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学信息, 法理学研讨课 > “嗯,都是逼出来的啊“

“嗯,都是逼出来的啊“

2010年11月22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昨晚孩子病情好转,早早就睡了,李波心情大好,在客厅上网,qq群里遇到李侨和冉飞两位同学,相聊甚欢。李侨忽然爆料说,冉飞在准备报告时,大哭了一场。冉飞被揭私隐,颇为震怒,当即恫言要对李侨断然一切援助。李波幸灾乐祸道:“我在博客上早就说过,有机会就该逼着大家边哭边读书。”又说李侨虽然没有大哭,但肯定也被气得嗷嗷叫过,李侨亦含羞承认,冉飞大乐,以为不过五十步笑百步。

据说冉飞后来又哭过几次,说是两年的大学自信,在研讨课上全被击溃了。这件事上叶然和吴清逸有很大的责任,因为冉飞认为她们的进步很大。不过,冉飞不知道的是,叶然前不久课后找到李波,神情黯然地说,李波这次指出她的报告中存在的问题,与去年的一样,她觉得自己一点没进步,估计是卡在瓶颈上了,声调里回荡着浓浓的哭意。李波赶紧劝解道,你明年找我改报告,我还会指出同样的问题,因为这些问题我到现在也解决不好,你怎么可能一两年就解决了?叶然听说她与李波受困于同样的难题,赶紧把脖子从瓶颈上放下来,展颜欢笑。叶然笑起来真是可爱。

吴清逸其实也痛苦着呢。她原以为做过评议,逃过一劫,李波要她再做次报告,吴清逸咬牙答应,据说她现在发现自己“阅读问题很大”,“脑子稀里糊涂的”,“以前的理解完全错了”,日思夜想,还不知道如何交卷呢,最近她又感叹,“这一次准备报告估计会是我这一年印象最深刻的事情了。”说得很含蓄,估计离哭也差不远了。

上周小薇课后找李波看报告,她已经写到第四稿了,可还是觉得自己读不深,写不好,一脸的黯然与无助状。李波请她做了一个角色扮演的游戏。假设现在的小薇是小 薇A,半年前的小薇是小薇B,小薇B看到小薇A的报告,会不会觉得很不错。小薇A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心情似乎也开朗不少。

研讨班的同学都爱欣赏他人的优点,忽视自己的进步,结果搞得研讨班上愁云密布。原本打算在桥上看风景,结果却让别人成了自己的“噩梦”。每天为准备报告做着噩梦的,反而成了别人的风景,想来也算是有趣。比如,黄夜深博士和刘伟文博士看过几篇报告,都说后生可畏。北加州理工大学的悦心先生,还率团考察过几次,非常具有外交官风度地赞美冉飞的报告是他看过的最好的报告,又要将刘子的报告在北加州印发学习,吓得刘子脸色都白了,赶紧摆手拒绝。据说悦心先生看了小薇B的报告,也说压力很大。这是他私下说的,估计不算是外交辞令。

昊天同学大二写过一篇论文,被一位老师收入他编辑的论文集里发表了,昊天很高兴地跑来告诉李波。李波说,你那文章根本不是论文。昊天瞪圆了眼,嗷嗷地抗议说,我水平虽然不高,也没那么差吧。李波说,确实有那么差!

写毕业论文时,昊天选李波做导师。李波说可以,但怎么写得听我的,昊天很顽强地点点头。毕业前的几个月,他天天泡图书馆,第一稿给李波删掉了一半,昊天虽然有些不服气,但毕业的生杀大权操在他人手里,能奈他何?只好天天泡图书馆,读资料,修改,再修改,递交,递交时还要违心地说多批评指正。如此费劲心力,李波也只给了他一个良。论文答辩时,碰到眼光奇高、爱做严肃状的C老师,竟然很欣赏他的论文,破例笑眯眯地问他有没有考研,听说他调剂到外校,还有些遗憾,这次答辩也就成了昊天最美好的大学记忆,而且是唯一的。

李波同学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厮读硕士时,第一次提交论文,亦是信心满满,老师让去家里取论文,心中早已先奏凯歌了。不料一坐下,老师劈头一句就是:“你根本不会写论文”。李波当时满脸憋得通红,真想嗷嗷叫几句。接过文稿一看,密密麻麻的红字红线,回来数了下,文章被删掉三分之一,剩下的部分几乎不成论文,不由沮丧万分。如此两年四篇,每次都战战兢兢,结果落下严重的后遗症,现在下笔,还感到有双眼睛在逼视着,耳边嗡嗡地响着那句“刺耳”的话。后来废学下海,就是因为闭门三日,对着这位老师的书,左思右想,觉得自己毕生都斗不过他,不如弃他而去,算是十足的蠢材了。

前清遗老王国维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回头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不过,王老夫子又说,可信者不可爱,可爱者不可信。这三重境界可信,读起来很美,未遇到时,我们总是巴不得自己能代入进去体会一番,但要是真遇到了,又会着急忙慌地逃出来。这也难怪。你看第一境是何等惨烈,全部信念毁于一旦,且看不到任何前途,一般人如何承受,接着还要憔悴上好一段时间呢,最后得到的欢愉,也是寂寞的,淡淡的。平昌国大多是叶公的后人,这些话是要念的,却万不可来真的。

现在斗转星移,平昌国已进入了娱乐时代,在平昌法律职业培训学校这所平昌国的最高法学学府里,到处流行着快乐到死的哲学,课堂内外,一片欢乐,老师不敢、也没心思去“催碧树”了,孩子们倒是偶尔会憔悴,但不是为学术,而是因为爱情、分数、评奖、工作和食堂的伙食。偶尔遇到几个肯为读书痛哭哭一场的,嗷嗷叫的,郁闷得把脖子卡到瓶颈里去的,也算是难得了。可怜的孩子们说,“嗯,都是逼出来的啊,大家都是这种感觉”。老师逼,有同学逼,也有自己逼自己的,真叫人情何以堪。不过,在这里,我还想逼一句,这些痛苦最多只能算是秋夜愁雨,不是什么大悲伤,离第一境界还远着呢。意志薄弱的,应该改行去读教科书。

分类: 教学信息, 法理学研讨课 标签: 1,815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