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与同学论学, 教学信息 > 来自牛津的问候

来自牛津的问候

2010年10月6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ABC_0464 午夜时分,修改完文章,照例查阅信箱,看到一封信的标题是“来自牛津的问候”,便猜到是小树了。

当初听说小树决定去牛津时,我曾写下“欣闻小树即将赴英伦”一文,记录曾经的交往、彼时的心情和期待。现在得知小树已经安顿好,适应并喜欢上了牛津,自然颇感快慰。

牛津是法哲学重镇,哈特、德沃金、拉兹、菲尼斯等均曾或仍执教于此,也培育出了不少法理学高手。虽然德沃金目前在纽约大学另立山头,别开新疆,但牛津依然啸聚了不少重量级的人物,在法理学界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除了菲尼斯外,John Gardner,Timothy Endicott,Leslie Green也都是少壮一代中的一流高手。小树年轻时有此求学经历,如能静下心来研习,不数年即可超越吾辈。我对于小树的未来,诚可谓馨香而祝之。

小树这个学期选了jurisprudence and political theory,据说强度很大,每周有五门研讨课,阅读材料的强度也很大,我非常期待小树能够通过高强度的训练和资深学者的指导,找到自己值得终生投入的事业。此外亦有几句私语相嘱。

其一,具体实践,他人或可为,而思想之贡献,则需个人资质禀赋和机遇,非人人可为。较之具体实践,思想之影响,可谓长久而深远,我希望小树能以思想上之贡献为己任。

其二,牛津高人颇多,宜多请教,求教。Finnis功力深厚,国内关注不多,可多亲近之。Green视野开阔,于政治哲学有精深研究,亦可多请教。入门时切不可将自己局限于偏僻科目或具体题目,而要有宏观格局,于大处着眼。朱熹说,为学“如用兵相杀,争得些儿小可一二十里地,也不济事,须大杀一番,方是善胜,为学之要,亦是如此。”(《学规类编》)如何是大杀与善胜?朱熹说,“学须先理会那大底。理会得大底了,将来那里面小底自然通透。今人却是理会那大底不得,只去搜寻里面小小节目。”搜寻小小节目,可早出成果,回国后似亦可自立山头,但做个小山大王,非真学者所欲,亦非真快活,故此朱熹亦说,“学问须是大进一番,方始有益。若能於一处大处攻得破,见那许多零碎,只是这一个道理,方是快活。然零碎底非是不当理会,但大处攻不破,纵零碎理会得些少,终不快活。”至于何谓大处,何谓大进,只要心中常有此念,自然会慢慢明白。

其三,关注中国政治与法律实践之发展。陈寅恪先生曾说,“一时代之学术,必有其新材料与新问题。取用此材料以研求问题,则为此时代学术之新潮流。冶学之士,得预于此潮流者,谓之预流(借用佛教初果之名)。其未得预者,谓之未入流。此古今学术史之通义,非彼闭门造车之徒,所能同喻者也。”(《陈垣敦煌劫余录序》)作为未来学人,亦应先预得时代和学术潮流,并依据此一预见安排求学的路径和方向,未来不仅可有助于国家转型,在学术上也可居领先位置。

这里是小树发来的几张照片,我们一起享受一下牛津的风味吧。

ABC_0508 image

分类: 与同学论学, 教学信息 标签: 2,012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