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的技艺 > 张伟仁:林纪东老师谈读书、写作和司法

张伟仁:林纪东老师谈读书、写作和司法

2010年10月12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我在法三时上林老师的行政法。这门课涉及许多技术性的问题。我当时稍稍读了一些法学理论的书,觉得那些问题很是乏味,曾在林老师的教科书上画了许多问号,写了许多意见。林老师上课时喜欢离开讲台,在课桌行道间边走边讲。一天见到我书上画得花花绿绿,写得密密麻麻的,拿起来看了一会,脸色似乎有点不悦。隔了几天,助教来叫我去教员休息室见林老师。我猜一定是有关我那些涂抹的东西,便想好了一番话准备去辩解。但是,当我很紧张地走进休息室时,林老师却带着一脸和霭的笑容,叫我坐在他身旁,讲了一个故事给我听。他说十八世纪英国大法学家威廉·布莱克斯通授课的时候,他的一个学生杰里米·边沁常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奋笔疾书,后来将这些“笔记”集成了《政府片论》(Fragment on Government)一书,对他的钜著《英律疏议》(Commentaries)里的自然法理论逐点加以批评,开创了英国的实证法学。

讲完这个故事后,林老师说虽然边沁的看法未必正确,但是他的做法是对的。学生对老师所教的,应该要仔细地思考、分析,甚至于批评,不该盲目地接受。所以他很高兴见到我在他的书上所画的问号,要我以后将那些问题在课上提出来。至于我的意见,有些是因为我不了解问题背后的事理所致。他随即举了一个例子说明了此点,并且说以后会在课上进一步申述,欢迎我以及其它同学一起来讨论。这番话使我哑口无言,一方面为自己的肤浅和狂妄感到十分惭愧,一方面对林老师的渊博和宽容钦佩不已。

林老师对待学生不仅宽容而且亲切关怀。当时台湾经济落后,大多数学生都很拮据。林老师常常问起我们的生活情形,为若干特别清苦的学生介绍了工读的机会,并且时时追问工作和学业是否可以兼顾,使那些学生多了一份温暖的亲情。

除了爱护学生之外,林老师对待一般人也极宽厚。在评论当代人物之时,都舍其疵而扬其美。他常引《淮南子》的话说:“蘧伯玉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之非”,贤者尚且如此,我们怎可苛责他人?即使知道了别人的过失,也应该“与人为善”,期其改过就好了。

然而林老师也有嫉恶如仇的一面。他最不能忍受的似乎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数典忘祖”,对于自己的文化、国情茫然不知,一味地崇洋媚外。所以当我得到富布赖特(Fulbright)奖学金赴美进修之前向他辞行,他恺切地告诉我美国于二次大战后将它遗留在海外的物资卖给当地政府,以其所得设立了这个奖学金,招徕各国青年赴美进修,其目的不在无私的培育他们,而是要使他们接受亲美国的看法和想法,因而亲美。他要我对美国的学术及一般文化仔细观察,择善而从,不可像许多留学生一样,全单照收,受其同化,变成一个假洋鬼子。

回国后去向林老师报到。他劈头就问我:你在美国学到了些什么?对于中国有什么用吗?我一时答不出来。他便提到许多留学生在国外耽误了三五年,对于自己专修的科目只学得了一点皮毛,对于其背后的社会、文化,则所知更少,但是回国之后,便在学校里及社会上卖弄那一点点洋货,招摇撞骗,误人误国。他为此极感痛心,希望我千万不可蹈此覆辙,要好好地将所学的一点东西,放在我们自已的社会、文化里,仔细比较研究,引发出一些自己的见解。他前后这两番话,虽然措辞严峻,但其爱国爱人之情溢于言表,使我十分感动,永志难忘。

林老师知道我要去中央研究院工作,便谆谆地告诫我做研究要耐得住寂寞,要多读书、多思考,不要急急乎写作、发表。关于读书和思考,他说“多读书”是指多读各种的书,不能只限于一门、一科。特别是学法律的人,不可以只记诵、分析法条,看些注释法条的书刊,而要广博地阅读中外有关社会、政治、经济、历史、哲学等等的经典名著。这些作品都有独到的见解,所以会引人入胜。但是读者不可以折服于一家之言,奉之为金科玉律,而应该如韩非所说“众端参观”,融会贯通,然后再来看社会问题,寻找出最妥善的运用法律来解决这些问题的途径。这便是荀子所说的学法律不能将它当作“械数”来学,而应该学“法之精义”,对此有了深切的了解,才能“以浅持博,以一持万”,发挥法律精妙之用。

其次林老师谈到写作。他说写文章的首要原则是要言之有物。“君子于其所不知,盖阙如也”,所以先要掌握证据,然后加以分析、推论。如果证据不偏颇,分析不粗忽,推论不扭曲,便可得到比较可信的结果。在这基础上,再加以自己的思考,便可能创立起一些新的见解。这种见解既基于事理,便不至于随波逐流,哗众取宠;更不会为富贵所淫,威武所屈。(林老师特别厌恶权威——任何形式的权威——所以常常勉励学生要做“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

最后林老师谈到写作的过程和技巧。他说写作之时一定要先做一番“自讼”的功夫,严格地对自己的想法加以批评,揭露出其中薄弱的证据和不妥的推论,经过自行修正,再与前辈及同侪们请教讨论,然后才落笔。写时要用平实、简明的文字,将事理有条不紊地展陈出来,不要炫弄词藻,也不要滥创新辞,以致艰涩不克卒读,或令人莫明其妙。更重要的是,用一种文字写,就要通盘用这种文字好好地写。目前有许多文人,虽然喝过一点洋墨水,但要他们真正以洋文著述,恐怕小小一段也写不好。但是在他们用中文所写的东西里,常常夹杂着许多洋文字,采用了许多洋文法,使得其产品非驴非马,不伦不类,甚至引用失义,贻笑大方。这样的一团糟粕,虽然可能欺名惑众于一时,但不久之后必定会被掷入废纸篓里,真是殃及梨枣,浪费物资。

林老师这番指点,成了我研究写作时的座右铭。它虽然使我不敢轻易下笔,以致著述很少,但希望我写出来的一点东西,还能大致合乎他的要求。

在史语所沉潜多年后,我回法律系兼课,常常有机会见到林老师。他久任大法官,又有许多学生在法界工作,所以对于实务问题具有很深的了解。他曾说当时许多法律,包括宪法在内,对于民主的发展、人权的保障、社会的繁荣都有负面的作用,应该修改。而令他最感慨不已的事是行政权干预司法,甚至利用司法以达到政治的目的。这个问题是他在课上常常提出来的,他曾一再引用阿克顿勋爵的名言:“权力倾向腐败,绝对权力绝对腐败(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强调行政权大而且重,必然会被滥用而致腐化,进而使整个社会败坏。为了防止这种后果,必须用一套严密的法律来加以约束。他自此点出发,讲授行政法数十年,大声疾呼种种改革,使司法权得以独立,行政权受到适当的规范。他的见解和主张,后来经由他若干学生们的努力,逐渐实现了一些。可惜的是,当时他最最关注的那个核心问题,至今仍未解决。他在天之灵,一定希望此一情形能早日改善,作为他的学生以及继续研究行政法的人,真是任重道远啊!

在林老师的晚年,我因常在国外,便较少见到他了,甚至他逝世之时,也没能为之执绋。每念及此,常感茫然。唯一可以稍为释怀的是,我对他的种种教诲,一直清晰地牢记在心,不敢稍违。现在将它们写出来,可以帮助曾受林老师亲炙的同学们,唤起一些值得珍惜的记忆。此外更希望藉此与未列林老师门墙的人们,分享他的智能。如能使他们因而有所启迪,或许可以算是我这个弟子对林老师的一点报答吧!

【注释】
此文系张伟仁先生纪念乃师林纪东先生所作,原载于林先生逝世十周年的纪念集中,因对研读法律者很有启发,特转载于此。

林纪东先生是二次大战后自大陆迁至台湾的著名法学教授之一,与陈顾远、梅仲协、王伯琦等共创台湾大学法律系,培养出了极多台湾法律界的优秀人材。

张伟仁先生台大法律系毕业,后获美国哈佛大学法学博士,曾任台大、美国哈佛、耶鲁、康乃尔、法国法兰西学院(College de France)及清华、北大等校客座教授。现于台湾中央研究院任研究员,并于美国纽约大学任Hauser Global Professor of Law。http://academic.law.tsinghua.edu.cn/homepage/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73:2010-03-09-15-42-06&catid=40:jiaoxuejingyi&Itemid=65

分类: 研究的技艺 标签: 7,437
  1. dirty Lynn
    2010年10月17日06:40 | #1

    er…我也是学法的。。多少人跟我说学一门知识,要找到其中的乐趣。获得学术上的高峰体验。。想明白一个问题后从里到外的通透的笑出声音来。但是我还不愿意主观接近这些书本啊。。好困难,有障碍。。。没决心,,没动力。。我是吉大的。。知道这是个很好的起点。。所以不能甘心把自己在这个群体里弄到那么边缘的位置。。但是,不知道怎么下手。。。请。给意见。先谢了。

    • 默识
      2010年10月17日07:21 | #2

      决心和动力是自己的事,需要自己面对和解决。上帝也无法帮忙。
      God helps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
      本博转帖了一些资料,如你读后能激发见贤思齐的愿望,且能将各家学习上的意见综合,形成自己的学习指引,或许会有些作用。当然,光看是没用的。学习诚然需要一些诀窍。但使这些诀窍成为自己的能力的唯一诀窍,是不断地和反复地实践这些诀窍。这些又需要决心和动力支持。
      认识一些身边的优秀师友,对激发自己亦颇有帮助。
      good luck!

  2. Christina Lee
    2010年11月5日01:47 | #3

    林老前辈的读书方法启示我许多,特别是对待国外文化的态度,不一味接受,要懂得独立思考。很幸运能知道有这样的一个博客,作为一名研究生,但是却每天被灌输“知识”而没有真正 细致地 学习到:什么是知识,怎么地学习。现在的老师都忙于自己的事物,能耐心引领我们走进学术殿堂的人少之又少,然而靠自学又是费时费力效果不佳。通过这个博客知道也有许多疑惑的“我们”,希望一起进步!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