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7~2018年专题研讨(十二):在生命与尊严之间:生命冲突下避险行为正当化的可能性

2018年6月17日 没有评论

报告主题:在生命与尊严之间:生命冲突下避险行为正当化的可能性

报告人:

张峰铭(中国政法大学2017级博士研究生)

评议人:

毕寓凡(中国政法大学2017级博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生命冲突下的避险行为存在正当化的空间。“生命数量不可衡量”命题无法合理解释生命冲突这一实践困境的规范结构,混淆了不同的规范考量,因而是错误的。对生命数量的后果衡量是避险行为正当化的规范性基础,同时存在某些后果限制原则对后果衡量构成约束。因此,只有同时满足后果原则和后果限制原则的避险行为才能被正当化。双重效应原则与手段原则都无法合理解释我们在某些典型情境中的道德直觉,同时缺乏合理的价值根基,不能作为后果限制原则。弗朗西斯·卡姆提出的可允许伤害原则能够最大程度实现道德直觉与抽象原则之间的反思平衡,而且能够从个体的不可侵犯性中获得规范性力量,因此是最佳的后果限制原则。

时间:2018年6月17日下午2:00-5:3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7~2018年专题研讨(十一):从内在观点到德沃金的法律概念

2018年6月10日 没有评论

报告主题:从内在观点到德沃金的法律概念

报告人:

王重尧(中国政法大学2017级硕士研究生)

评议人:

王昱博(中国政法大学2014级硕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内在观点是哈特实证主义法哲学中的重要概念,被视为其理论框架的逻辑起点。从哈特的文本看,内在观点属于一种实践观点而非理论观点。实践观点分为接受的观念和不接受的观念。如果认为内在观点包括了不接受的观念,此种观点将容纳坏人观点,也就无法凭借内在观点来拒绝预测理论和法律现实主义;正确的理解应将内在观点视为接受的观念。如果认为内在观点所要求的“接受”可以基于任何理由,也同样无法拒绝预测理论和法律现实主义;接受只能基于道德理由,对待法律的内在观点必须承认法律在原则上具有约束力。于此,从内在观点出发的法理论,必须认可德沃金提出的法律的概念。

时间:2018年6月10日下午2:00-5:3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7-2018专题研讨(十):The Service Conception: Reasonal Belief and Authority-Determining Rightness

2018年5月20日 没有评论

报告主题:The Service Conception: Reasonal Belief and Authority-Determining Rightness

报告人:

薛鸣秋(北伊利诺伊大学2018级哲学系硕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The service conception of authority consists of three conditions the satisfaction of which according to Raz, leads to the justification of the preemptive force of the alleged authority. It also presupposes the reasonable belief condition (RBC) according to which if the alleged authority is to be justified, it must be reasonable for the subject to believe that the authority satisfies the three conditions, and the authority-determining rightness condition (ADR) which argues that if the alleged authority is to be justified, its directive must at least partly determine the rightness of the instructed act. However, in coordination cases, the typical cases of the service conception where ADR and other conditions can be satisfied, the alleged authority cannot create preemptive reasons. Furthermore, even if we reject the preemption thesis, understanding legitimate authority in analogy with theoretical authority, the service conception can only be applied to a rather limited range in the political context, because RBC cannot be satisfied, on account of the existence of widespread and deep disagreements among citizens. Thus, the service conception fails as a theory of political authority. We should either abandon the instrumental approach to the problem of authority while insisting on the preemption thesis, or acknowledge the impossibility of developing a normative account of authorities in general while understanding authority in analogy with theoretical authority.

时间:2018年5月20日下午2:00-5:3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7-2018专题研讨(九):《法律帝国》第七章

2018年5月14日 没有评论

阅读内容:《法律帝国》第七章

主持人:

毕寓凡(中国政法大学2017级刑法学专业博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本章的目标是构建整全法的法律概念观,说明法律主张在实质上是诠释性判断,是把当下的法律实践作为正在展开的政治叙事来加以诠释,因而是回顾性与前瞻性要素的结合。作者以连环小说的写作为模型说明了这一点。据此,接受诠释性之整全性理想的法官们,透过下述方式裁判疑难案件:力图在有关人们权利义务的某组融贯原则中,找到对社群政治结构与法律信条的最佳建构性诠释,也就是使两者呈现最佳样态。不同操作理论可以进一步区分出不同向度或面向,包含法官关于符合(fit)与证立(justification)的信念。一方面,符合的信念提供一种门槛条件,是任何诠释有资格(eligible)作为对法律某部分的诠释都必须满足的。门槛条件会清除某些法官否则可能偏爱的诠释,关于社群实际政治历史的回顾性的事实,便以这种方式限制法官对正义的个人确信在司法决定中可能发挥的作用。另一方面,当门槛测试无法有效区分两个或以上诠释,这时法官必须在诸多适格诠释之间作出选择,进而必须探索,从政治道德的观点出发,何种诠释展现了社群制度与决定的结构(即作为整体的社群公共标准)的更好样态。他自己的道德与政治信念由此直接成为判断依据,其中不仅包括他关于正义与公平的意见,也包括关于如何处理竞争性理想的更高阶信念。据此,人们对上述不同议题的不同意见,表征了对于正确法律观的不同见解。

时间:2018年5月13日下午2:00-5:3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7-2018专题研讨(八):《法律帝国》第六章

2018年4月29日 没有评论

阅读内容:《法律帝国》第六章

主持人:

成亮(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法学理论2017级硕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德沃金在第六章提出,在日常政治中,整全性(integrity)是区别于公平、正义与程序性正当原则的一项独立的政治美德,整全性理想是对我们整体政治实践的最佳诠释。整全性要实现对政治实践的建构性诠释需要满足“符合(fit)”与“证立(justification)”两个条件。对于“符合”条件:在日常政治实践中,我们无法诉诸“公平”与“正义”等政治美德说明“对内在妥协的直觉式敌意”,但是整全性能够对此给出合理的说明,这表明整全性满足“符合”条件。对于第二个条件:存在哪些理由认为“整全性是否将政治实践展现为最佳”呢?德沃金认为,接受整全性作为政治理想具有实践性(practical)和表现(expressive)价值。前者表现在整全性能够减少公职腐败、提升法律效率等。后者体现在整全性促进了社群的有机(organically)变迁。在这些理由中最重要的是,将整全性作为政治核心的社群能够为“政治强制力的正当权威”与社群成员的“政治义务”提供最佳辩护。政治哲学中为政治正当性提供辩护的几种传统理论,如“默示同意(tacit consent)”“表现正义(the duty to be just)”“公平游戏(fair play)”等都存在着缺陷。德沃金认为只有将政治义务理解为一种更一般的联合或社群义务(associative or communal obligation)才能说明。社群成员之间要形成联合义务要求每个人对所有人都抱持一种特别的、个人的、遍布的以及平等主义的关怀(concern),而只有接受整全性理想的原则模型(mode of principle)之真正社群(true community)才能具备这种条件。至此德沃金给出了支持整全性的满足“证立”条件的强大理由,从而表明了整全性是对我们政治实践的最佳诠释。

时间:2018年4月29日下午2:00-5:3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分类: 待弃文存 标签: 65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7-2018专题研讨(七):哈特的法律规范性理论可能吗?

2018年4月21日 没有评论

报告主题:哈特的法律规范性理论可能吗?

报告人:

王昱博(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法学理论2014级硕士研究生)

评议人:

范立波(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内容简介:

本文试图反对现阶段实证主义者流行的对哈特的解读,并提出一种在我看来正确的哈特理论——哈特的表达主义理论。面对法律规范性的概念和证成问题,哈特试图回答的是法律规范性的概念问题,而对证成问题保持沉默。但后续的实证主义者均试图在证成问题上通过修正哈特的框架为哈特辩护。争议看似基于“哈特对法律规范性证成的回答是否必要”这个问题上,但我将说明,之所以会有这个问题是基于论辩各方共享的对哈特理论的一种特定理解方式。而这篇文章的努力就是呈现出上述这种特定的理解方式是文本上和哲学上糟糕的,而正确的道路则是另一种对哈特理论的理解方式——哈特的表达主义理论。

本文首先通过对哈特文本的分析,区分哈特理论的两种可能性,即存在条件理论和分析理论。前者是指哈特提供的是社会规则的存在条件理论,后者指的是哈特提供的是在存在社会规则后的对法律的说明。后续的关于法律规范性证成的论辩,均在预设了存在条件理论的框架下推进讨论。结合哈特的文本和对哈特的理论批评两个方面,本文将首先说明存在条件理论对哈特法律规范性的回答路径。进一步的,本文将说明,存在条件理论的后续发展即还原论的看法,必将抛弃哈特理论中的对法律规范性概念的描述性主张,从而试图说明法律规范性的证成或来源。

本文将通过对哈特《法律的概念》以及相关文献的文本分析,呈现这种存在条件理论或还原论式的理解,建立在对哈特文本的种种误解上,因此存在条件理论或还原论式的理解无法回应哈特对法律规范性的描述性目标。在此基础上,本文将提供一种全新的理解哈特的路径。结合文本上对分析理论的支持,和哈特所做出的重要的内在陈述与外在陈述的区分,以及元伦理学的有关于表达主义理论的概念和讨论,我将主张在分析理论的基础上,哈特是一个表达主义者。这意味着哈特主张人们的内在陈述在表达对规范的接受。

在完成这种重述后,我将以此应对其他理论家对哈特的批评。我将说明,将哈特重述为一个表达主义者能够更加符合哈特的文本,说明法律规范性概念而无涉证成,并保存哈特对内在陈述与外在陈述的区分,且能够使得哈特成功防御德沃金的批评。而存在条件理论或还原论由于首先不能回应哈特的文本基础,从而无法保存哈特对法律规范性的描述性立场。进而,存在条件理论或还原论错误地将内在陈述还原为外在陈述,因此犯下范畴错误,从而无法回应德沃金的理论争议的批评。因此,流行的存在条件理论对哈特的理解相较于表达主义理论是文本上同时是哲学上失败的。我将论证,相对于流行的存在条件理论而言,表达主义路径将是一种更有希望的理解哈特和实证主义的新路径。

时间:2018年4月22日下午2:00-5:3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分类: 待弃文存 标签: 121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7-2018专题研讨(六):《法律帝国》第三章

2018年4月21日 没有评论

阅读内容:《法律帝国》第三章

主持人:

王重尧(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法学理论2017级硕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法律帝国》第一章指出原有的法理论只能解释法律中的经验争议,而无法解释理论争议现象。第二章提出对理论争议现象的最佳解释是法官对法律具有建构性诠释态度,并提出了建构性诠释的一般理论。第三章第一节通过将诠释理论应用于法学领域,展现了理论争议的一般图景。第二节基于这一新图景确定了重新构建法理论的规划:法理论分为法律的概念(concept of law)和法律的概念观(conceptions of law)两个层次,前者是社群在前诠释阶段对法律实践最抽象最根本的共识(被假定为“只有过去政治决定能够证成集体强制”),后者是对这一共识的不同诠释。这个概念共识也有助于说明法律与道德和正义的关系。然而,将法律与政治道德上的证成力联系起来,却会面临两个批评。其一,当法律极度邪恶时,无法作出在可接受的政治道德中具有证成力的诠释。但德沃金认为,对一个社会是否存在法律的回答敏感于“所要回答的问题、观众以及讨论的语境”,大可无矛盾地宣称邪恶的法律不是法律。其二,法理论仅解决法律根据(grounds of law)的问题,这应区别于法律约束力(force of law)的问题。但德沃金主张,必须承认法律原则上证成了官方强制,除非存在反对理由;否则,只有对这个法体系的怀疑论观念才是妥当的。

时间:2018年4月8日下午2:00-5:3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分类: 待弃文存 标签: 61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7-2018专题研讨(五):《实践理性与规范》第五章

2017年12月3日 没有评论

报告主题:《实践理性与规范》第五章

报告人:张峰铭(中国政法大学2017级法学理论专业博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在第四章,拉兹对规范性体系作了一般性的分析与类型化研究,本章则单独考察法律体系,指出其独一无二的本质特征,并分析法律规范性这一重要属性。在第一节,拉兹指出法律相较于其他制度性体系,有三个最典型特征:是全面的,主张至高无上,具有开放性。接下来三节则考察对于法律规范性的各种解释方案。他首先拒绝了基于制裁的解决方案,认为其无法说明法律理由的排他性。接着他拒绝了自然法理论方案,认为其解释力十分有限,即使成功,也只能解释少数法律的规范性,同时无法解释人们日常的法律实践。最后,拉兹从信念角度出发给出了一个解释方案,认为法律规范性意味着“从法律的观点看”应当做什么。这一解释依赖于对法律陈述的独特性说明:这类陈述并非是对于存在何种有效理由的陈述,也非对于规范事实上受到遵守的外在陈述。

时间:2017年12月3日(星期日)下午2:00——5:0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分类: 研习会,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 标签: 393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7-2018专题研讨(四):《实践理性与规范》第四章

2017年12月3日 没有评论

报告主题:《实践理性与规范》第四章

报告人:毕寓凡(中国政法大学2017级刑法学专业博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本章聚焦于规范体系(normative systems),即规范的体系(systems of norms)。它通过分析四种规范体系的类型,表明体系的统一性(Unity)怎样存在于体系内诸规范之间逻辑关系的特定模式,即规范之间在效力(force)或运作(operation)上的特定联系。第一节中,作者拒绝赛尔的“构成性规则(constitutive rules)”理论,认为其无法解释所援引规则(游戏规则)的规范性效力,并提出另外三种分类标准:规范之间的内在相关性的有无(“联锁性规范群(interlocking groups of norms)”),规范有效性与主体规范实践的关系(“联合有效的体系(systems of norms with joint validity)”,以及规则与价值的关系(“自治的规范体系)。其中,关于连锁性规范群和联合有效的体系的分析,可以立足于前两章对规则模式的分析;而对自治的规范体系的特别说明,解释了游戏规则形成规范体系的特殊性(体系由相互依赖的规则和价值构成;该价值是人造价值(artificial value))。第二节中,与游戏规则相区分,作者分析了制度化规范体系(institutionalized systems of norms),重点考察了规范适用机构(norm-applying organs)如何帮助规范集合转化为统一体系。该机构的存在,意味着官员被要求通过适用现存规范来决定个体权利和义务,解决纠纷。据此,制度化体系被解读为由设立适用机构的规范、以及它们依照所实践的规范而必须适用的所有规范构成,其规范性也借助对该机构的分析得到证明,即体系作为被排他性理由包围的规范群,使体系外规范的适用被排除,且该排除的本质是权威性裁定对冲突理由的排除(包括体系自身的理由)。从整体结构上,本章对规范体系类型的说明,依靠前文对规则模式的分析;本章得出的制度化体系的一般特征,尤其是规范适用机构对体系的核心意义,则有力贡献于下一章对“法律体系”这一特殊的制度化体系的分析。

时间:2017年11月26日(星期日)下午2:00——5:0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分类: 研习会,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 标签: 233

蓟门法哲学研习会2017-2018专题研讨(三):《实践理性与规范》第三章

2017年11月21日 没有评论

报告主题:《实践理性与规范》第三章

报告人:

成亮(中国政法大学2017级法学理论专业硕士研究生)

张泽键(中国政法大学2017级法学理论专业硕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

拉兹在第三章考察了两种非命令性规范的本质,即许可性规范和授权性规范。第一节的任务是厘清在哪种意义上许可能够被视为规范以及许可性规范何以可能。拉兹首先借由许可的多种类型引出了一个流行的区分:强许可与弱许可。拉兹承认这种区分的重要性,但认为这一区分无法解释能够将哪些许可视为基于授予许可规范上的许可。因此拉兹提出“排他性许可”这一强许可概念,并用它解释 “善举”,以说明作为二阶许可的排他性许可在实践推理中的重要作用。在第二节中,拉兹对规范性权力的特性进行了分析,并分析了授权性规范。存在不同的理解规范性权力的方式,但是这些理解都无法和其他相似的情形进行区分,在拉兹看来,规范性权力的独特性在于:它是一种涉及到适用于一个人自己或者他人的行动的排他性理由的能力。而一个行为只有在其被承认为一个引起规范性变化的行为时,才属于行使规范性权力的行为。因此,规范性权力和规范密切相关,授权性规范和许可性规范类似,其自身并不是一个实施或者不实施该行为的理由,但是,其同样具有指导行为的力量。

时间:2017年11月19日(星期日)下午2:00——5:0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新二号楼二层活动室。

欢迎参加。

分类: 待弃文存 标签: 241