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学信息, 法理学研讨课 > 【法理学研讨课】成长·蜕变——最后一课追记

【法理学研讨课】成长·蜕变——最后一课追记

2010年12月2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image2010年12月16日,最后一堂法理学研讨课。原来准备发言的同学,因身体原因,临时放弃了。来自山东政法学院的王金龙同学主动要求补上。熬了几个通宵之后,他完成了自己在法大的处子秀。黄伟文博士应邀做了点评,至此,本学期的研讨正式落幕,气氛也开始变得轻松起来。

第二个环节,同学们开始交流心得。感性的话语中,不时可以听到“崩溃”、“沮丧”、“艰难”、“放弃”、“完全不知所云”、“挣扎”和“折磨”等词。

李斐说,她前两年的自信,在研讨课上被彻底击溃了。在准备报告的时候,起初根本读不懂,只好发狠把全文一万多字翻译出来,结果依然不知所云。好不容易写出一篇初稿,却被老师说要再好好想想再写。她被逼得哭过多次,在考托福的头一天晚上,还梦见我在批评她。听到自己成了李斐的“噩梦”,我也不禁莞尔。

喻晓玮感叹说,她的报告排在后段,开始只是听,可是看到越来越多的同学都积极投入,报告也从开始的寥寥几页,变成洋洋洒洒十几页的标准文稿,内容的探讨也越来越细致和深入,不由得倍感压力,甚至还翘了两周的研讨课。原以为这样会很轻松的混过去,但是,看到自己作报告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她只好硬着头皮读从来没有接触过的英文原著,其中真是非常艰辛和折磨,当觉得自己要不行的时候,她总是告诉自己再坚持一分钟。这次经历让她体会到自己也能“疯狂地干一件事情”,只是做完报告后,足足在宿舍睡了两天两夜才恢复过来。“没想到,自己对这份报告花了这么多精力。”

几乎每一次“诉苦”,都能引起会心的欢笑。欢笑来自共鸣。对于坚持下来的同学而言,这是他们第一次读英文文献,第一次被要求反复阅读和修改,而我近乎挑剔的批阅,也将他们一次次地打入“深渊”。课堂上,同学的优异表现,既是桥上令人激动的风景,也是“没有硝烟的战场”(李斐语),时刻担心自己会一不小心就在交锋中“阵亡”。课堂上偶尔出彩的发言,会让自己喜悦一天,但更多地是被击后的沮丧。叶清逸几次被我逼得要崩溃,特别感慨地说,“嗯,都是逼出来的啊,大家都是这种感觉”。老师逼,同学逼,也有自己逼自己的,真叫人情何以堪。难怪当吴然说,她这学期经历了一次次被摧毁,又一次次挣扎着重生的感觉,以后再也不怕打击了,教室里一片欢笑。

好在还有喜悦。不少同学说,这是他们大学生活最痛苦却也是最有收获的一个学期。他们初步懂得怎么去读一本书,去写一篇文章和报告,也初步领悟到了法哲学的深邃与精妙。他们也从课上课下的交流中,体会到一个人的心气和视野的重要性,开始了从优秀到卓越的痛苦转型,他们理解了挫折对成长的意义。这个学期最痛苦的李斐,课后也非常诚恳地说,“一个没有参照的人,容易不自觉的沉沦和自满,而且也缺乏持续推进自己的动力。真的,感谢这些给我挫败感的学友们。”他们也懂得了运用毅力和智慧去面对挫折和难题,研讨课对他们最大的价值,或许还不是研究技艺或法哲学上的,而是在“高压”之下不断自我挑战,拥有了挑战自己原以为不可能之事的宝贵经历,这些经历让他们看到了自己的潜力,激励他们去挑战更多的不可能,最终完成从优秀到卓越的蜕变。喜悦的还有同学们之间的相互欣赏、鼓励和支持。除了本科生之外,参与研讨的还有本校的博士生和硕士生以及北理工和山东政法学院的同学。本科生们从他们的师兄师姐中获益良多,他们的优秀表现,也令师兄师姐颇感压力。尤其难得的是,他们彼此之间形成了珍贵友谊,相互温暖,一些同学未来还可能会成为学术的同道。

听到这些真诚的感言,我也百感交集,正打算说点什么,冉夷侨阻止了我,说他们还有一些小节目。在我的错愕中,夷侨走上讲台,播放起ppt来。音乐响起,印入眼帘的是一幅具有油画感的图片,一本发旧的图书,我一时竟有点恍惚,真有不知何世之感。画面的右边写着“成长·蜕变”,下面是“2010年法理学研讨课——一份属于我们的成长记忆”。

image随着画面的展开,本期研讨课的日程和内容一一展现。我惊讶地跟随ppt,与他们一起回忆着成长的历程,许多湮没的记忆重新被激活,一些难忘的记忆也更生动了。ppt播放完了,大家都情不自禁地鼓掌。我能理解同学们的心情。对于参与研讨课的同学,这个学期确实不容易。经过痛苦而艰辛的跋涉,如今回首来时路,是难免要欣慨交集的。

随后,吴然代表同学们送给我一个精致的蓝色礼品盒,里面装满了小卡片,小卡片里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同学们的感言和感谢。一时之间,我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我要说的,ppt里都说了。最初决定开设研讨课时,虽然意识到工作量会很大,真正实施起来,才发现自己想得太简单了。这些可爱的同学,一次次地给我发来他们的报告,在我的“严酷”挑剔下,哭着喊着,却依然执着地反复修改和完善。不少同学的正式报告都写到第五稿,一些同学的报告甚至到了第七稿。大多数同学的报告,篇幅都不短,叶清逸的报告竟然有17页!我在批阅的时候,心里也忍不住嘀咕:亲爱的同学们,你们怎么越写越长啊?这是我批改作业最多的一个学期,虽然很辛苦,但是这些优秀的学生,知道我的期待,理解我的用心,努力配合我的教学,充分领会教学的重点,在痛苦中奋力突围,进步之大完全出乎我的意外。他们用“蜕变”两个字来概括这个学期的努力,在上面第二幅图中,又是如此精确地概括出了蜕变的涵义,说的真是再恰当不过了。他们以一种特别的方式,表达了对我的感谢,并以珍惜的心情,将课程记录下来,留作永久的记忆。我还能说些什么呢?我只能说,这个学期的付出是值得的。谢谢同学们!

  1. Lynn
    2010年12月22日08:33 | #1

    范老师:您以后开课可以允许哲学系的孩子去听吗?

    • 默识
      2010年12月22日13:57 | #2

      我的课都可以来听,旁听的我更欢迎。

  1. 2012年9月3日13:48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