来说,就是先观其大略,然后再穷其精微。不得其大略,恐怕很难穷其精微。我当年从句读中受益匪浅,是因为带领我们阅读的老师,造诣很高,他心中已经有了大略,所以知道哪里是精微处,然后才能给我们示范如何读出它的精微来。如果没有他的带领,在完全不知道大略的情形下,一猛子扎到句子和词里面去,反而容易死在词下。我感觉许多自发组织的句读派读书小组,存在的一个共同问题,就在于缺乏高手的参与,自己也忽视了大略的重要,或者把握不住大略,所以虽然读得很认真,在一些细节上头头是道,终究读不出境界来。文中所引的陸象山語錄說:“讀書且平平讀,未曉處且放過,不必太滯。”对于句读者来说,这句话或有药石之效。以下是转载文章:

一般人常常以為,對任何問題不求甚解都是不好的。其實也不盡然。我們雖然不必提倡不求甚解的態度,但是,盲目地反對不求甚解的態度同樣沒有充分的理由。

不求甚解這句話最早是陶淵明說的。他在《五柳先生傳》這篇短文中寫道:「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人們往往只抓住他說的前一句話,而丟了他說的後一句話,因此,就對陶淵明的讀書態度很不滿意,這是何苦來呢?他說的前後兩句話緊緊相連,交互闡明,意思非常清楚。這是古人讀書的正確態度,我們應該虛心學習,完全不應該對他濫加粗暴的不講道理的非議。

應該承認,好讀書這個習慣的養成是很重要的。如果根本不讀書或者不喜歡讀書,那末,無論說什麼求甚解或不求甚解就都毫無意義了。因為不讀書就不瞭解什麼知識,不喜歡讀也就不能用心去瞭解書中的道理。一定要好讀書,這才有起碼的發言權。真正把書讀進去了,越讀越有興趣,自然就會慢慢瞭解書中的道理。一下子想完全讀懂所有的書,特別是完全讀懂重要的經典著作,那除了狂妄自大的人以外,誰也不敢這樣自信。而讀書的要訣,全在於會意。對於這一點,陶淵明尤其有獨到的見解。所以,他每每遇到真正會意的時候,就高興得連飯都忘記吃了。

這樣說來,陶淵明主張讀書要會意,而真正的會意又很不容易,所以只好說不求甚解了。可見這不求甚解四字的含義,有兩層:一是表示虛心,目的在於勸戒學者不要驕傲自負,以為什麼書一讀就懂,實際上不一定真正體會得了書中的真意,還是老老實實承認自己只是不求甚解為好。二是說明讀書的方法,不要固執一點,咬文嚼字,而要前後貫通,瞭解大意。這兩層意思都很重要,值得我們好好體會。

列寧就曾經多次批評普列漢諾夫,說他自以為熟讀馬克思的著作,而實際上對馬克思的著作卻做了許多曲解。我們今天對於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經典著作,也應該抱虛心的態度,切不可以為都讀得懂,其實不懂的地方還多得很哩!要想把經典著作讀透,懂得其中的真理,並且正確地用來指導我們的工作,還必須不斷努力學習。要學習得好,就不能死讀,而必須活讀,就是說,不能只記住經典著作的一些字句,而必須理解經典著作的精神實質。

在這一方面,古人的確有許多成功的經驗。諸葛亮就是這樣讀書的。據王粲的《英雄記鈔》說,諸葛亮與徐庶、石廣元、孟公威等人一道遊學讀書,「三人務於精熟,而亮獨觀其大略」。看來諸葛亮比徐庶等人確實要高明得多,因為觀其大略的人,往往知識更廣泛,瞭解問題更全面。

當然,這也不是說,讀書可以馬馬虎虎,很不認真。絕對不應該這樣。觀其大略同樣需要認真讀書,只是不死摳一字一句,不因小失大,不為某一局部而放棄了整體。

宋代理學家陸象山的語錄中說:「讀書且平平讀,未曉處且放過,不必太滯。」這也是不因小失大的意思。所謂未曉處且放過,與不求甚解的提法很相似。放過是暫時的,最後仍然會瞭解它的意思。

經驗證明,有許多書看一遍兩遍還不懂得,讀三遍四遍就懂得了;或者一本書讀了前面有許多不懂的地方,讀到後面才豁然貫通;有的書昨天看不懂,過些日子再看才懂得;也有的似乎已經看懂了,其實不大懂,後來有了一些實際知識,才真正懂得它的意思。因此,重要的書必須常常反覆閱讀,每讀一次都會覺得開卷有益。

摘自《燕山夜話》

分类: 研究的技艺 标签: 3,021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